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17)

大概快要进入收尾阶段了,于是华丽丽的卡住了






其实承太郎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对于花京院的感情,最多就是知道喜欢他,但是那些以生相许的话也真的是说着玩的,至少那时候是这样的,说着玩闹着玩,他乐的看到花京院脸上那时候露出来的有些困扰但是心中明了的表情,不做作,不像一般的omega那样一脸受伤,现在他明白了,他不在乎花京院是一个花魁,不在乎他可能是迪奥的手下,不在乎他或许血刃过他人,想把他从那个红色的牢笼里拉出来,带到他一直向往的海上,带去相对安定的地方。
“承太郎你冷静些。”西撒这么叫自己,“起火的地方距离你心上人的住处有点距离,不用担心,现在大概被收在收容所里。”
承太郎没有放下心,天知道那个爱逞强的家伙是不是断了胳膊伤了腿的,甚至有时候承太郎觉得他生错了性别,可一切早已是定数。
“哪个收容所。”
“就在附近,你愿意的话把他带回来好了,最近有船要回英国,你愿意的话把他带回美国去吧。”
听到这话承太郎自然是高兴的,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假设真的能把花京院带回家里,想要带回本国还是困难了点,最多把人带去英国游一圈,他总是要回这里的,只要一天不肯被赎身,那么就算把生米煮成熟饭也是没有用的。强扭的瓜不甜,承太郎不想这种事发生在自己和花京院身上。
得不偿失。
中午的太阳不大,但是好歹已经是夏天了,没理由不出汗,花京院看着承太郎穿着黑色的外套戴着帽子一脸严肃的跑进来说要带自己走差点没骂出声来。
“你就不怕缺水?”
“不啊。”
承太郎的回答倒是不慌不忙,迅速而又精确的办完所有手续,拉着自己就走,看样子是不想待在这个充满了omega气息的地方,过于甜腻的味道会让人感觉不舒服花京院自然是认可的,不得不说他和承太郎的相性好过头了,不论哪方面自己都能和他取得相同意见,这是件好事,但是同样也是件坏事。
自己不是什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恋爱的人,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个机会,不被许可自由恋爱,不如说就连恋爱的机会都没有。
大危机啊大危机花京院你这是被牵着鼻子走了啊。
“在想什么?”承太郎拉开自家的门发现乔瑟夫和西撒都不在家,大抵是出门办事去了,这次的起火事件起因经过结果已经基本明了,差的就是抓住犯罪人。然后趁这个机会把迪奥揪出来了。 

“只是在想你家的大小比我想的要大得多。“

花京院这话倒是真的没有骗承太郎,引入眼帘的污渍不是花京院想象的那样一般富贵人家的屋子,占地面积至少比自己想的要大了一半,并不是不知道承太郎是一个怎样有钱的主,只是没想到他能这么有钱。

不能以貌取人这话花京院今天到算是真的理解清楚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要是别的omega指不定就直接跟着这家伙跑了,整一个诱拐良家omega啊。

“你住我隔壁。”

承太郎给花京院倒了杯茶看着那人穿着蓝色花纹的和服安静的跪坐在榻榻米上不禁疑惑这家伙小时候的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怎么会变成了花魁的同时骸还学会了杀人的方法。

至少平常看商务是个无害的小动物,到了床上是只狐狸不说,指不定哪天在战场上这家伙变成一头狼了呢。

“嗯?”注意到自己的行为,花京院抬起头来放下手里那杯茶,“没想到你还会泡茶。”味道还挺好喝,和你的形象还有整个人的地位完全不符合啊。

“爱好。”

花京院觉得自己嘴角有点发麻。

“最近我要去一趟英国。”

早出击晚出击这事总是要说的,不可能那一天一声不吭的吧谁输了的人搬到传上去,他可没有这么大的信心不把人吵醒了,家里距离码头距离不远不近正好够把人吹感冒了的,先不管他同不同意真的这么做了的话在船上会怎样闹别扭,把人弄病了承太郎可心疼不起。

“好啊。”花京院倒是答应的意外的爽快,爽快的出乎承太郎的意料,“现在我等同于被你包了下来,又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呢?不去白不去。”

是啊,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呢?现在的自己虽说不算是被承太郎整个买下来了,但是至少在樱满被修好之前是等同于是承太郎的人了,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的,只是性质有些不同罢了。不乏有钱人把自己带回了家养的。与现在的情况并没有区别。

着说多了也只是一个很没用的一戳就破的自我暗示,对承太郎产生了好感这种事情花京院典明自然是不会承认的,最多也就说一句对他印象深刻味道挺好闻。

正如上文所说花京院只是一样没有自由的商品而已。

可是现在问题是有人因为这件商品愿意和自己一起出游感到很高兴。这让花京院困扰,理所应当的事情却被看做了一件值得令人开心的事情,很困扰。

 

接下来的日子里花京院自然是做了一个客人应该做的事情,安静的在家里呆着不给人添麻烦,和家里的所有人打好关系。

只不过有两点是例外的,一是承太郎发现这个花魁对自己的母亲格外的上心,如果花京院不是个omega他都怀疑对方是不是看上自己的妈妈了。

第二就是在性事上花京院格外的冷淡。并不是承太郎把花京院当做了一个泄欲工具来看待,只不过这反映实在是有点冷淡了,没有以前自己去店里是那样的主动了。

“你只要带着点东西?”花京院架着手放在胸前看了看承太郎手里面拎着的一个牛皮箱子,里面明显出了一套换洗衣物和一个钱包什么也放不下。

再反观自己,樱满里的东西没能带出来多少,倒是在这里居住了一小段时间对方给自己置办了不少的生活用品,先不说吃的和必需品,穿的就多了好几套衣服,自己现在身上的一套绿色的衣服就是承太郎给买的。

不说不好意思收下,自己也是在劳动的,只不过这次出行少说也要呆上一个月,难不成这个家伙准备出了国再买?!

“在那里有房子。”

好家伙原来房子不止这里和老家有,就连英国都有?花京院已经能想象那里的住处会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走吧。”

时间是清晨,承太郎带上帽子就拉着什么也没带着的花京院出了门。外面的空气有些湿漉漉的,在平时这倒是没什么,但是换做夏天就不一样了,昨晚刚下过雨,早上的气压足够低,低的让花京院觉得有点不舒服。

衣服头发都贴在皮肤上黏糊糊的。

转念一想自己没带换洗衣服折让有一点点洁癖的花京院差点没死过去。

“不行的话穿我的好了。”

“这怎么穿?你的衣服至少要比我大了一号,我穿着还不变成小丑了?”

承太郎没多说什么给了船夫船票就上了船。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