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摸鱼

太宰没和中原中也说过什么实话。
从一开始见面他们两个就互相欺骗了。太宰治盯着中也的帽子良久第一句问好就把那个看着腼腆的小孩激得火冒三丈。
“真显矮。”
中原中也揍得顺心了,也就举着小拳头嘲笑太宰脸上的伤丑极了。
红叶和森鸥外就站在那一个端着热乎乎的红茶一个捧着新鲜出炉的报纸,总之两个监护人根本没有去理睬他们的意思。
等到两个人再大一些,太宰治的身高已经开始向上拔的时候,中原中也手里夹着香烟,被呛得两眼通红,站在冰天雪地里活像只兔子。
“啧,长太高容易暴露目标。”
太宰听了这话踩踩脚下的尸体,口袋里的酒心巧克力早就糊成一团不能吃了。没有堵着嘴的东西他又忍不住和中原呛声,“太矮爬不上通气孔啊。”
彼时两个人的异能都已经有了个苗头,正好和春笋一样该是往上拔的时候。中原中也知道自己的弊处也就只能赤手空拳往太宰那张脸上抡,毕竟打坏了身体,革命的本钱就输光了。于太宰这张脸也是占了革命本钱的一半,自然不会由得中原一通乱打。
两个人一时间僵持不下也打了老半天,直到双双摔在地上。
融雪的季节,地上的冰却还没化,脚下一打滑也就有可能摔个七八米远,中原抬脚踹踹太宰,看着那人顺着斜坡滑下去够远,才爬起来挪挪腰跟着一块滑下去。
“起来了别装死。”
“我觉得红叶姐会扒了我们的皮。”
“不就是失手把文件烧了。”中原有些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说不怕那是骗人的,可现在除了老老实实回基地报告还能怎么办?“就脱层皮,不会死。”
“中也你不怕死吗?”
“怕,我怎么会不怕。”
“你是在说谎。”太宰一双眼睛倒影着灰蒙蒙的天空,“你不怕,不然你为什么冲进来救我。”
中原不答话,他怕死,这没有骗人,只是他也怕太宰死,也算是恋旧,这唯一一个同年龄的玩伴没了他可找谁哭去?
他们之间的谎言虽多,却也有真话。
回忆起来,太宰治记得最无奈的一句真话还是他在北海道出差时候说出来的。
天上飘着雪花,脚下的桥上全是冰,他们不得已手牵手走着,太宰好死不死手上还拿着一个烤玉米。
“你喜欢我吗?”
中原的问题来的突如其来,却也恰到好处,太宰等他问这句等了很久,只不过现在时机不太好,他手里的玉米太烫了,刚塞进嘴里就被拿出来,脚下一滑,太宰的重心整个后倒,出口到嘴边的喜欢没说完就成了惊呼。
中原倒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摔得七荤八素的太宰,只是摇头道可惜了那玉米。
他来不及告白,也总是忘了告白,平时的日子太过于贴近恋情,直到最后分开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实际上一点都没有表示过。
“分开了你们过得也像情侣。”
他已经不记得是谁说过这句话了,太宰治得空细细想来,发现他并不介意这种似是非是的感情和关系,至于那个矮子,他更加不在意了。
解决自己制造的麻烦还来不及,又怎么有空关心别的?

——END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