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不和谐音(3)】

监视官太宰x执行官中也


Psycho-Pass设定


长篇连载


天知道我写多少






于中原中也,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被配属进来的新人会如此熟悉警局里面的体制,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教育新人的准备,但是实际上这个新人根本就不需要他来教育,他甚至只用了一点点时间就已经和所有人打好了关系,这样的行动能力和交际能力却确实地让他感觉到了怪异。

从酒架里取下一瓶红酒,木塞被拔掉的瞬间,葡萄的香味满溢而出。他是一个爱酒之人,在现今的这个社会中酒精的生产和使用已经被严格地控制了,为了防止有些不适宜喝酒的人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造成犯罪指数上升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真的是荒谬至极。”他将玻璃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香味在口中蔓延,他自知酒品不好,但是既然这已经是自己的特权之一了,那又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下一下,借酒消愁,对月独酌,这类词语似乎已经距离这个国家很远了,可是于他而言这种事情就在眼前。除了看不见月亮之外。

中原中也是一个杀人嫌疑者。

这正是他成为执行官的理由之一。可惜的是他完全没有以前的记忆,想不起他为什么杀了人,或者他是否真的杀了人,他记得的只是醒过来的时候被绑在椅子上接受审问。脑子的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回响,保持清醒,保护好自己。

然后他就被送进了看守所。里面的人说他是因为杀死了一个自己的女同学所以才会在这里,他手上似乎沾满鲜血,如果这样的事例放在几十年之前的话,那么自己应该已经被送上了法庭被判决死刑。

“哇哦,家徒四壁大概说的就是你了。”太宰治走进来,那件沙色的风衣被他拿在手里,“晚上好啊中也。”

中原中也的房间没有使用任何的虚拟环境或者装修,只有一个巨大的红酒柜和一个对比之下明显小得多的衣柜赫然出现在这个件灰色的房间的一侧,格外醒目。另一面的墙壁上贴着一些报告书正下方是一个黑色的被当成床的黑色沙发。一个干净的灶台和一个白色的餐桌,占据了大部分房间的中央地区。之后就再无他物。

被叫到的人几乎要爆发,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时间太宰治会来这里,倒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或者别的什么,他中原中也只是单纯的不想见到太宰治的这张脸。这可能就是俗话说的天生不合。

“你的值班时间应该已经过了。”中原中也毫不犹豫地下了逐客令,这里是他的寝室,即便是监视官他也不想有谁如此随意地进入他的私有区域。

“你在怀疑那个未婚夫。”太宰治拉开椅子坐下来,单刀直入,他身形挺拔,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的样子也好看得很,更重要的是他说出了中原中也此刻十分在意的事情,“那个制药商。”

“他是现在最大的制药商之一,要调查他还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中原中也背靠着料理台,大理石的桌面硌得他有些不舒服,“更何况我们连证据都没有。”

太宰治耸耸肩,但是依旧面带笑容,他提议明天要不要出去走走。

中原中也知道自己上套了,太宰治绝对有什么瞒着他的计划,当然其中的风险可能也不小,与谢野不知道,森鸥外倒是有可能知道点什么,那个男人精明得像只野生的狐狸,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也差不多,只是他更像是一只鹰隼,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将看中的目标抓在那双利爪中而后带回巢穴吃干抹净。

他只希望现在太宰的砧板上只有那个嫌疑人。

太宰治确实知道点什么,不论是中原中也的过去或者是这次事件的真相。仔细想想实际上事情并不复杂,山田西子小姐的品行不好,犯罪指数也有上升的趋势,如果不及时服用药物的话后果将会是严重的,她有严重的暴力倾向,那个男人脖子上的伤疤并不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伤口升迁一致,如果是自杀的话……

太宰治摸着自己的脖子,厚实的绷带掩盖住了伤痕累累的躯体。

“你怎么认为现在这个社会的政治家。”

“只是一群傀儡吧。”中原中也看着窗外的景色,太宰治如约地在今天一早就敲响了自己的房门,身上还是那件风衣,他甚至怀疑这个男人没有回家只是在外面闲逛了一整个晚上然后一大清早就泡澡了自己的宿舍里来,“sibly才是真正的掌权者吧。”

“可他只是一个系统。”

中原中也并不想赞同这个观点,即便他只是一个系统,但是依旧掌握着国民的生杀大权,即便是政治家或者警察,只要犯罪指数上升都有可能会被下达逮捕令。

“事实上,山田西子的父亲,是热门政治家之一,他的女儿经营着服装品牌的同时在政坛上有一个风生水起的父亲,西子小姐可以说是人生赢家了。”

那也是在她还活着并且犯罪指数没有上升的情况下了,中原中也放下了手里的红酒杯,“这和这次事件有什么关系吗。”中原中也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指尖触及的是一片空虚。他转过头去,看见太宰治炫耀般地晃了晃手上的香烟壳。

“你觉得一个政治家的家人色相浑浊会是什么后果。”

中原中也顿了几秒,而后泄气一般地靠在椅背上,柔软的材质很好地接纳了他倒下去的重量,“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太宰治没有说话而是将手里的那包香烟递还给了中原中也,眼神中似乎是在寻求他的意见。

中原中也白了他一眼,在这种时候装作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他敢打包票,今天的行动太宰治绝对没有和距离打过招呼,完全是出自于个人的判断和决定。带上他这一个执行官的理由尚且还不明确,不过其中不乏恶意就是了。

“介于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有不纯行为的情况下,那个男人还不愿意放弃婚约这样的选择来看,不是迫于压力就是依旧很喜欢他的未婚妻了。”这个情况下,最佳的藏尸地点,或者受害者的藏匿地点就是自己的家里了。他没有什么兴趣去管别人家的家事,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既然监视官要求自己一同出行那么自己的职责在本质上就有了变化。他是一条猎犬,监视官是他的缰绳和指挥塔。他要做的只是遵从指令完成任务罢了。

“我们不做什么,只是去拜访一下受害者的家属罢了。”太宰治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面带笑容,甚至从抽屉里拿出一束百合来。

中原中也觉得这个人要比自己更加合适执行官的位置,长着一张好人脸干的确实缺德到底的坏事。

他不自觉地笑出来,嘴角勾起的笑容就好像是看见猎物即将落网的猎人那样。

“这将会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事实证明,太宰治的猜想是正确的,他们两个人破门而入的时候那个男人正摆弄着那个女人的漂亮脸蛋,即便是中原中也也愣在了原地,只有太宰治用电击枪从他的背后把那个男人电晕了。

“与谢野前辈,可生气了。”太宰治撅起嘴抱怨着,他坐在办公室里,中原中也在自己的座位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一句话不回,“中也——中也——你说点什么?”

下一秒一个马克杯砸碎在太宰治背后的墙壁上,咖啡溅了满墙。

不经批准的单独行动让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吃了三天的禁闭处分,作为执行官的中原还要再悲惨那么一点,写一份检讨报告书,一共五千字。

“与谢野绝对是故意的。”

太宰治噗噗笑起来,在他看来与谢野是高兴的,能够如此迅速地解决这个问题,他的主要目的也已经十分快速的达成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他和中原中也两个人,眼下的情况简直是不能再棒了。

“要出去喝一杯吗?”太宰单手搭在中原中也的肩膀上,“就当是我的迎新会?”

“如果我写完了这份报告书。”中原中也背了太宰一眼,拍掉了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皮肤相触碰的地方是一片冰凉,“你有过自杀经历吗?”

他想起那天太宰治看着那个男人脖子上伤口的眼神,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他确实看见了那种复杂的感情,羡慕和厌恶混杂在一起,包括这个男人无时不刻缠着的绷带也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些事实来。有太多的东西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就能够被明白了。

“你猜啊?”太宰治不依不饶一把夺过中原头上的帽子让它在自己的之间打转。

“太宰。”中原中也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回过头去一脸正经,“我讨厌你。”

“巧了,我也讨厌你。”太宰治把那顶黑色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遮掩住了小半张脸和那头乱发。

——TBC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