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冬日

甜饼小短打


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伊始,原本的话中原中也准备在自己家里睡一个大头觉,直到日上三竿都不一定起来,一来横滨的气温比较冷,海风吹过来脸上嗖嗖的疼,而来这难得的休息天谁不想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

天不如人愿,以往都是太宰治直接来敲自己家门,现在倒好,自己得在八点爬起来去敲他的门。侦探社员工的宿舍处于一个还不错的地方,交通发达,四处商业发达。指不定那一天这里就要改建新的小区楼。

可惜的是呢,太宰治嫌弃这里吵闹,偏偏不肯住这。

中原中也也就只好驱车赶往有些郊外的地方,他不懂太宰治到底是有什么闲情逸致来叫自己新年一起出门兜风,只是知道这厮绝对没安好心。

原本先前的新年里两个人不是在执行任务,就是相隔山水无穷,一个指不定在沙滩上撩妹,一个在地下室火拼。

“喂——你还不起来我就烧了你这屋子——”拉长了尾音,中原中也用脚踹了踹那扇门,也不管自己脚上穿着的是价值不菲的皮鞋,遇上太宰治,他中原中也总是不惜一切代价要他出糗,想想对方也是一样的心态也就没有什么好愧疚的了。

屋内一阵混乱的声音响起,中原中也知道这混蛋绝对是刚起床,自己定下的时间结果自己给忘了,现在匆忙起来呢。

也不是不能理解。

中原中也抱着双臂站在门外想着,一件厚实,对他来说又过长的外套安稳的停在他肩上,两只山雀绕着房子飞来飞去,在中原怀疑它们要投弹的时候反倒是准确地停在了他的帽檐上头。

太宰治一开门,两只山雀和一个人盯着自己看,还真有点不好意思的。

“看来它们很喜欢你啊。”

“嚯,难不成这俩还是你养的。”

太宰治耸耸肩,这确实是他养着的,但是就是不肯亲近他本人,今天一见中原中也就愿意停在人家帽子上,多少还是有点伤心的。

见着中原中也已经全部整装待发。太宰治倒也不含糊,从门后边拿上钥匙就催促着中原中也上路了。

“到底是去哪里?”坐上那辆黑色的跑车之后,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拿来的那张地图不禁感到疑惑,这上头圈了不少红色的地方,可这人也没给一个准信。

“嗯——你爱去哪去哪。”

给的回复也是模模糊糊,中原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

要说新年去参拜,这时间也有点太早了,地图上画出来的大多数都是公园不然就是湖边,往简单了想就只是去兜风,往深了想,大概就是要去自杀了。中原中也一点也不像在新年惹上什么麻烦,在地图上到处看看,顺着公路往北,能够到达一个还不错的山头,中原中也看了看距离,觉得离这儿也不算远,转了转车钥匙,黑色的跑车掉了头一溜烟跑上了公路。

要说从前也不是没有这样一起出门兜风的机会,只不过里面的大多数时间太宰治不是在泡妞时候喝醉了,就是两个人完成了任务回来路上透透风散散血腥味。

他们两走的都是黑道,先不管脸长得是不是老成,身份证和名片是有无数了,伪造的,真实的,以为弄丢了之后找到的。也不乏从别人那里顺来的。毕竟过电子门卫的话有易容技术和身份证就够了。

说不上小小年纪做尽坏事,套是没少下。

太宰治凭着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中原中也就是凭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没办法,他长得嫩些,不如太宰看上去有成年人的味道。

好在谁都不羡慕谁,就是每次做任务都试着在自己同伴脸上添上几道伤痕。其实也不为谁的,就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总是想捉弄捉弄对方。

“有烟吗。”

“你不是戒了吗。”这么说着中原中也还是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拿了一包出来。

太宰治打开一看,好家伙,这只剩最后一根了,还是有点皱巴巴的。一会要是中原自己想抽烟没了那颗就怪不到他头上来了。

“怎么想到和我出来。”

山上风大,又遇见冬天气温低,太宰治开了一半的车窗,脸颊被吹得生疼,一边的耳朵都快要耳鸣了,手冻得僵,差点连火柴都划不利索。

“没什么,找不到姑娘出去上吊而已。”

他的回答没有一个字是走心的,中原中也只是用眼角余光瞟了瞟就能知道,至于这人真心,就算是他再好奇也是猜不出一分半点来的,只得乖乖开车,至于太宰治,他伸手打开了车载音响,里头传出来的倒不是什么重金属摇滚,中原一直不喜欢那种,他更偏向于清冷的,带着点禁欲意味的女声。

这一点也不合适公路,倒是和冬天挺配的。

路旁的野草上都结了霜,眼看着就要到达目的地,太宰治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出去,揣着中原的衣领就是一个深吻。

尼古丁的味道呛人,焦油也是,两个人呼出的热气交缠在一起和烟雾一起袅袅飘升。

中原中也擦了擦嘴角,像模像样的咳嗽了几下,脸不红心不跳,就是车速快了点。太宰治自找没趣只好鼓着脸颊一脸撒娇样看着中原。

他又怎么不知道太宰打的什么算盘,现在大冬天的也不是夏季,要是两个人真的脱光了爬到后座来一发也不能热火朝天到哪去。

“喏,抽屉里你留下来的名片多了去了,自己一个个打电话问。”中原中也一扬下巴,太宰治顺着看过去,小抽屉里面还真他妈全是名片。

他本以为这玩意早就已经和上一辆车一起报废了,现在又怎么出现在这里?

“你落在我家的,以前车上那些造成黑炭了。”中原中也满脸不屑,细长的眼角挑起来一点点,期间谈不上风情万种也是撩人的,要是现在不是冬日车中,换成酒吧里可能他们早就滚到床上去了。

 

跑车稳稳地停在山头,虽说是新春,山头上的草还是枯黄一片的,要说风景也没什么,树杈上的叶子稀稀拉拉没几片,该砍的也已经被砍得差不多了,也就只剩一点山间的鸟鸣有点意境。

两个人站在小山坡上,寒风吹起衣带,看上去挺像是那么回事的,中原中也按住了自己的帽子,估算着从这里跳下去大概也就只是折条腿,运气不好头磕在石头上也最多破个口。

太宰治相比之下就没有那么多的心事了,平日里耍惯乐手段,现在真的要他拿点什么话题出来,真的有点难度,面对中原,他的谎言基本上是不通用的,就是对方依旧原原本本地财经这种蹩脚的陷阱里。之所以两个人当年被称为双黑也正是因为中原中也对太宰的配合。

同样的,中原中也也是太宰治计划中唯一会有的,永远的变数。

“如果我问你借样东西你给吗?”

“不给。”中原回答得干脆,他自然是什么都不会借的,落在太宰手里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别人可能不清楚,他这个早就已经罗禁区的男人自然是一清二楚。

“今天的冬景真好。”

“哼。”他轻笑,这人到底是怎么勾搭来那么多女孩子他是不知道,大概真的告白起来还比不上一个初中毕业的孩子吧。

——END

评论(10)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