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无言(2)

——一时兴起的承太郎×花魁院再加上ABO的设定。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因为真的很重要要说好几遍!

如果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请速速撤离,我文笔不古风这篇甚至会有点偏现代。

ABO的称谓使用英语如果觉得奇怪请一定理解!

有肉,还有路人×花。 

大概会生,到底生不生的下来还没有定论 

ok?

++++++++++++++++++

今天我觉得我特别效率【躺

++++++++++++++++++














外边的天气是好的,至少太阳暖洋洋的看不出昨天下过一场大雨。花京院典明思索着今天应该吃什么补充体力的同时多拿了两个用荷叶包裹好的饭团。随手拿上一碗清水端着矮桌,花京院在众人的目光里拿走了较多的那份食物。

会被众人关注也已经不是第一次的事情了,自从花京院混进乐师的队伍里恶作剧开始大家就对这个新晋的头牌颇有些意见,只不过因为这么做不仅可人的评价好,花京院自己也有这种天赋,最后也没有让那个妈妈桑说出些什么来。

“那是什么?”

回到房间,只不过几秒的时间,花京院看见了承太郎匆匆藏进袖子里的哪块金属。上面带着链子闪着好看的颜色。

“怀表。”

或许是因为自己救了对方一命花京院总觉得他的态度比一开始要好上太多,那种咸腥味的信息素也变得柔和一点了。

放下矮桌,花京院毫不客气的霸占了银鳕鱼和装着水果的小盆子,这里是我的地盘,如果没有我你今天摁钉不能活着出去。

打着这样的主意花京院丝毫没有在意对方四处观察的视线。反正你也看不出什么。

“樱满。”忽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花京院注意带这个男人逃进这里的时候居然还不知道这是哪里吗?“……”

承太郎没有在说话,盯着花京院看了一会就自顾自的吃起来了。

实际上花京院并不在意别人是怎么看他的,早就已经被看光了也不差这么几眼,可是现在的他有很多问题想知道。就是面前的这位不是大少爷的大少爷不配合罢了。

哦,那我的看看我的魅力够不够让他说出点什么来的。

花京院放下手里的碗筷,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刘海随着主人的动作晃了晃最后停在眼睛的前面。

“从荷兰回来的。”

空条承太郎,昨晚误入这座水上宫殿的青年放下手中的荷叶包看了看那个身上散发着淡淡香味的omega。

现在的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身上带着伤,看那个omega也是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样子,想要把他敲晕了再走还是有一定困难的,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招来不得了的家伙。加之自己现在欠他的有些多了,一时半会也离不开这座宫殿。

真是够麻烦的。

沉默不语的态度像是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情况,花京院知道这个不速之客不是那种愿意侃侃而谈的幽默系角色,承太郎也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不同于常人的敏锐。

一时间只有风吹动灯笼的细微声响和与房间温度截然相反的阳光。

水面反射上来的光线或许够不到花京院他们所处的六楼,不过那种水的味道还是能清晰的传进花京院的嗅觉感官里。

“海是什么样的?”

见对方半天没反应,只有那双翠绿色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和背后那面米黄色的墙壁,花京院最终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他想知道很久了。

从有记忆开始就在这家店里打工,除了室内的花园和探个头就能看见的水塘,花京院还真没见到过什么是海,什么事绿树环绕的山脊。

要说繁华的街道,樱满里还是有的,度过那座在北面的桥到达另一边靠近悬崖的地方,在每月末或者庙会的时候都闪着红色光芒的空地上,哪里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布料、发簪、香料又或者是药品。或许还能加上一条美食。

只不过花京院不常去,因为它只在晚上开,自己的夜间生活糜烂的不成样子,那边抬起头就能看见悬崖在头顶衍生出一小块尖锐的石头。

那太可怕了。

花京院从小就这么对着自己的抚养人说。

“海?”

承太郎问,在他的思维里总是觉得这里的花魁都是从各地运送过来卖掉的,不管怎么说都该见过或者听说过海是什么样的,和自己这种几乎天天和海打交道的人不同,可是一般人也不会这么问。

“虽然很惭愧。”花京院向后靠了靠又拿起自己的烟管,披在肩膀上的蓝色丝质外套滑下一半露出里面那件淡绿色的普通和服,“我没有走出过樱满。”

明明最熟悉这里的构造,也是这里较有权威的人物之一,可是从没出过樱满的大门,甚至连它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自己有的最大限度的情报只是需要坐船渡河,又或者要走一条运送‘货物’的通道。

“和它一样。”承太郎抬了抬下巴作出回应,“远一些的海在下午是这个颜色。”

“哦?”花京院歪过头看了眼自己颇为中意的外套,握在手上像是自顾自的说,“看上去…也是这个样子?”

承太郎摇了摇头。

花京院并没有在意那个动作意味着什么,只是用那双好看的紫色眼睛顶着门外,太阳已经爬到离正上方不远处,时间或许已经过了辰时。

自己醒的毕竟还是晚了些。

也不见承太郎有下一步反应,花京院想起自己还没有整理被褥,或许那上面还有让人讨厌的味道。

再用几次就扔了吧。

作为头牌之一的花京院典明如是打算着。

看着承太郎脸色依旧发白,吃了东西以后好歹有了些血色,花京院站起身,也没管之前那件外套,径直打开了衣柜,拉开门的一瞬间,血的味道扑鼻而来,还带着那股谈不上好闻的腥味,皱了皱眉头,花京院伸手打开了藏在里面的一扇小门,拿出了几个盒子以后又搬出一套被褥。

承太郎或许想站起来帮忙,只是被花京院的动作迅速抢了先。

自己再怎么虚弱也不会比不过一个omega吧?

承太郎开始对自己和对方的性别开始产生怀疑。

“这段时间不会有人来。”花京院把被子放在了靠近窗边的地方,那里的话荷尔蒙的味道会好扩散许多,“不想我把你推出去自生自灭的话就老老实实休息。”

我可不想放过这么一个好的海洋全解。

关上内室的门,花京院又把那个绣着菊花的帘子放下来遮住那两扇轻易就能发现的拉门。

收获颇丰。

这是他脑海里唯一的字句,只是这种难得的惬意宁静的满足感被翅膀挥动和啄门的声音打搅。

“别吵,佩特夏。”

花魁拉开门,微笑着伸出那只白色的手臂让鹰隼停在上面,又用纤细却带有茧子的手指抽出了那只看上去凶狠的鸟类脚踝上的信件。

挥动一下手臂,深褐色的东西展开羽翼划过水面飞离了这座红色的水上宫殿,朝着另一边的独栋而去。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