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透明边界(3)

ABO设定


我要沉迷学习


雇佣 兵【?】宰x军   。火  。 商中也


好像越写越严肃了呢的文  HE  一如既往的渣渣


稳定更新三千,请给我点个推荐谢谢





杰茨费拉德的来头说来简单,但是在业界也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亨一个了。他的商业范围不仅仅涉足军火也同时涉及商业以及各种各样的产业,甚至最近上映的电影之一也有他投资的股份。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就是他和中原中也是老交情了,虽然相互之间交恶,但是在生意场可以称得上是最可靠的伙伴之一了,毕竟人家家底充盈,就算是出了点什么事也不会那么快就倒闭,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对方真的提出要与之合作,那完全是可以考虑的一件大好事。

“所以,阁下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中原中也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前的桌面上放着两杯清水,太宰治也曾经怀疑过是不是直接给清水不是那么好,中原中也反倒是不以为然,就是给清水,没有为什么。

“你很讨厌他?”

“我只喜欢他手里的钱。”

耿直。太宰治耸耸肩膀表示无奈。他就这么站在中原中也的身后,自己的这个雇主倒也不让自己去给这位不速之客搜身。若不是熟悉到一定程度了,或者心有成竹,一般的生意人都会在意这种事的。

“事实上。”杰茨费拉德开口,他放下了手那杯热腾腾的温水,看了看中原中也又一次的把视线放在了太宰身上,“我的两个手下行踪不明了。”

“管我什么事?”中原中也翘起一边的嘴角,单手搁在桌面上,五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不如去找那群劳什子的搜查员。”

“不,您错了。”杰茨费拉德说道,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函,“那两个人早就已经准备抛弃掉了,更重要的事情是那些劳什子的调查员可能已经潜入我们之中了。”

对于这一件事情似乎有些感兴趣,太宰看见了中原中也的身体开始有些前倾的迹象,那是为了更好而认真的听清楚对方的话语才会做出的下意识的反应。

杰茨费拉德手里的那个信封偏长,邮戳略有些模糊,隐隐约约能够看得出是从日本的邮局发出来的,日期是在中原中也从欧洲国家回到日本之前,也就是说自己可能是知道这个消息的最后一个人。不管是出于任何理由,如果有哪个人想要可以瞒着自己不让自己知道这个消息的话那还说得过去,如果只是单纯的传达错误那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对于军火商来说,情报网就是一切,哪里需要军火,那里可能最近查的比较严,哪个国家经济紧迫,那里需要最新的无人机和导弹。

中原中也必须一清二楚,就算是上头有人阻止情报传达他也必须知道。

“你是说情报供给源已经被入侵了?”

“或者从一开始就是地方的人。”杰茨费拉德两手一摊,虽说他带来的这个消息让人感到有些焦虑,但是他表现得游刃有余,“那些人就像是虫子一样,无孔不入。”

这可真是令人讨厌的表达方式,太宰治看着那信封上的笔记若有所思,他刚刚出神没多久就听见中原中也出声叫自己,“让船长加满舵,我们要在明天就到目的地。”

强人所难。太宰治清楚这是中原中也心里真的有些急了,同时也是在支开自己,他的视线在中原中也和杰茨费拉德之间转了两圈才笑意满满的走出这间房间。

“看来你很喜欢他。”

“一个很好用的棋子。”中原中也,直到这时他才接过了对方手里的那封信拆开来看。

太宰治来到甲板上,彼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海平面上的颜色越来越接近深黑色,天空的颜色阴沉沉的,只有太阳的周围是金橙色的,空气中的湿度越来越大,太宰怀疑今晚要下雨,而且不小。

驾驶室在中原中也房间的另一头,必须要从甲板上路过,此时此刻的甲板上空无一人,只有太宰治站在护栏边上仰望天空,挺空已经开始飘起了小雨,太宰治的发梢被打湿,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型的通讯器,在上面敲击了几下之后就把那个通讯器扔进了海里。

“呀,一切还好吗?”太宰治走进驾驶室,眼前的景象难得一见,面前的窗外能够最近距离的看到海平面,时不时的还有海浪翻滚上来,站在船舵前的男人带着一个护目镜,吹着口哨看上去愉快极了。

“好得很,不过您来了就一点也不好了。”梶井基次郎吸了吸鼻子,他没有回过头去看太宰治,毕竟他知道现在这个男人是自己老板身边的新晋红人。他现在来这里,再加上上午的那位不速之客,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中原中也腰干什么。

“最晚期限是明天,做得到吗?”

“不可能。”梶井基次郎停顿了一下,没有太宰治预想中的大声抱怨也没有高声不满,梶井只是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认真地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最后得出了不可能的结果返还给太宰治,“今晚可能有暴雨,就算不眠不休加足马力也不可能。”

对于这个结论太宰治也算是意料之中,作为一个alpha他的嗅觉也是和别人不能比的,中原中也也应该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这样的要求无非就是为了给大家一种紧张感。

“如果你这么空的话帮我问问厨房今天的晚饭是什么吧。”

“你的晚饭不是干炒柠檬吗?”

“嚯!”梶井一下笑了出来,他和太宰治的关系实际上还不是那么熟悉,只是在文件里的那张A4纸上和上船的时候见过一次,要说再多一点的话,那就是太宰治对于他的驾驶技术挺满意的。

客船本身的速度就慢,可是一路上船体的摇晃很轻微,比起外面那些游艇要好的太多。

“你除了开船还会什么。”

“你先帮我问问晚饭。”梶井基次郎似乎是和面前这个alpha杠上了,也难怪,驾驶室里除了他也就剩下几个帮手的小水手,实在是无聊得紧,他这个人的笑点风里来雨里去的,早就已经变得千奇百怪了。现在倒好有个人来和自己开玩笑他又怎么能放他走呢?

“我猜烤鱼,如果输了我就去会会我们的船医。”

“我猜是炒番茄,赌上boss的裸照。”

“我赌个豹子吧,你俩今晚都没饭吃。”中原中也不知何时出现在舱门前,他拍着自己麦子上那些沾到的水滴,“海腥味越来越浓了,你们几个去甲板上清理一下雨水。”中原中也指着那几个空着有些昏昏欲睡的小水手这么说着。

好嘛,结果谁都捞不到好处了。太宰治和梶井心里都这么想着,本来就是一场无聊至极的游戏,谁也没想到中原中也会在这时间点出现,他就这么安心的放杰茨费拉德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吗?

“中也,你说实话。”太宰治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来抛给梶井一根,剩下的全部扔给了中原,“那几个集装箱里,是不是空壳。”

“不全是。”中原中也听到这个问句之后露出了一个有些意味不明的笑容,他是商人,就算不能把自己最重要的目的,军火运来,也不会白跑这么一趟的。

梶井本来准备把那只烟夹在耳边,等到晚上实在是累了撑不住了再吸两口提提神的,现在倒好,他被太宰这一句直球的问句吓得有些恍惚,点上烟就往嘴里塞,还没来得及把烟吐出来就听见了自己顶头上司大方承认,他几乎要把所有的烟雾都吸进肾脏里去,措手不及的一呛就咳出来了,差点连舵都没把住。中原中也是为人爽快,但也没见他这么坦坦荡荡啊。

驾驶室里一时间烟雾缭绕,可惜太宰治并不怎么抽烟,他只是觉得有些呛人,在白色烟雾下,中原中也的表情变得暧昧不清,他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太宰治,不出一会杰茨费拉德也来到了驾驶室似乎是来找中原中也的。

“哦,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吗?”印入眼帘的是正在驾驶室外走廊里接吻的两人,中原中也被太宰治挡住了大半,西装外套落在地上,两个人分开的时候他隐约看见了中原中也的目光有些躲闪,嘴角边拉出的银丝被很快地擦去,蓝色的眸子里有些惊慌失措,衬衫也已经被拉开了,锁骨上可能还残留着上一次的印子。

即便是开放如欧美人,杰茨费拉德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尴尬,毕竟如果他没有来的话这两个人可能会就这样干起来,“可是现在可能没有时间让二位继续了。”

“咳。”中原中也像模像样的咳了几声,他用两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刚才的一瞬间他差点没真的被太宰的信息素激得发情。那个家伙还说为了演出效果真的把舌头伸进来了,自己的发情期刚过没多久,这样的吻让他浑身发软,“发生了什么。”

“好像有海盗。”杰茨费拉德满脸严肃,这倒也不怪他,本身船上的战斗人员就少,在这种距离国家海域不远的公海立刻遭遇海盗也只能说他们运气背了点。

这可真是一个惊天大事件。

给了太宰治一个眼神,中原中也连落在地上的外套都来不及捡就上了甲板。

看来今天晚上横竖是吃不到晚饭了。

太宰治舔了舔嘴角,对方口腔里的烟草的苦味还残留在唇边,他重新跑进驾驶舱告知了梶井这一惨无人道的消息。

——TBC

请给我点个推荐谢谢???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