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如果有人不爱你,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没啥


爬回来写个小甜饼


不知道为什么我圈不到我的小伙伴_(:з」∠)_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客厅的灯是亮着的,厨房里还飘出来一股香气,明显在炉子上还烧着红豆汤,时节已经是接近冬天的日子了,前几天中岛敦握着自己的手的时候还在那边皱着一张脸抱怨自己的手太冷了,需要弄一个热水袋捂着,自己倒是没有多在意这个事情,毕竟在夏季里抱着自己睡得开心的还是那只体温过高的老虎。

对于芥川龙之介来说一开始的同居生活并不是那么好过的,他并不习惯自己身边老是有那么一个准点出门准点归家的人,当然有的时候他还是会迟一些回来,自己问起来的时候总是表现得支支吾吾地,半天都说不出一句符合逻辑的话来,他芥川倒也不再去追问他,他用脑子稍微想一想就能大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太宰先生又行踪不明了就是他又被追杀了。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就算是组合已经被打败回到他们的祖国去了,人虎的价格依旧居高不下,毕竟这样的类似于不死的体质还是吸引人注意的。对方闯入的太过突然和正常,以至于时至今日反而是有些不习惯没有中岛敦的时间。

可中岛敦又不是什么吸血鬼,也不是什么僵尸,只是一个有些冒失的老虎。

芥川这样想着,先不论他为什么在晚间八点的时候不在家里,那锅红豆汤还有些要烧焦的迹象,他对于自己这样的变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或者说是失去了一种归家的安心感而恐惧。

他与中岛敦的第一次会晤一点都不和谐,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他们搞的动静挺大,自己还因为大楼后面窜风像模像样的咳了好几天。再往后就是炸船了,一连串事情发生的太快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实感,他认为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像是龙卷风,倒是冒险故事像是好几个龙卷风一样的噼里啪啦往他们头上砸,那时候还年轻,没有像现在这样经历了那么多,虽说也没有过去那么久远,但是人的改变总是突然的,芥川想起了自己的老师,那个太宰治,他就是一个典型的范例。有时候人虎拿出些新花样来,他总能安静的接受并且指出他学太宰学的不是那么好。

天知道他心跳有多快。

只不过这些花招对于自己活着对于那个已经整天泡在酒吧里的中原前辈半点用都没有。要是说中原前辈和太宰先生是从小培养出来的默契感,或者说是因为互相厌恶而造成的默契?那么他和中岛敦就是以相似的童年经历碰撞出的火花了,他们本身的默契度就高得惊人,不仅是指生活上,更是指幼年时期。

厨房里发出了滋滋响声,可能是锅子里的汤汁有些烧干了,他赶紧停下自己的思路跑去处理那口可怜的不锈钢锅子。它的底烧的已经有些焦了,芥川切实地考虑起了是不是应该让银或者樋口给自己物色一口新的锅子,仔细想想他们两个大男人也不需要那么精致的生活。最后的决定还是把这口锅子发那个这不管了,反正到时候如果真的有需要人虎应该也会换的。

芥川想了想他们两个为什么会住到一块去的理由,结果发现就是那天中岛敦到在自己门前手里还捏着张合同,他本以为人虎又被谁抓去签了卖身契,谁知道他是来找自己签卖身契的,他买了套新房子,在郊区一点的地方,等车大概要半个小时,但是环境好,没有尾气,空气清新晚上有虫鸣早上有鸟啼,四周清静无人就算发生点什么出人命的事也没人管。他看着人虎那双紫金色的眼睛稀里糊涂的就把他请到了家徒四壁的租借房里,然后那双湿漉漉的眼睛一眨就好像有什么光波透过了自己那副其实没什么度数的镜片把自己洗脑了。

这个说法似乎有些不切合实际。

芥川龙之介坐在自家沙发上听着外边落叶和风声。他也没动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跟着中岛敦来这了。可能是因为之前老师来过一个电话叫自己善待搭档,也有可能真的就是中岛敦有什么人格魅力吧。

总而言之他是和中岛敦同居了,这一同居还住上了一年半载的。现在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中岛敦硬是给自己换了一首钢琴曲做铃声,悠扬得很他想的出神一直到铃声停下他才想起来掏出手机看看谁打来的。

屏幕上赫然两个大字,人虎。芥川忽然慌了,他想,莫不是什么求救电话,自己就这么错过了?可是话又说回来他人虎又不是好欺负的,当年把自己这个横滨保护得好好的,现在也不可能落进什么喽啰的手里。不然就是太宰先生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手机上就来了条短信,上面写着的是中原前辈常去的一家酒吧,也是太宰先生喜欢的地方。

芥川龙之介裹紧了自己脖子上那条中岛送的新年礼物骑着一辆有些嘎吱发响的小自行车出门去了。

晚风有些冷,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现在的生活这么平静了,他依旧在平日里的早上等半个小时电车出门去杀人放火,晚上倒是记得买点油盐酱醋回来了。

到了地方他觉得饿了,于是大大方方推门进去,果不其然的看见一片狼藉,路上看见一辆价值不菲的跑车飞奔出去,大约是中原前辈刚走。事情大体上就是太宰偶遇喝得半醉的中原前辈,吵架期间把人虎拉来做挡架的结果都被揍趴下了。

“晚上好啊芥川。”

“太宰先生们。”

他瞅见了那个坐在椅子上小口啄饮的太宰治,还是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先生,是这个人给了自己一线生机,教会了自己太多,芥川觉得如果有谁叫自己写本回忆录,那么最重要的人写在第一个的,就是太宰治了。

芥川也像模像样的坐进卡座里点了一杯果酒,却被太宰拦下来叫给一杯清水就好。

“你和敦过得怎么样。”

太宰治的问题来的太过于突然,芥川毫无半点防备,他拽了拽自己脖子上的羊绒围巾小声地答了一句挺好的。

“有时候别这么冷淡。”太宰治笑起来,他晃了晃杯子,里面化得差不多的冰块叮铃一响倒是带来一种神秘的气氛,“你们啊可以过上好日子就别错过了。”

这句话说得太有深意,芥川龙之介反而是有些发愣。他看着自己老师的侧脸又去看看一片狼藉下中岛敦的那条露在外面的皮带,他的老师童年生活没有比自己好到哪里去,没有什么靠山只能靠自己打拼,自己虽然是从那种地方捡回来的,但是好歹一进黑手党就有太宰治这么一个狠厉角色护着,时不时的中原前辈也来帮着说两句,日子也算是过得安全,中岛敦呢?虽然在孤儿院,但是结果还是被园长护着的,出门来之后又被太宰治护着有武装侦探社宝贝着呢。

他们两绝不是命运的宠儿,可是他们也比那些一辈子处于黑暗中的人要好得多。

中岛敦这时候从一堆桌子里爬起来了,一头白发有些乱糟糟的,他看见芥川来了,还坐在太宰边上一下就不乐意了,一张嘴有些撅起来,但是最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迎上来问太宰自己能不能先和芥川回去了,家里炉子上还烧着红豆汤。

太宰大手一挥说你们走吧,我顺了那小矮子的银行卡。

出门的时候芥川把自己的围巾接下来绕了半圈在中岛的脖子上,后者就笑起来捧着芥川的手呼热气。

“还没到冬天。”

“刚才那杯水是冰的。”

芥川想这家伙观察的倒是挺仔细,一双虎眼倒是没白长。

他们跨上自行车,还是芥川坐在前面,中岛敦双手一拢就把芥川那相比起来单薄的身子抱住。这样两个人都不冷。

芥川和中岛都给自己找了合适的理由。他们也不觉得别扭,芥川有些怕痒,但是还是把这车柄有些歪歪扭扭地一路往回骑。

“家里的红豆汤喝了吗?”

“没。”

“是太宰先生给你打的电话吗?”

“发了短信。”芥川一一作答,好一会中岛敦没声音,他差点以为这家伙睡过去的时候背上一重,中岛敦把额头磕在了他背上,“怎么。”

“那天是太宰先生叫我来找你的。”敦的声音听上去有那么一点委屈,“我本来想去你办公室找你。”

你那不是找死吗。芥川一边想一边点头说我知道。就中岛敦那点花招,不管怎么想都是太宰怂恿的。

“芥川,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中岛敦问他,他挺直了背脊现在他倒是比芥川高出那么一点来,在一辆自行车上显得有些挤。

“搭档啊。”芥川答,他抿了抿唇,大约猜到了下面一句。

“我们能进一步吗?就,交个朋友。”中岛敦也是支支吾吾,声音有些小。

芥川一下冷笑停下那辆有些老旧的自行车回头问他你只有这点胆吗?

中岛敦一听有些尴尬,脸上红彤彤的,但是最后还是单刀直入的问芥川愿不愿意和他交往试试。

“我觉得我们总不能停留在这里。”中岛敦义正言辞颇有一番谈判的感觉,全然没了刚才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芥川,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好哇。”

芥川的回答也是爽快,中岛敦明显没想到,本以为会吃一发罗生门,结果就这么简单的成功了。他嘀嘀咕咕地说这样的方法太宰先生说行不通,不浪漫。其结果也就是被芥川的罗生门摔到了路边。

其实中岛敦早就知道芥川会答应,只是没想到答应地如此顺理成章罢了,毕竟他已经会每天关心自己怎么晚回来,知道带点生活用品来,也愿意在买无花果的时候偶尔买两个橘子回来,如果他真的不喜欢自己又怎么会来找自己,大晚上的骑着一辆自行车回家?

有的时候太宰先生的办法不那么好用。中岛敦把芥川从自行车上拉下来,自己坐在前坐上让芥川坐在后座上一路哼着小曲回了家。

——END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