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走马灯】

★角色死亡有

★扯淡有

★ooc到天边

★原创角色有

★大概是刀?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大概是恋爱了的。
其对象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现在正躺在棺材里面色发白的家伙。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段恋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这种事情听上去就好像是一个悲观的女高中生会说出来的话,但是现在,就是时钟的指针指向十二点整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哀悼的时间已经结束了,太宰治的棺木即将被办理现场送去火化,最后一点都不像他那样被深深地埋在地下,什么也不能干,只是呆呆的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这不像他,这真的不像他。
不管是指中原中也也好太宰治也好,中原中也没有来得及去他面前给他撒上一点驱魔的盐说出一句你终于是死了啊青花鱼然后在他的耳边插上一朵白百合,但是他来了现场,就这么站在门口。
你不进去吗?
芥川龙之介拄着拐杖,他的左腿上还打着石膏,面色沉着,但是眼睛底下还是有了不少的青色,站在他边上的樋口手足无措,不知道是扶着那个芥川好还是给他递上一块手绢好。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是在笑的,他笑得挺开心的,倒也不是因为自己长期的死对头死了而高兴,而是意外地觉得一身轻松,心里没了个挂念他接下来可以去酒吧里逛一圈勾搭几个姑娘,而不用担心有人横刀夺爱或者在他的车子里放一枚炸弹。现在想来自己准备好的种种防治措施已经毫无用武之地了,说来是一件不错的事,生活可以过得轻松不少。
太宰治终究是死了的。
中原中也摆摆手叫樋口照顾好芥川然后将双手插在口袋里踱步着走开了。
他和太宰治也应该算得上是从小就认识了,那时候太宰治大概刚从训练场回来,脸上还带着伤,看见戴着帽子的自己就上来了,到底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中也记不清最后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们两个还是吵起来了,最后大打出手,一直到他脸上有了伤,甚至被太宰拽下几根头发来,而太宰呢?大概是更悲惨了一点吧,因为之后见到他的时候他腿上打着石膏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中也好奇的回头看他,然后就发现太宰其实也在看自己,他们两个就这么站在原地互相对视,就在中也犹豫着是不是上去再打一场的时候太宰治先笑起来了,他说中也你的样子可真奇怪。
他也回了一句,你的样子才奇怪呢,就像是……
是啊,像什么呢?
青花鱼。
中原中也到现在也还记得他第一次这么叫太宰治的时候是什么时候,那个人的笑意就更深了了点,说是啊我也这么觉得,你说的可真对蛞蝓先生。
好在那次红叶大姐和森鸥外都在场,Q倒是乐得不可开支就盼望着他们两个互相打起来,自己好在之后那些事笑话他们。其结果呢?自然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联手把Q揍了个半死。就凭这太宰的异能无效化Q差点没哭着闹着跑去天台跳楼了。这也算的上是双黑第一次合作,可惜那之后他们俩还是掐起来了,实打实的把对方掐得青一块紫一块,但是挺默契的都照着伤口下手,哪里疼掐哪。看的红叶和森鸥外几乎要下注说最后谁赢。
当然是两败俱伤。中也想起来自己背脊上的一块疤就是当时太宰治的杰作,那人大腿上的一块半月型疤就是自己的杰出作品了。
那时候倒也还是孩子,很多事情无忧无虑,只是想着今天又要和这个家伙一起演习明天有额外的课程,然后就可以拿着零花钱出去玩了。
那时候的中也兴趣爱好还不像现在这样集中在酒和乐队上,喜欢没事就泡在酒吧里一杯一杯往下灌。他就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东瞧瞧西看看,好像之前学的人哪里最脆弱哪里最有力都不是为了扭断敌人的脖子。
那时候正好是夏天,太阳烤的柏油路滚烫滚烫的,一抬头到处都是玻璃的反光,一阵眼花。就算你朝着海的方向去看也是一阵波光粼粼,晃得你睁不开眼睛。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人手一个冰激凌,那种买一个能够两个人一起吃的冰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太宰治把中原的那根掰的有些奇形怪状的然后递过去,那时候的中原中也也是热的头脑发晕,脑子上的那顶帽子快像个蒸笼一样的冒着热气,他抹掉了刘海下的汗珠把冰棍塞进嘴里的时候斜眼看了一下那个太宰治,快要长到脚踝的风衣就这么被风吹起来,那头微卷的黑色头发软绵绵的像是羊毛一样。
他看见冰棍化开的水珠逐渐流到太宰手上,然后那个人就换了只手拿着去舔在手指上的甜甜的水。
那天的两个人意外的相处和谐,最后太宰又买了冰水给中也,说是看不下去蛞蝓快要融化了的样子。
其实太宰治也热坏了吧,中原中也现在想来大概就是这样了,爱逞强的性格是到哪里都不会变的。
“中原中也先生吗?”
中也站在港口看着夜空下的海面咸湿的气味扑面而来还带着点腥臭味。他没有回过头去看,他知道那是一个着装漂亮的女子,也知道对方的来意,大抵是森鸥外的想法。
“您愿意这么做吗?”
做什么?
中原中也曾经问过太宰治,如果你真的一不小心死了该怎么办?
后者一脸轻松的扭下敌人的胳膊,也不去管溅到脸上的血迹,随手把断臂扔在地上耸了耸肩,不怎么样死就死了。
太宰治便是这么样一个人,嘴上说着想死想死,身体也诚实的就这么跳进河里或者悬挂在房顶。中原中也多数时间是随他去的,因为最后总是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救回来。只能说太宰治这个人和阴曹地府八字不合吧?
黑手党的日子绝对不那么好过,随时随地就有人提着RPG朝着疑似老巢的地方轰一炮,倒还真有那么一次被人找到了黑手党的老巢,那时候太宰治正在和中原中也打牌,他手里一副同花顺,然后得意地笑着,就差最后一步能赢那个太宰治,他们打过赌,如果输了那么就要去照顾Q一整天,好死不死就在中也要摊牌的时候玻璃全部碎光了,热浪扑面而来,扑克牌全部烧起来变成焦炭,天花板上的横梁也噼里啪啦的掉下来,中原中也那时候急着去抓他的帽子,原本在桌子上的酒杯碎了一地,烟灰缸也翻在地上。太宰治倒是一下扑过来把他和帽子一块护在怀里。
“有什么不好的我还有可能活下来不是吗。”中也仰着头,帽子飘飘乎落在水里顺着浪潮飘走。
事后中原中也悠悠然醒过来一歪头,好嘛,一个太宰治。问他为什么第一时间救自己他的回答居然是因为你看上去和姑娘没什么大区别,下意识的就这么做了。
中原中也差点没拔掉自己受伤的针头抢过红叶手里的水果刀去扎那只已经死了一半的青花鱼。
现在回忆起来其实很多事情中也是欠太宰的,没有太宰那么他的强悍的一部分就是不复存在的,虽然平日里那家伙也没有少做坏事,中也依旧觉得有块地方空了补不起来了,就那么潺潺的流出银河来,里面无数个太宰治,朝自己笑,喝自己的酒。

太宰治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中原中也也是。他们俩的颜值真的要说起来大概在组里面不相上下,偏偏这两个人没有一个愿意正经的谈一次恋爱。当他们两个互殴结束听见这种话的时候中原中也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太宰治则是挂着彩带着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摊了摊手说我也想啊,可惜你看看这张脸都被这个小矮子糟蹋了。
然后太宰治就膝盖骨折了。
在黑手党这个地方想要正常的谈一次恋爱其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非常规想法了,中原中也那时候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太宰治想,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比我高了点,最后战场输出不全部都靠我?
这种想法多少显得有些孩子气了,但是在这种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倒也没有谁会反驳这个想法,自然是谁有能力谁站在上头,没能力的就乖乖在下头做垫脚石。

“我从未想到过您是一个愿意献身的人。”
“屁话少说。”

中原中也死于战场,死相并不凄惨,一子弹贯穿心脏,没有多少痛苦,也没伤了他那张漂亮的脸皮。
太宰治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中原中也会在那种地方出现,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脸上还带着笑,分明只是一颗子弹他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拦下来的。他对自己说我欠你的人情还清了,现在把找我的酒钱还来吧。

“您不进去吗?”
“不了,太扫兴了。”
太宰治还是那个太宰治,但是中原中也已经不是那个中原中也了,他躺在棺木里没有戴帽子,穿着一身白西装面容平静。
或许我该找森鸥外谈一谈,太宰治想,然后他看见了那条河。
真漂亮,就像是中也的眼睛一样。
他想他应该是恋爱了。
然后他跳进了爱人的眼睛里。


——END

#大概就是一个太宰死了中也用自己的命为代价倒流时间去救太宰结果太宰还是选择殉情的故事。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