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报错取向嫁对郎(2)

一个没注意卡着卡着爆字数了.......我也是佩服自己。









花京院典明,今年正好二十岁,正在一所知名大学里做学生,一个很低调的,很低调的homo。

其实给SPW公司新开的婚姻介绍所投简历也只是一个机缘巧合,总之因为那张事无巨细的表格自己觉得好玩也是个机会就这么填上了,还真没想到找到了一个符合条件的,对方约定的地点是在一家不则能奥当但也不缺少情调的咖啡馆,进去一看原本还没找出来应该是那个到时先背坐在床边的那个穿着白风衣的家伙迷住了。

自己是个HOMO的事情其实全宿舍的人都知道,只要是和自己熟一点的也都知道,最重要的是,大家都不讨厌自己,自己也不是那种喜欢泡酒吧的轻浮类型。

于是花京院四处张望了一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好家伙,那个白风衣帅哥的手机响了。

天上一定不会掉馅饼的,花京院一瞬间是这么想的,实际上也是这么问的。

他看着那个男人有些惊讶的盯着自己的手机看了两眼然后又看了自己两眼,一瞬间身上生人勿近的气场瞬间变成了‘不是吧?!’

花京院几乎可以看见巨大的弹幕从他后脑勺飞过,还是接连不断的带着不少颜文字的那种。

花京院坐下来,把挎包放在椅子背上,看了两眼桌子上的樱桃蛋糕。

“花京院典明。”

“……”

对方沉默者没有说话,花京院也不知道他是被现在自己面前的现实吓到了还是在找措辞。

“其实写错资料也不是什么尴尬的事。”

花京院心里自然是失落的,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哪有这么好的机会就能直接第一次就遇上这么一个帅气的相亲对象?

“你……”

“如你所见。”花京院倒也不客气直接拿了桌面上的咖啡喝起来,“先生贵姓?”

承太郎面对着这个笑得一脸灿烂的家伙倒也没有什么第一印象是一个阳光大学生,第二想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好孩子怎么就变成HOMO了呢?

“空条承太郎。”

真是个好名字,花京院想,就和我们学校生物科的教授一模一样。

“我认为性别取向这一栏还是分的挺清楚的?”花京院戳着自己面前的樱桃蛋糕一边往嘴里送,“您看上去也不像是急着需要找终身伴侣的样子?”

承太郎扶了扶自己的帽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禁止吸烟的告示牌也就点了起来。

“吸烟有害健康啊教授,您不想用您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到医院去看病然后说自己是癌症吧?那得有多少少男少女为你伤心啊?”

承太郎猛的吸了一口差点没把烟扔出去。

“就我所知为了见您一面有不少学生变着法子去听你的课,还有的直接转去学你的专业。”

花京院放下手里的银色的小叉子,把手肘搁在桌面上,双手交叠起来放在下巴下面。

可别浪费了公共资源啊老师。

“你是我们学校的?”承太郎吸了两口最终还是把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然后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花京院,差点没把人看出个洞来,重新审视之后承太郎发现这家伙不是点阵图,好好地有立绘,只不过在自己眼里是立绘的男人还不少,这也不是特别的一个,人家也没有自带背景音乐或者闪光效果,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HOMO。

“我不是海豚,这么看下去我也不会多一块骨头出来的。”花京院笑笑拿上自己手边的挎包就准备走人,“哦,对了,下次我会请教授吃点什么的,所以这顿我就不还了?”

开人家玩笑这事花京院没少做,但是好歹人家是老师,还还是要还的,就是少了这么一个帅气的念想多少让花京院有些不开心。

“不想去那里逛逛吗?”承太郎看了看时间,发现才没过半个小时,要是现在就回去了的话还不得被霍利念死?

“教授不用备课吗?”花京院一个回头差点撞在承太郎胸口上,“明天是工作日哦?”

承太郎啧了一声径直往电玩城的地方走,花京院没有多说什么最后还是跟了上来。

“你是哪个学科的?”

“你猜?”

“……”

承太郎忽然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学生的好感度开始往下掉了,不过人家依然是例会,就算变成了点阵图估计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种。

“教授喜欢哪种类型的?”

没头没尾的来这么一句,承太郎一时间被吓得不轻,不是说对于这家伙是个HOMO 的认识还浅(其实仔细回想一下花京院这届活在学校里还小有名气)只是谁被这么来一句估计都得想个两三秒那人有何用意是想和我抢女朋友还是想把自己掰弯了。

“喂喂,作为学生为了自己老师的幸福着想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吗?”

好吧或许还的加上一个为自己着想的选项。

电玩城里十分的热闹,不如说有点闷。

承太郎不喜欢这个气氛,但是游戏还是照打,先不说自己这性格和家里的格局风格,最简单的红白机还是玩过的,还挺利落,接下来就是各种各样被自己的外公拉着去学会了的游戏。

“啊——又输了。”花京院抱着头几乎是要把刘海缠在手柄上,“教授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啊,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打电玩的人啊?”

好小子难不成还想着借这个机会给老师一个下马威?

“不吵闹的就好。”

承太郎给了花京院一个迟到的回复,花京院倒也不说你怎么才告诉我,这个范围太广了你要我怎么找?这类的话,只是重新抬起头安静的盯着屏幕双手交叠在胸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再来一局!”

承太郎忽然有些想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好把自己一时间也找不出形容词来。

打完了这局花京院最后还是输了,一边撅着嘴想好子一样的说着这还怎么做朋友一遍又向着别的地方看,最后视线落在跳舞机上。

他问,教授会不会跳舞?

承太郎想了想说,我不跳。

然后他就有了今天第无数个不明白的地方,花京院他妈的到底是学什么的。

那个大学生把包放在一边然后利索的站在机器上面选歌,承太郎也不懂这些只是看见那人选了一首SSS的就开始跳,一上来一连串的动作承太郎觉得就算是只青蛙估计也跳不出来

然后花京院很淡定的超过了承太郎脑子里那只乱蹦的青蛙。

店里面其实并不亮堂,为了营造出氛围跳舞机哪里好歹有几个彩色的灯泡,承太郎坐在一边的塑料椅子里看着花京院在那里手舞足蹈的跳着自己叫不出名字来的街舞,好像是叫LOCK什么的……总之好看的不行,先不说那个自己坐在后面也能看见的到处乱飞的刘海,花京院这孩子手长脚长动起来干净利索,带有力道和年轻人的活力,皮肤又白在灯光下就有一种晃的人眼睛疼的美感。

不得不说如果自己是个给那就一定会秒秒钟把那人拉下来丢进另一条街上的小旅馆里。

实际上就在花京院跳到还没一半的时候四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些人,有小情侣也有单纯打电玩打累了的学生。

当花京院结束这段东西的时候承太郎开始觉得有些焦躁了,人聚集的稍微有些多了,承太郎一下子没看清楚屏幕上面显示的分数,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见了机器报出的最高分是花京院的。

“我们走吧?”

花京院跳着下了机子拎上包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的两手往牛仔裤里一插催着承太郎走人。

“你很厉害。”花京院在路过冰激凌店的给自己和承太郎各买了一个双层甜筒,然后承太郎就看着那个学科不明的大学生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你是学舞蹈的?”

“不啊?我们学校没有这个专业不是吗?”

“……你跳得很好看。”

“诶嘿嘿,谢谢夸奖。”花京院有些青涩的抓抓后脑勺又一口吃掉了所剩无几的第一个冰激凌球,“但是空调教授见过这么笨拙的打劫方式吗?”

承太郎摇摇头停了下来。

他们在的死胡同不大,约架正正好好。就在他们停下不久从后面就跑出了一群竖着飞机头的家伙。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这种话到现在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人会用了,只不过承太郎觉得这群家伙的水平就和那种上世纪的软脚虾没差多少。

就在自己想着这是真无聊的时候花京院已经把袖子撩起来一副准备开打的样子。

实际上对方还真没留情面,上来就拿着物理学圣剑照着花京院头顶砸下去。

花京院的动作很利落,这在之前承太郎已经看到过了,但是并不知道这家伙能像这样利落。

就在包啪嗒一下落地的时候花京院已经闪到那人身后去了,一下肘击对着后脑勺然后胎了抬腿用膝盖顶在在人家肚子上毫不在乎对方手里还拿着水管。

在承太郎眼里就是一个潇洒的男主角秒秒钟打爆了一个史莱姆的点阵图。

不过或许还要加上正牵制住后面那几个人的绿色的东西。

好吧,这家伙还是个替身使者。

“我说,让学生动手也太伤老师尊严?“承太郎也不手软,上去就是一个右勾拳打飞了一个飞机头的牙齿。

“不,让我惊讶的是您居然和我一样,怪不得往SPW那里投资料。”

花京院多少有些心疼的看着两个掉在地上的冰激凌,但是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就在他思索着要不要放大招然后喊出那句特别中二的台词的时候然就空条·电玩高手·我眼里全是点阵图·承太郎已经把所有敌人放到了。

嘛——这也是好事。



——TBC

承太郎名字里那些全是花花加上去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真的。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