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透明边界 (2)

ABO设定


在某种原因下我还是决定接着写


雇佣  兵【?】宰x军。。火。。商中也


欢喜冤家一般的文  HE  一如既往的渣渣




没有谁能够从战场上全身而退,男性或者女性,第一性征和第二性征这种东西在任何战场上几乎都是不合常理的让人感叹一句,这不公平。

中原中也亦是这样的。他并非从一开始就这样接受了自己第二性征的,他也曾经有过纠结和痛苦的时候,他还小,也没有什么出众的能力,有的只是一个军火商保镖的位置。

没错,小孩子,十几岁的小孩子。

战场对于年龄来说是不分年龄和性别的。O出现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所以他的老板就这样雇佣了他这个看上去结实的,能干的家伙。

遇见第一次发情期的时候他们还在火车上,中原中也手里揣着手枪,酥麻感从脚趾的指尖开始逐步逐步地向上蔓延,似是葡萄爬藤那样缓慢而又肉眼可见。站在中原中也旁边的是一个刚刚成年的beta,他看见了中原中也的脸颊上迅速地染上绯红色,表情却是不知所措,似乎还有接着守在正在谈判的门外的意思。

好在附近的alpha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就已经被那个好心的A藏起来了并且进行了一番生理知识的教育。那是中原中也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天生就要低人一等,他也曾经想过,自己即便不是一个alpha是一个beta那也是很好的,做一个中庸一些的商人,在有钱赚的地方稍微捞点油水,和那些没有什么大用处的调查员赛点香烟赛点绿油油的钞票度过一次又一次实际上并不会有什么大影响的检查。

关于对象中原中也倒是没有去想那么多,只是想要平静度过一生就好了。

造化弄人。好在他的雇主没有在那个时候就抛弃中原中也,而是把他留下来当做了自己的孩子一般照顾,虽说该挡的枪子是一个没少的。

“中也?”

他醒过来,梦里的回忆到此结束。他斜眼第一个人就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太宰治。天花板正在摇晃,他们两个并不在陆地上,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已经登船了。

“那两个人呢。”

“已经被处决了,做的很干净。”太宰治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脸部轮廓显得比平日里柔和一些,“你做了噩梦。”

“还有多久。”中原中也掀开自己的被子,那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穿衣服这件事。

“你吐得厉害,我就帮你把衣服脱了。”太宰治说得风轻云淡,完全没有自己是A对方是O这样的顾忌,“今天到第二个收货港口,大约两三天能到目的地。”

“下次帮老子穿起来。”中原中也太阳穴一下一下的痛,他实在是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至少从身体的舒适度来看这个太宰治是没有对自己出手,仅仅是从炮友变成自己的贴身保镖这点来看,就足够让中原中也对太宰治这一号人物抱有足够的警戒心。

他不去追究太宰到底是从哪里得到了自己是军火商这样的消息,他也不想去追究为什么太宰治这样的从容不迫,就好像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会发生什么一样。中原中也现在只是担心自己手上的一笔大单子飞走。

那玩意够他吃半年的。

“去看看船舱。”

太宰治一双眼睛完全的黏在了中原中也还露在外面的腿上,应该是故意的,他想,中原中也把自己的上半身穿得结结实实,衬衫,西装马甲,枪带,还有那顶帽子。

昨天晚上他们去露天的餐厅吃饭,中原中也只带了太宰治一个贴身保镖上船,剩下的都只是一些打工的临时工。夜晚风大,他俩站在甲板上都觉得自己要被吹飞。中原中也死命压着自己的帽子,太宰治抱紧了自己吸着鼻子,只有他们两个边上的服务生兢兢业业顶着一丝不乱,可能用了一整瓶发胶的发型问他们是否需要来一杯香槟。

其结果就是中原中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坐下来,觉得热乎起来的时候已经两瓶红酒下肚。

自己面前的omega的两条腿笔直,肤色白皙,还有些微疤痕,整体来说一点都没有什么艺术性的美感。更多的是透露着战场的野性。枪弹的痕迹实在是太过于有存在感,太宰治不得不承认昨天晚上把自己这个雇主安顿上床的时候好好摸了一把。

中原中也这次带去远东的东西不是什么便宜货,走海运也是无奈之举,对方要货批量实在是有些大了,要求的是一次性的运货,他只好先从两个港口上两次货然后直接运送到买主手里。

船仓底部阴冷潮湿,中原中也刚刚打开那扇门就能闻到迎面扑来的腥味,铁皮上挂着的电灯一闪一闪的,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样子。他用的船并非平日里那样的货运船,而是用了一艘巨大的邮轮。太宰治也问过其中缘由,中原中也只是叼了一支雪茄不说话看着逐渐逐渐乘上船的游客。

“你的酒品不是很好,别喝那么多了。”太宰治站在中原中也的背后,他的影子被拖长了顺着墙壁延伸到身后的楼梯上,“处理起来很麻烦。”倒也不是说这个人会发酒疯,只是他的武力值确实和常人不尽相同,即便是放在alpha面前估计能够把它击倒在地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把游客放下去吧,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太宰治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从自己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了对讲机简单的嘱咐了几句对面就传来了带着电音的了解声。

下客的地点是港口城市,已经出了日本国内。就连太宰治都不是很清楚这里到底是哪,亦或者说他被中原中也折腾得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这艘船会在那里停下,又会在那里起航。

这样的话就根本没有办法报告啊。

他想着,眼睛依旧是盯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已经走进了仓库的中原中也。

此时的仓库里有一半是空的,还有一半被塞上了一个巨大的集装箱,看上去是沉得很,但是里面究竟装东西这件事情又是另当别论的了。
中原中也是各处检察机关都注意的有名人。

做事胆大心细,不走寻常路,买主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他倒也不是那里有钱就去那里的人,各交易乍一看上去没有什么关联性,但是最后最大的受益者还是中原中也本人以及他带领的一系列工作人员。

这个人,简单来说,就是有趣的很。

“中——也——”太宰治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一个手机,“有你的电话。”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陌生人三个大字,左上角的信号格也是摇摇欲坠的只有可怜兮兮的最后一格。

“不接。”

中原中也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干脆利落的抛下两个字,船底的空气阴冷潮湿,即便是穿着外套他还是能够感觉到渗入皮肤的那种寒冷感。不过也多亏了这种温度差,中原中也终于是记起来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什么。

这艘船本就是假借着度假的名号出了国境线,藏在船底的东西也是靠着各种零散的关系糊弄过去的。

中原中也翘起嘴角,昏暗的灯光在下一个瞬间全部熄灭,就连太宰治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船体开始剧烈颤抖,甲板上的骚动的脚步声甚至细微的传到了船底来。太宰第一反应是想要去找中原中也,在这种黑暗的情况下他只能听见中原中也从容不迫的脚步声。

“客人来了。”

客人?指的到底是调查员还是竞争对手?不过驾驶着直升飞机追上一艘客轮造访的人还是少见,太宰治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直升飞机。好在客轮还有停下直升飞机的地方,中原中也只有一只手压住了自己的帽檐,那件黑色的大衣在他们从船舱上来的时候绕路回去拿了一下,太宰隐约觉得这点事情中原中也是完全预料到了的。

黑色的衣角在风中飞扬,两个袖子甚至要甩到太宰脸上去。太宰治有些尴尬的往后退了一步又开始思考为什么这件衣服会不掉下来。

“中也,你的外套是不是有暗扣?”

不过碍于直升飞机的机翼还没有停止运作,甲板上又有船员东奔西跑的吵闹声,中原中也并没有听见太宰具体说了什么,只好回头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问题是太宰治并不像凑近了自己的雇主,毕竟谁也不想被那两个袖子甩一脸,他把两只手放在自己嘴边大声的又一次发问。

“中原中也你的外衣里是不是缝了扣子!”

刚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的杰茨费拉德被这一声询问激起了兴趣,他上下细细打量了一下中原中也确实发现在肩膀上的几个位置有可能缝着暗扣,这才致使那件对于中原中也来说过大的外套不被风吹掉。

“呀,你来了。”

“好久不见啊中原先生。”杰茨费拉德是跳下最后几节楼梯来的,他身后倒也没有带人,中原中也推测直升机的驾驶员就是杰茨费拉德本人,“我虽然买了票但是因为一点小事没有赶上这趟航次,现在还来得及吗?”

“不,已经来不及了。”中原中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废话,谁会给自己的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好脸色,他们之间也是较量过了不知道几次,中原中也不说对他底细一清二楚也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真严苛。”杰茨费拉德站在中原中也面前,他的信息素闻上去有些像墨水的味道不那么具有侵略性却也足够有魄力了,满脸笑容的又将视线移到了身后的太宰身上,“这位是?”

“怎么?你一个alpha还对我的炮友感兴趣了?”

中原中也一番话让太宰治和杰茨费拉德都愣了一下,前者对于这样的身份转变,不如说是退步有些惊讶,后者倒是对于中原中也这样一个高傲的omega居然有了带在身边的炮友感到惊奇。

“那可真是荣幸,我是弗朗西斯·斯科特·基·菲茨杰拉德,中原先生的友人。”

你说这话可真不害臊,太宰治想着握住了杰茨费拉德的那只手,“太宰治,幸会。”

——TBC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