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调酒师 【Chapter-5】

敦芥

一个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PA

调酒师x甜点师












当中岛和自己说‘嫉妒’这两个字的时候芥川是很认真的想过了的,他嫉妒吗?是的,他嫉妒,而且他嫉妒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被太宰治所爱的中原中也以及和自己相同境遇却能够如此阳光的中岛敦。

芥川龙之介并不像是他的气质那样生在一个什么名门贵族,他也是被丢弃的孩子,准确来说是出了点意外没了依靠,家里的亲戚也没人愿意接这个病怏怏的孩子,最后他只能留宿街头,抢劫和偷盗是没少做的,最后因为被还年轻的太宰一把抓在怀里缠着绷带带去医院才有了结局。

围上头巾,芥川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材料,没有新鲜的水果还有自己面前的甜橙酱他就有点小腿抽筋,不知道中岛敦喜不喜欢吃甜食,但是他知道甜食能让人打起精神,就像是那时候的太宰治每次吃到他做的蛋糕都眉开眼笑的,并不是平时就挂在脸上的那种假笑,是真真切切的笑容。

到后来他在知道太宰治其实不太喜欢甜食,每次对自己眉开眼笑的大概是因为不想伤了一个孩子的心吧。那时候自己做的蛋糕都垮下来,最中间的面粉都没起来,奶油也做得不好吃,样子也是烂糟糟的一坨,他很晚才去的专业的学校,目的还是为了考证的必须教程。芥川龙之介是一个天才,一个不得了的天才,除了有点个人喜好问题和身体不太灵光,真的,想做什么能做好什么,不管是甜食还是饭菜甚至是放火杀人。

“我家材料不够还真是难为大厨了。”与谢野抱着双臂靠在门框上看着芥川撩起袖子露出比自己还细的手腕打蛋清,“啧。女人的公敌。”

“在任何时候都能做出好吃的才是大厨吧。”拿起甜橙酱,芥川皱着眉,还是打开了那个粘糊糊的盖子往碗里倒。

很多时候当事人都看不清原本应该特别明了的事情,与谢野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那个被称作罗生门的男人一点点的做着点心。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顽强耐打有七十亿身价的人虎就是个酒保还有些慌慌张张的想要去讨好另一个被叫做罗生门的让人闻风丧胆的打手,也就是个甜点师的欢心。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与谢野自身也是,但是对比起这两个人来说还是太过于没有创造性和艺术性。

“甜橙蛋糕和……抹茶?”与谢野看着芥川从柜子里翻出不知什么时候买来的抹茶粉开始一本正经的用最专业的手法开始慢条斯理的做抹茶,另一边的烤箱里已经开始弥漫出香甜的气息了,蛋糕上面放着的橙子皮有一些焦但是与谢野有点流口水。

一定好吃,中岛敦这孩子真有口福。

想了想差不多应该是午饭时间了,与谢野挥挥手让这两个孩子在屋里好好躲着就独自出门找吃的去了,顺便去周边各大医院兜一圈看看那群小混混在哪。

“龙之介?”

“别用那个名字叫我。”

但是我在房间里面叫了好几次芥川你都不理我啊。

这句话被芥川递过来的抹茶生生截住,中岛转头看了看正好被芥川身体挡住的烤箱,里面的蛋糕快好了,金黄金黄的,没有奶油,只有一点果酱。

“那你打蛋清干什么?”

“谁告诉你没奶油的。”芥川嘲笑着对方随着烤箱叮的一声,他戴上手套去哪那个蛋糕然后把裱花器里面的蛋清一点点装饰在蛋糕胚的边缘。

没什么装饰,只有蛋糕上面的金黄金黄的甜橙和边缘一圈带点甜味的奶油,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的。被芥川勒令不需用右手的敦只好磕磕绊绊的用左手拿着叉子去戳那个蛋糕,切下一小片,里面流出来的是混合着黑巧克力碎屑的蓝莓酱。两样东西因为高温几乎混杂在一起插起一口塞进嘴里中岛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芥川的手艺,真好吃,蓝莓酱和巧克力在嘴里一点点化开,在觉得甜的时候黑巧克力就会融化在味蕾上,海绵蛋糕软绵绵的充满了牛奶和黄油的香味。

不顾嘴角流下来的紫色蓝莓酱敦就去吃第二口,被切开的蛋糕里面源源不断流出来果酱和巧克力,好吃的中岛敦想要舔盘子

“熔岩巧克力和蛋糕的结合体吗,但是做太大的话会不好吃啊。”中岛敦咽下嘴里的蛋糕舔舔嘴角的果酱趴在桌子上一本满足的样子,“限定堂吃比较好吧?”

“不行。”芥川摇摇头,这个不行,就商业效果来说绝对不行。需要提前预定然后精确的时间来提货,不然的话果酱和巧克力就会融化在海绵蛋糕里最后的结局就是一整个都垮掉。产品太过于有局限性的话就没有卖出去的意义了。

“诶——但是我觉得很好吃啊……”觉得有些浪费的中岛敦叹息,手里挥舞着叉子双腿上下晃动表示着不满,“做成冰淇淋蛋糕呢!”

“谁会在春天买。”芥川用看着傻子的眼神看着中岛敦孩子气的行为无视了他说的明明在大冬天也会有人来点刨冰样子的鸡尾酒的说,“那是因为酒本身就能暖身子。”

芥川摆弄着用完了的器具一点点洗干净放回原位顺手扔掉了还有大半的甜橙酱。

中岛敦闹着闹着就忽然安静下来转头将侧脸贴在木桌上看着芥川一个人在厨房里面忙活。

最近不安生。

芥川嗯了一声就没有继续回话。

所以你住我家来。人虎厚着脸皮睁大了紫金色的双眼看着芥川扭来扭去的腰。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芥川踮起脚尖才够到上面的厨门把碗筷放进去。

你还没吃午饭吧,我们出去吃饭呗。

前面那句最近不安生谁说的。芥川一个眼刀打在白发的少年身上,后者浑身一震,原本好好在耳朵上边的那搓偏长的鬓角就这么滑下来遮住他瞪得老大的眼睛。

“我想吃茶泡饭嘛!!!”

想吃自己买去。芥川眼角抽了抽这句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反而是找起了自己的手机,一看时间下午一点半,今天是工作日,大抵没谁来店里买蛋糕,拨通了一个电话就开始和对方说条件。

“什么什么!外卖?”中岛敦两眼放光。得到的回答是后辈两个字,白色的大老虎瞬间泄了气,就连尾巴都垂下去无精打采的给地面做着清洁工作,“什么嘛,我还以为芥川你单身。”

“你那里得出的结论?”

中岛敦一下就不服气了拍着桌子站起来说你看看你什么都只有一个的,房间里那么干净,衣服没人收,家电都没几个我没看见过我们那里有女孩子经过!明明隔音那么不好晚上一点声音都听不见的,你说你有女朋友我都不信呢!诶诶诶别打我!!那是与谢野医生的针筒!!别别别快住手。

芥川停下手里的动作瞄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受惊得猫科动物最后还是把东西扔过去了,不是针筒是绷带。

“我是嫉妒。”

屋子里面归为平静,中岛敦接住了绷带久久没有反应,脑子里面早就已经翻了天,他怎么就这么傻的,太宰治有什么好,除了是个救命恩人,又任性又耍坏的,还把芥川欺负的这么惨,还不如让他和自己住一块去,什么都好互相照顾照顾,自己的工资不低,做点外快的话保证能把芥川养的白白胖胖的,现在的他是遭什么罪呢?凭什么遭罪呢?这样可不行啊,这样可不行啊中岛敦。他对自己说,然后把手里的绷带扔到一边冲过去就是给芥川一个熊抱,他说你这样苦的不还是自己吗?有什么好的呢?能活到现在好好地挺不错了,去嫉妒别人干嘛,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嫉妒的资本,现在又能够嫉妒的时间嫉妒的能力就应该为这件事情本身高兴了啊龙之介。

芥川听他一遍遍喊自己的名字一遍遍的想要用眨眼的方法把眼泪逼回去试图不让自己变得那么难堪最后还是忍不住只能低下头把眼泪全部擦在那件薄薄的衬衫上。

樋口拎着小豆汤金和茶泡饭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是自己的前辈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掉出水晶来,一个没想开就把塑料饭盒里的小豆汤和茶泡饭全倒在白色头上了

好一个盖浇饭,还是老虎味的。




——TBC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更新,我被同一只蚊子咬了六口,夏天来了呢【死目拿着驱蚊液】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