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报错取向嫁对郎(3)

我周末更三篇多么的拼命,请给我回复!←你住嘴




“嘶——疼疼疼,你手劲能不能请点?”面对花京院的呲牙咧嘴,承太郎则是显得毫不在乎,对于学生街头斗殴的腥味也没有进行批评,“不过空条老师居然是替身使者啊,我真的没想到。”

就花京院所知替身使者的数量绝对不超过一百个,但是现在随随便便就在眼前遇到了这么一个,真的让他惊讶的不行,最主要的是这家伙还是自己的相亲对象。

“知道疼就好好打架。”承太郎放下了手中的酒精棉花。

霍利不在家,大概是在承太郎出门之后就叫了车子去参加什么太太聚会了吧,承太郎一直听改不动自己这个妈的。

家里不算小,但是辈分挺乱的,比如在承太郎上面有两个亲哥哥,但是这两个哥哥又分别有两个表弟,然后这两个表弟还有一个表妹。

于是承太郎在近三年中风中凌乱了。

一群兄弟姐妹在三年前统一意见说我们要考你在的大学,然后借住到家里让承太郎还有乔瑟夫乔纳森三个大学毕业生给补课,期间两个准哥夫也来凑过热闹。一个意大利外教一个英语教授还有法律系学位,这不是有如天助还能是什么?

接下来这一家子像是是中了什么邪分别考上了那所大学,虽说大哥在哪里当教授,自己也是,可是就这么一窝蜂的来真的挺受不了的,就好比说每天中午去吃午饭总是能够碰见几个个子高大的家伙围着一张长桌然后留下一个空位(承太郎的)使劲朝自己招手。

那场景就好比恶魔的耳语。

“大学知名教授教唆学生打群架,这事传出去可要不得了了。”

于是承太郎给了花京院一个爆栗。

“你现在去学校吗?”承太郎问,“还是明天索性我送你一程。”

“我记得老师你不是HOMO啊。”花京院歪了歪头躲过了再一次朝自己伸过来的手,“空条老师的家真的好大,是一大家子人都住这里?”

承太郎点点头说是,只不过现在都在学校里就是了。

“呜哇?!难道说老师一家人都是X大学的住民?!这太可怕了痴汉啊?”

哦不花京院你不能这么说,怎么样也该说是X大学的忠实守护者吧?

“嘿嘿嘿,老师请我吃晚饭吧,这样我能给你推荐几个好的安静的女孩。”

“你是没带钱出来吧。”

承太郎毫不犹豫的点破了他,只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他对于这个学生的兴趣还是挺高涨的不过比不上对海洋生物和海星海豚的。

晚饭的时候霍利回来了,她看见花京院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哪家的孩子啊怎么这么可爱?

也难怪,那时候花京院正拿着扫把给庭院打扫卫生,那个家庭主妇看见这样的孩子会不喜欢?于是花京院在霍利心里的地位就变成初见杀了,那好感度噌噌噌的往上涨。

“我们大学的学生。今天大概要在我们家吃饭。”

于是好感度又一次上涨。霍利听见要在家里吃饭开心的不行,自从家里那群孩子在高三离开这里之后家里除了周五周六就基本只有霍利一个人。

太太当然不开心啦,原本就是爱热闹的人一下子冷清下来不知道和承太郎发过几次牢骚。

“我来帮忙吧?”

花京院蹬蹬蹬的跑到厨房帮着霍利切菜洗菜打蛋热锅,一系列事情做下来,霍利倒是省下了不少的事情。

“以后典明常到这里来玩玩吧?也好叫承太郎给你补补课。”霍利一个劲的往两个儿子(花京院不知怎么的就变成霍利心里的孩子了)碗里夹菜,满面笑容也忘了提起今天相亲的事情。

“别闹了妈,他不是我们系的。”

“好的伯母。”

“……”承太郎突然火想起来一直在自己的讲堂上在角落里有一个红头发的学生。

所以原来你是学生物的吗?!那你剩下的技能用来干什么?!吃吗?钓男友?

花京院就好像是没有注意到承太郎脸上的颜艺一样继续开心的吃饭。

等到晚上花京院帮着霍利洗好碗整理好厨房就要走的时候被霍利叫住说今晚就睡这里好了。

“反正明早承太郎也要去学校的,带上你就可以了。”

花京院想了想看了看霍利背后的承太郎欣然点了头。

废话,能和这么一个帅哥住一个房子,某种意义上同居一晚上谁不开心?!

“你是学生物的?”承太郎坐在自己的书桌边处理文件。

“并不?”

承太郎又一次迷茫了,那你来听我的课干什么?

“为了出来好找工作吧,反正我也挺喜欢生物的。”花京院叼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香烟点上翻阅着承太郎的藏书,“你能借我几本吗?快要考试了不……”

承太郎凑近了那张愣住的脸,咬在嘴边的香烟被花京院的点了起来,在深吸了一口之后承太郎把花京院的那根拿掉掐灭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棒棒糖稳准狠的塞进花京院没闭起来的嘴里。

“吸烟有害健康。你这种学生更不能吸,还想一边抽烟一边看书门口没有。”

“戒烟失败的人没资格说我。”花京院嘟囔着嘴抱怨着,嘴里的糖是布丁味的,喀拉喀拉的两三下咬碎之后花京院从书桌上拿出白纸和铅笔做到了墙角边。

“怎么?想要学习死亡笔记吗?”

“我从现在开始要让老师知道我是学什么的。”

承太郎无语扶额,这家伙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做出奇怪的事情。

“叫我承太郎就好。”
“是的空条老师。”

承太郎自然是不知道花京院是怎么看出来他戒烟没有成功,或许是因为刚才白金之星的动作不够快抽屉里的那一堆当时弟弟妹妹们塞进来的糖被看见了?

承太郎没有细想,这不是很要紧,说不定就是霍利在闲聊的时候告诉他的呢。

于是在一小时之后承太郎看着手里那副铅笔素描有些不可思议。

“你是学画画的?”

“不,准确来说是为了未来的生活更加便捷而存在的建筑师!”花京院笑笑,“程序员一个。”

……好吧我败给你了。

“以及。”花京院站得笔直,“我可以经常来你们家吗?我好像快要被伯母治好了。”

去你的。

承太郎秒秒钟用替身把花京院扔到了隔壁洗澡睡觉去了。


——TBC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