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不和谐音(2)】

监视官太宰x执行官中也


Psycho-Pass设定


长篇连载


天知道我写多少






当夜幕笼罩着整个城市,太宰治正看着倚靠在墙边抽烟的中原中也,他们被迫在这个商场里逛了三圈,当然不是为了看衣物或者去吃下午茶,而是为了找找是不是还有别的藏匿尸体的地方,果不其然地被他们找到不少,能够拼成一个人了。

这个国家的一大半土地都已经改造成了种植谷物的区域作为国民的粮食来源,太宰治本人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的喜欢现在这个世界的规章制度,不管什么都在程序的监控下,即便是能够第一时间识别出犯罪者那也并不代表着这一整个社会就已经没有了威胁,至少在太宰治的眼里,他的人生经历之中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甚至还有逃脱法网的人,现今虽然已经没有了法律这一说法,毕竟现在他们面前就摆着这样一个问题。

“你怎么看这件事。”中原中也将嘴里叼着的香烟扔在地上踩灭,好在这一块区域已经被无人机围起来,不会有任何的影响或者无人机来给中原中也下达罚款的指令,“那条手臂。”

太宰治耸耸肩,表示无奈,在他们发现了的残破肢体中只有手掌是被烧毁了的,应该是为了掩盖指纹。

经过初步的推理太宰认为这些残缺的肢体都属于同一个人。他们的前辈赶来的时间实在是有些晚了,在那之前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又在商场里面发现了不少的皮包,那些东西都属于高级品牌,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有钱用这些包来包装肢体,“大概是情杀吧。”

“你这就说错了。”与谢野晶子踏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在雨中她的白色衬衫已经有一小半被淋湿,黑色的肩带都有些透出来,不知道是由于不想撑伞还是单纯的想要感受一些雨水的清洗,她的短发和那只蝴蝶发饰闪烁着亮光,于她背后梶井基次郎的眼神交相辉映,“太宰君,你知道愉快杀人犯这一说法吗?”

太宰治皱起眉头来,刚才那一声称呼和森鸥外的叫法实在是太过于相似,一想起那个曾经见过一面的执行官他就觉得有些不愉快,甚至在实习阶段他还因为一点原因和森鸥外有很深的关系。

“实验室里的那个分析师也是这么说的哦。”与谢野摸了摸口袋发现自己随身的薄荷烟已经被抽完了,随即中原就递出了自己的烟,“太呛了。”女人摆摆手,“即便在这个时代也是存在的哦,愉快杀人犯,也就是说……”

“在杀了人之后犯罪指数反而会下降的那种存在。”太宰治看着远处在雨中的建筑物,“我写过论文。”

“你觉得是这样的人吗?”中原中也有些尴尬地收回手,那包烟的烟嘴有些被淋湿了,“那么只杀害一个人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

“这有可能是一系列案件的第一起也说不定呢。”太宰说的时候面带笑容,看上去开心得很,“如果多去几家商场说不定能够发现更多的尸体也说不定。”

中原中也本想抬脚把这个男人踹倒满是水坑的地上去,碍于身份他并不能对于自己的直属上司做出这样的行为。他隐隐地感觉到,太宰治有可能是那一边的人,只不过还没有那样的一个契机罢了,sibly的判定中原中也一直以来都抱着一种十分怀疑的态度,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的事情就是他还能这样活在世界上过着和正常人没有差别太多的生活,甚至能够有一份工作全部都托了sibly的福。

不然他早就在几年前已经被处决了吧。

“一共发现了多少?”与谢野晶子回过头去,梶井基次郎刷的一下就把报告书交到了这个女人的手里,顺便得到了太宰和中原两个人不屑的白眼,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外科医生的外套,他看了看与谢野肩膀上被淋湿的部分,很快的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她身上。

“大概拼起来有一个人的四肢那么多。”中原看了一眼被无人机围起来的商场叹了口气,“切面都很光滑,是不是你干的。”

“我当验尸官的时候可没有那么残忍。”与谢野把那沓用来记录的纸卷成一卷敲了敲自己的手心,“被害者的名字叫做山田西子,是一个山田制造的大小姐,那些奢侈品的所有者就是她。”

太宰治挑了挑眉,“情杀的可能性还是浮出水面了。”

“唯一留下来的线索就是那个在左手手指上的订婚戒指了。”与谢野摘掉了自己的手套,“先回局里吧,联络二科的谷崎让他把那个未婚夫带来。”

“等一下。”中原叫住她,“你怎么确定那是订婚戒指的。”

“因为我是她同学。”与谢野单手叉着腰轻飘飘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前几天刚收到请柬,真可惜,少吃一顿饭。”

可是你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刚刚失去了一个同学的样子。

注意到了中原中也的眼神,与谢野只是回了他一个飞吻,涂着红色唇膏的双唇之后就再也没有吐出任何一句话来。

“她还是伤心的。”太宰治走进雨中,“与谢野前辈的唇线,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朝下的。”

中原中也撇撇嘴表示无奈,先不论为什么对方特地把人分解成这样然后散布在商场里,制造商的千金不见了还不派人来找这件事情本就已经足够让人介怀。

依靠在审讯室的门外,他头上的帽子有些发潮,夕阳色卷发的发尾也没精打采地垂下来,中原本身并不在意这件事情最后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他只是更加关心那个被请来的身着西装的未婚夫的样子,那人长着一张老实透顶的脸,但是可以很明显地看见他的脖子上有一条很深的伤疤,那是自杀未遂的印子。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那块布料,自杀并不好受。

“很在意吗?”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爱你在了中原中也的身边,和他一起靠在冰凉的墙壁上,“听说山田小姐,品行不是很好,还接受了心理治疗。”

“那可真是……”中原中也张了张嘴后半句话还是没有说出来,他愣在那里,太宰的手赫然出现在了中原的头顶上,后者沉吟了一会送给对方一记肘击正中腰侧,当即太宰治就蹲在地上嚎叫。

“别他妈叫唤了,你防住了。”中原中也抛下这么一句话就披着那件对于他来说过长了的黑色外套走了。

太宰治的嘴角一下垂下来看上去倒是显得有些无辜,他从自己的风衣内侧拿出一本有些厚实的小说,红色的硬皮书几乎吸收了所有的冲击力。书皮上的署名用好看的毛笔字体写上了四个字。

中原中也。

中原应该是早就注意到了自己口袋里藏着这样一本东西,所以才照着侧腰打的,用力也不是很大,如果是平日里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想,有可能现在他就已经在医务室里接受治疗了。

他摇了摇头,转向走廊的另一侧。

走廊一路到底就是一件分析室,金属的大门随着密封气垫放气的声音被打开。里面坐在办公椅上的是一个正在刮胡子的男人,沙发上还坐着一个金发的小女孩。

“呀,太宰君,你回来这里真让我感到意外。”森鸥外手一抖,闪着寒光的手术刀就把他的下巴割破了一小条,“对这次的事件感兴趣吗?”

太宰治没有多说话,反而是环顾了一下整个办公室的样子,“你也真是辛苦,一旦出了什么事你就会被毒死吧。”

森鸥外倒是不以为然,这间办公室的本就是为了这个男人专门设计的东西,四周墙壁上各有一个看似是通风口的设计,但那其实并不仅仅是一个通风口,更是毒气的释放装置,只要森鸥外意图逃离,整个房间立刻就会变成一间密室。

“真不敢想象你就是这间房间的设计师。”太宰治迈着步子走到沙发边,坐在沙发上的女孩稍稍挪过去了一点给太宰流出足够的位置,太宰也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坐下还从口袋里拿出糖来递给那个女孩,“在这里的生活怎么样。”

“托你的福。”森鸥外的手指在键盘上简单地操作了一会,那个审讯室里的监控就被调出来了,“很奇怪哦,今天的这件事情。”

今天,吗?太宰治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上面的数字已经跳转成了00:01,更何况那些肢体的具体调查书还没有出现,又怎么能够确定那位女士就是在没多久之前被杀害的呢?不如过那位女士有没有死亡都是一个问题。

“作为未婚夫来说,他太平静了。”森鸥外接着刮胡子,“嘛,中原君的事情还要你多担待。”

太宰治则是看都不看森鸥外一眼,就好像这个在他实习期间的老师对于他来说是不存在的一样。

“我记得,这个人,是药品制造师吧?”太宰将自己手腕上带着的便携终端打开,里面有一份与谢野发来的资料,大约是因为他和中原最先发现了这个事件所以想让他们也介入搜查吧,“山田西子在接受的心理治疗,有一大部分的药物是这个男人造的。”

“你是想说,这个男人应该被最为重点观察对象吗?”

太宰耸耸肩,无声地说了一句谁知道就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在那之前,这个男人的犯罪指数也值得观察就是了。中原中也应该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问题,只是还需要一个领路人罢了。



——TBC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