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报错取向嫁对郎(6)

我这个话唠。

下一章!下一章一定完结!!

我就不信我写不出像样的糖来!!!

为了以后发的刀子也要做准备啊【望天




于是在第二天的上午我们的主人公之一空条承太郎着急了家里比较有人缘的几位开始商议一个重要话题。

“我说承太郎啊,你喜欢上花京院这事不算大,但是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乔瑟夫一听承太郎说自己喜欢上了校园里有名的花京院之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担心和兴奋交界的状态,喜欢上男人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问题就是承太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表白这个问题。

“带点水果去?”仗助这么问道,虽然他自己被许多女生追着跑过,但是现今还处于单身状态根本提不出什么有用的意见。

“又不是生病了,带什么水果。”乔瑟夫把仗助的建议一把拍死。

“在那之前你找好去的地方了吗承太郎桑。”仗助问道,不管是谁什么情况,表白也好出去散心也好总要有个地方去啊,不然的话一切都在大学宿舍里进行这个难度实在是有点大啊,按照承太郎的性格自己喜欢上花京院这事一定是不希望被传出去的,更何况还有好多人跟着承太郎屁股后面追呢,这件事情自然是越低调越好。

“水族馆。”

承太郎的回答可谓是在清理和预想之中,家人一直给与了否决,水族馆那种地方人那么多,承太郎好意思文的出口才怪,花京院愿意接受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咖啡厅?”

“驳回。”乔瑟夫靠在椅背上皱着眉头看向承太郎,“你不会找游乐园什么的地方吗,至少有可以让你们单独相处的地方给你告白啊,还可以制造不少机会,就算是你制造不出机会,我们也可以帮得上忙啊。”

你们最能帮的上忙的地方难道不是在学校里吗?

承太郎的这个疑问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一定会被乔瑟夫说如果你有胆量在学校里告白花京院不在意以后被无数女生或者男生追着跑威胁和你分手的话你就这么做吧。

有胆量这么做的人还真的少,少的承太郎可以特定出这么几人。

“总之你现在就去外面买几个小蛋糕回来,还有花,红玫瑰好还是白玫瑰好仗助你给个主意,你不是最近和艺术系的那个岸边露伴走的挺近的吗,艺术细胞有提升吗。”

“别提了,这事还是让承太郎桑自己拿主意吧。”仗助对于乔瑟夫利用紫色隐者时不时偷窥自己生活的行为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反倒是增加了承太郎的选择困难程度。

今天的空条承太郎一整天都是空闲的,于是在家庭会议完成之后毫不犹豫的开着自己的那辆车子除了小门奔着SPW名下的花店和点心店就去了,到了店里承太郎利用白金之星选出了一束白玫瑰和几个看上去就让人垂涎欲滴的蛋糕,再看见樱桃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下手,但是在回程路上承太郎接到了徐伦的电话。

“花京院生病了,发烧三十八度五。”

先不说徐伦是怎么知道花京院生病这一问题的,在花京院认识仗助和乔鲁诺的前提下还能生病这个问题可就大了,回想起仗助和乔瑟夫说的那句‘我们会帮你制造机会’承太郎随口问了一句:那么仗助呢。

徐伦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承太郎:“叫你快回来就快回来哪来那么多问题。”接着就只剩下了电话里的忙音。

啊,果然是找了借口开溜了吗。不过干的好啊仗助,回头给你买那双你看中很久的鞋子啊。

但是回到了宿舍楼下承太郎才发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他根本不知道花京院住在哪里。

具体哪庄宿舍是知道的但是房间号却一无所知,加之现在的宿舍都是多人合住要是在宿舍里有别的人就麻烦了啊。

于是承太郎一个电话打给了花京院准备询问一下状况。

“喂?”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比起昨天夜里要虚弱的多,现在想来会发烧果然是昨天晚上溜出来的后果了吧。

“花京院?我现在方便上来吗?”

“啊,嗯,抱歉啊明明昨天约好了,今天却变成这个样子。”花京院在那头停顿了一下报出了自己的房间号,“教授你不会被传染吗?”

在那之前我比较担心你啊花京院同学还有那个教授的称呼什么时候能够改过来啊。

踏上楼梯的时候承太郎还在想这个问题,但是当他打开花京院房门的时候又开始考虑另一个问题。

花京院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绿色的东西缠住了自己,承太郎仔细一看是绿色法皇,那更绿色的微弱的发着光的细线缠着自己的手往浴室领。

这所大学的宿舍自带于是,只不过浴室的占地面积不大也只有最基础的设备而已,花京院坐在瓷砖地上被对着承太郎整个人发颤,并没有穿上外套的花京院只有一件衬衫披在身上口子也只扣了最基本的胸前的两个罢了。

“啊,你来了唔——”还没等承太郎反应过来转过头来的花京院捂着嘴开始呕吐,红色的液体不断的从指尖泄出来,衬衫也已经被染成那种可怖的颜色,花京院腹部的褐色的伤疤毫无保留的被承太郎收入眼底。

装着花束和蛋糕的纸袋子就这么被主人跑在地上,承太郎才不管他什恶魔高价买来的特殊栽培的白玫瑰和高价蛋糕,花京院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并不怎么乐观。

把人拥进怀里是一片冰冷原本花京院的体温就不怎么高,只是现在看起来更低一些。

“你怎么了?”

“啊,只是胃不太好。”花京院顿了顿,“因为徐伦送来的车厘子就快坏了所以吃的多了点。”

承太郎忽然觉得自己被耍了。

“抱歉抱歉,让你担心了还特地跑这么一趟。”

“总之先别坐地上了,要着凉。”承太郎二话不说把花京院抱起来扔在床上强行把那身脏衣服扒下来让人躺进被子里。

“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发烧了的?”花京院喊着承太郎拿来的体温计,看着那个坐在高低铺床边的大块头。

“徐伦告诉我的。”承太郎翻阅着花京院放在桌子上的那份还没有完成的报告书随口回答,“我带了蛋糕,要吃吗?”

“不了,现在我大概吃什么都会吐的吧。”体温计滴滴叫了起来,承太郎拿了一看三十八度七,比之前的还要严重一点的样子。

“要去医院吗?”

“不不不,这个还是饶了我吧。”花京院躺在床上一下子变得有些慌乱。

承太郎不是很明白花京院不愿意去医院的理由不过还是没有强求,这种事情大多数只要在被子里睡一觉就会好了的。

“陪我聊一会好吗?“花京院说,”现在有点睡不着。“

“你肚子上那不是胎记吧。”承太郎也不客气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找话题不是他的强项,但是现在如果不找点什么说说的话一定会很尴尬的,自己的好感度大概也会下降吧。

“嗯,小时候受的伤。”

花京院说的轻巧,但是那个伤口看上去并没有这么好解释。承太郎看了看那个红头发的倔强家伙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询问的想法。

“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花京院听见这个话题不由的愣了一愣。“只有你知道我喜欢的类型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啊——我的话制钥匙看对了眼谁都行哦。”红色的刘海抖了抖,其主人的表情真挚而又迷人。

“……有花瓶吗?”承太郎把那束掉在了地上的白玫瑰递到花京院面前,“你应该不过敏。”

“嗯,花很漂亮,谢谢,以后可以用来泡茶。”

你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承太郎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把那束去了刺花放在了窗台上。

“今天真的多亏了你呢,教授。”

“承太郎”被叫的人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探了探花京院的体温,“别老是那么叫我。”

“嗯,承太郎。”

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进了一步的,以后有机会再约他出来吧。

——TBC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