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一个小甜饼


最近太累了实在是写不动


勉强算是演艺圈pa


本来想开车的


要不留到以后?




七月的雨天总是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中岛敦这么想着合上了自己手里的那本台词本,他看了看四周围的工作人员,发现谁都已经有一点不耐烦了,闷热的天气里在这种没有空调的片场里谁都不好受的,中岛敦摸遍了自己全身上下没找到一个能够当做扇子用的东西,甚至连能脱的东西都不剩下,他穿的只是一件衬衫和背带裤,怎么说都不肯再有脱的余地了,。

就在他觉得脸上的粉都要掉光,化妆师要来把他揪回去补妆的时候入口突然有了一些骚动,他看见一个人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身着黑色风衣款款而来,两边过长鬓发的发尾还带着点白色。

是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站起来,他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芥川露出了一个标志性的笑容,伸出了自己的手,芥川稍稍愣了一下也伸出自己的手回握住。

“经纪人呢?”

“还在堵车。”

言下之意很有可能这位是走着来片场的,外头的雨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今天需要拍摄的又是大晴天的剧情,两个人需要站在悬崖边进行一段看上去意义深刻的对话,最后中岛敦离身而去而芥川扮演的那个人就这么逆着夕阳跳下悬崖。虽说这段戏的难度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大,但是在大众看来这一段戏份极为重要,毕竟是男一和男二为数不多的对手戏。还是那么长的对话,就中岛敦而言,观影效果也就一般,但是对于芥川龙之介来说就不同小可了,毕竟这个人不管是生活中还是戏中都以安静著称,很少能够看见说那么多话的镜头。

收视率一定很高吧。

中岛敦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他们两个都已经不是新人了,当然在几年前刚刚进入这个工作环境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背靠着背肩抵着肩,在竞争之中相互扶持,甚至同住一个狭小的廉价公寓房。一直到现在两个人在市中心都有一栋豪宅。

“恭喜获奖。”中岛敦低声说着,依然走远了的芥川自然是不可能听见。

就他平日里的性格自然是不可能这样耍酷一般的说话,可问题是他根本没有胆量去和这个人道贺,芥川一向是冷淡的,就连获奖的那一瞬间也只是板着一张脸走上领奖台,在讲话的最后附上一个笑容。

这也绝不是说他的演技差劲,中岛敦自己反驳自己,在导演镜头下的芥川可以说是光彩照人,熠熠生辉。

他与芥川认识的日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谈不上青梅竹马,但是一个高中一个大学出来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两个人想要不熟悉都不行了。几年前的练习室里他们两个还面对面的一起对莎士比亚的台词,为了即将到来的文化祭做准备。

两个人开始交往的时间也差不多是那时候了。

中岛敦记得已经不清楚了,只是也是这样一个雨天,风还要再大一点,他们两个被班级里的同学拖去一起开庆功会,本就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的两个人自然是窝在角落里难得和过来问好的同学搭个话,即便只是这样中岛敦还是喝醉了,也有可能没醉,时至今日这些问题都已经不重要了,总之他是借着酒说出来了,具体那时候的芥川到底是怎样一种表情或者被灯光衬得怎样好看他都已经记得不清楚了,完全没有小说里那样唯美的过程,结尾也没有那么浪漫或者成人向,他醒过来的时候安安静静躺在自己床上,室友正抱着马桶吐个不停。仔细问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也没有人知道,只是之后根据芥川的话来说是中岛敦自己一个人走回来的。

事实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答应了。

中岛敦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领口下面挂着的那个戒指,他不像是芥川那样把戒指大摇大摆的戴在手上,只是一个很细小的银圈,中岛敦出外景的时候买的地摊货,原本只是想要给芥川一个很小的圣诞节惊喜,谁也没想到他真的就这么把那个不值几个钱的东西当做宝贝一样戴在手上,现在银色的涂料已经快要掉光了,该磨损的也已经磨损了,是时候去换一对了。

导演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中岛敦还在自己深刻的回忆当中沉迷,他听见芥川开始念台词的时候才终于反应过来这场戏改成了站在雨中而不是夕阳下,放线菌的味道铺满了整个山崖,雨点砸在两个人的头顶。

“你能做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你也一样。”

那双黑色的眼睛有些朦胧,湿气让衣服完全地贴在了身上,中岛敦看着芥川的人鱼线出神,对方则是毫不留情面地,实际上是剧情需要,转过身,仰头看天空的时候可能是雨点落进了眼睛里,悬挂摄像机正好捕捉到了芥川闭上一只眼的样子,见导演不喊停,他也只好继续下去。

“可能吧,眼下需要的是你,而不是我。”

惊讶于芥川语气中带有的那一点点慍怒,他的声线被放的有些不同于平时,也与此同时表现出了角色的无奈。

他确实优秀。中岛敦想着,雨珠顺着睫毛滑下来,就像是他在哭一样,事实上为了演出效果,眼妆里确实带了点红色。

“你去吧,不用担心我。”说完这句话中岛敦转身而去,镜头正对着中岛敦,只能隐约看见他身后的那件黑色风衣的衣角飘扬起来然后消失在背景之中。

导演喊卡的那一瞬间片场里寂静无声的状态被解除,到处都嚷嚷着让开路来,检查机器和灯光,中岛敦接过了毛巾随意地搭载肩上就让经纪人去给芥川也拿一条来。

“他身子弱,感冒了就成大问题了。”

经纪人的小姑娘也是个明白人拿着备用毛巾就冲着芥川去了,能够近距离接触芥川也是难得,就中岛敦所知,这个尽职尽责的小姑娘还是人家粉丝来着。

就现在而言淋雨的机会倒是多了起来,在学校里每天都练习到很晚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两个人总是背着一个行李箱一样的包在教室和练习房来回跑,里面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想丢点什么反变成了一件难事。

只有一天,太阳很大,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差点没有被晒成柿饼,芥川最后是没有坚持住,躺在了公园的长椅上休息,中岛敦也是摸遍了全身上下只找出来一瓶水,是的,他没有摸到钱,就连一枚五十元硬币都没有,两个人彼时已经交往了好一段时间,手也没有牵过,亲也没有亲过,更别说床了。

就在中岛敦犹犹豫豫的时候倒是芥川变得更加有主动性了,他一只手搭在额头上一只手拿着那个瓶子,一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盯着中岛敦,就像是要把这个人盯出一个洞来,后者打了一个寒战,用细小的声音问了一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亲吻,间接的,可能还有点隔夜的味道。

“芥川——!”回忆起那么多往事,今天的戏份也是拍完了,雨天能做的事情不多,导演也就放他们回家,想着芥川家远,那个该死的经纪人还是没有到,中岛敦叫住了正在打开阳伞的芥川,“要,去我家吗?”

他还是有些畏畏缩缩的,主动出击的时候也不少了,就是这样明确的邀请是第一次,做了二十几年处男,即将步入大魔法师年龄的中岛敦还是鼓足了勇气的。

“嗯,来吧。”

一时间中岛敦还没有反应过来芥川的意思,他的背后被自己那个经纪人的小姑娘推了一把。好在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的骚动,多数人都视而不见或者忙着收拾道具。

“雨还在下啊。”水珠噼里啪啦打在伞面上的声音遮掩住了人们的行路声,中岛敦牵着芥川的手向前走着,在这样的季节的雨幕中谁都没有注意到擦肩而过的两个人可能就是下一周自己会在电视屏幕上看见的人,逆着匆匆而过的人群,芥川抿紧了嘴,侧眼去看中岛敦,那人兀自笑得开心,明明是自己先邀请的合伞,显得不好意思的到头来居然还是自己。

应该是实在气不过自己,芥川这么在内心找到了借口,他把中岛敦按在了合上的电梯门上。

被冷气浸满了的室内,两个人的身上都还带着点水蒸气,光滑的电梯内侧镜面上倒映出的是芥川涨红的脸,两个人的手还在没有放开,对于这一点足够满意的中岛敦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扣住了自己恋人的后脑勺,一直到电梯到达目的楼层。

“要今天一起解决了吗?”

中岛敦笑的时候会露出虎牙,这一点他本人似乎没有自觉,唯一一个发现了这件事情的芥川也没有告诉他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

说实在的,如果中岛敦没有做出邀请的话,芥川会很认真的考虑是不是要分手。

他一点也不想和一个木头过一辈子。好在中岛敦不是。

——END

评论(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