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不和谐音(1)】

监视官太宰x执行官中也


Psycho-Pass设定


长篇连载


天知道我写多少




——早在两人相遇之前,就已经注定了是那样的命运了,两人并未擦肩而过,他们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对方,并只示注视对方。

 

对中原中也而言,这种现场已经司空见惯了。他站在屋檐下躲雨,手里拿着刚买来的三明治往嘴里塞,芝士的味道有些淡了,多少让他不是那么满意,眼前的地面上无人机还在处理被分尸的尸体,血流了一地。

好在没有太多挣扎和痛苦吗?

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之后他才觉得有些口渴,身边递过来一瓶冰水,凉凉地贴在他的皮肤上,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单纯的水汽,总是这样的触感让中原中也感到了不适。

“谢了。”

他瞅着身边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第一天上班就因为不小心打翻了咖啡而只能换下他常穿的那件沙色风衣的男人,太宰治,是个优等生。那张脸实在是太有欺骗性了,即使是到了今天中原中也看他依旧有一种懒惰的花花公子的错觉。可谁又能说他不是?

中原中也看着他那张侧脸,以及腰后别着的那把枪,夜风把那件垂到小腿的风衣吹得猎猎作响,衣角被雨水沾湿了。

他按住自己的帽子。

“起风了。”

 

 

 

在sibyl系统的控制之下,整个社会被机器和程序所操纵驱使,在这个街头到处都是检测系统的世界之中,犯罪几乎可以说是已经绝迹,公安的人员也已经被大幅度消减,一旦出现什么重大事故总是缺少足够的人手来控制状况。

这种情况下,出现的就是饲养者与猎犬的关系了,按照老一辈的说法,你不能把那些人当人看,他们已经是脱离了政府秩序的存在,但是这种时候也总有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把烟按灭了说一句,这社会还有政府吗?不就是sibly吗?

中原中也站在新人的面前,他抬起头,阳光有些刺眼,气温预告是23-27,然而今早的降水几率是百分之八十,他甚至觉得空气中的水汽已经贴住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些唐突的任务不会让中原中也措手不及,但是却让太宰治措手不及了,他第一天上班,还没来得及捧着自己的纸板箱精神满满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大声说一句前辈们好就被拽着衣领带到了现场。

“别给我添乱。”中原中也愤愤道,他对于这个新人的第一印象不算是太好,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商场,警报中提示的是无人机的毁坏以及争吵,可是就他们到达目的地之后见到的却是一派祥和的景象,天气热的要命简直不像是二十七度即将入秋的季节,中原中也头上还带着一顶黑色的礼帽,银色的帽链在他耳边闪闪发光。

太宰治耸耸肩,作为监视官而言,中原于他而言只是名义上的工作同事,更多的时候他们必须将其视为一条猎犬,拥有尖牙以及敏锐的嗅觉,还有可能反过来咬你一口。

在这个社会上,他名至实归的就是一条狗,只不过不是那些哈士奇或者柯基,你没法把他们捧在手里摸摸再扔到地上叫他们转个圈,不被他咬下块肉来已经算是万幸。

“先进去看看吧。”太宰治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今天的这个警报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他自己面前的这个前辈搭档对于自己似乎是有着天大的意见,他走进商场,冷气开得足,他下意识地抖了一下,很快的就意识到二楼似乎有些骚动。

中原中也抬头,二楼多数是服装店,又是节假日,这种时候总是会看见成对的情侣在商场里面瞎转悠,其实真的需要买什么在家里用环境虚拟器再加一个快递就足够了,也不需要在这种大热天特地跑出门来受罪。

“真是悠闲的一群人。”他嘟囔着,抬起帽檐,那双蓝色的眼睛紧盯着其中一家服装店。

“看样子只是情侣吵架啊。”太宰治双手插在口袋里,在sibly系统帮所有人规划好生活之后想要看见情侣吵架还是难得,“也真是稀奇。”

“嘁,谁让他们依赖这种代码来决定一生。”中原中也对其嗤之以鼻。并非看不起这个世界的现况,只不过是对于现在的状况进行一番批判罢了。

太宰治看着那个夕阳发色的人,他的生活也是因为这样的代码而毁于一旦,会有这样的感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似乎并不在乎身边的自己会怎么想他,他在高中时代就已经进了公安进行心理维护,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经历了长时间治疗依旧没有办法将自己的犯罪指数降到正常值,可是他想要回到社会上去,而不是留在那种纯白色的,每天被一群假惺惺医生看护的地方,于是他选择做一只猎犬,而不是做一只被关在笼子里被人畏惧的恶魔。

服装店的大门紧闭,几个无人机闪着电光倒在地上。场面似乎已经是有些失控了,事情并不像是太宰和中原一开始想的那样简单,吵架的并不是一对情侣,而是几对,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冲突,也有可能只是恰好一起出来玩的几个好友和他人起了争执吧。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局面如果不控制一下的话就会有些危险了。

“真是一群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中原中也倚靠在栏杆上,冰凉的触感并不能透过他那件厚实的西装传递到手臂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叼在嘴里,就好像面前那个巨大的禁烟标识是透明的。

“不去阻止一下吗。”太宰治站在门外看着里面愈演愈烈的场面,大概再过一会就该抄起手边的东西开始打人而不是打前来阻止的无人机了。

“还能怎么样,只是简单的吵架吧,等他们吵完了再进去抓人也不迟,还省点力气。”

对于这个意见太宰治并不赞同,可是中原说的确实没错,与其现在想办法解决那个厚的要死的玻璃门进去制止还不如在门外等他们打完了然后进去。

“执行官都像你这样吗?”太宰也学着中原的样子依靠在栏杆上,只是似乎是因为他太高了些,只要轻轻一推就能被推下楼去。

中原中也不作答,只是紧紧盯着服装店的里面。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一改之前的态度走向那扇厚实的玻璃门。手上的皮手套按在玻璃门上留下一个带有温度的印子。

“有什么新发现吗?”太宰治皱起眉头来,他还没来得及去和自己的监视官前辈打招呼就被这个人拉出门来毫无准备地上了战场,原本以为会是什么暴动,谁知道只是情侣吵架,可是现在中原中也的反应看上去又不知是那么一回事。

“喂,监视官,你把支配者带来了吗。”

“你觉得呢。”太宰两手一摊,就好像是一个出门太急记过忘了带钥匙的学生那样,“要撞门吗。”

虽然他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少干干比较好,毕竟这些赔偿还是需要他们来负责的,第一天就损坏公物可能要被辞退了吧?

“先把帐记你头上了。”

中原中也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太宰治心理那些小九九,他本着自己完全不需要负责,放开了手去干的宗旨后退了两步,西装裤包裹着细长的双腿,他看准了地方,几步助跑后一跃而起,爆发力完全不像是他那样的身高能够达到的样子。

太宰治不算惊讶,只是在破碎的玻璃和里面人的惊讶表情中吹了一个口哨,他看的一清二楚,中原中也那种张扬的表情,那确实称不上是一个正常的人,心理指数不正常的人总是被指出有一定的暴力倾向,中原中也无疑是这样的代表,他的笑容在玻璃破碎的声音中显得格外的好看,更别说那张脸本就是太宰治的菜,发丝飞扬间太宰治的眼角瞥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在一面镜子的后面,本来应该是墙壁的环境投影的地方,出现了小幅度的扭曲和闪动,这可能就是引起中原中也注意的地方吧。

太宰治踏着碎满地的玻璃进了门,中原中也已经把那些还在吵闹不停的家伙挨个揍了个遍,就连姑娘都没有放过,当然采取的措施稍稍有些不同,他将那些男伴打晕,而后抛到女伴身上。

动作行云流水就像是平日里举手投足那样简单随意,期间大约只花了三十秒不到的时间。

还没来得及感叹中原中也的好身手,太宰已经走到了那面镜子的后面伸手去摸,拿到的似乎是一个皮包的袋子。

“是什么。”中原中也没好气地擦了擦脸颊,被碎裂的玻璃割破的脸颊上沾着一点嫣红。

“好东西。”

太宰治走过去将那个皮包塞进了中原中也的手里,白色的灯光下,那个深色的包里装着的是一截沾着鲜血的残肢。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这看上去像是一个人的左小腿,如果没有猜错,按照皮肤细腻程度来看应该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切面平整的很,看上去似乎是用电锯一类的东西快速而精确地把人体切块。

“这些家伙怎么办?”太宰治扬了扬下巴,他可不相信这样的东西只有一个,说不定有别的部件就在商场的各处散落着,“总不可能放着不管吧。”

中原中也皱着眉头没有去回答太宰治的话。确实不可能把这群闹事的人留在这不管,先不论他们是因为什么事情吵起来的,心理压力上升的理由总有他们的一部分责任了,这几对小情侣的色相看上去也已经不会好到哪里去了。只是他更担心的是这条小腿的主人的处境。以及那个太宰治。他冷静地看上去和新人简直大相径庭,就好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一样。怎么想都是不符合常理的。听闻这家伙和自己一个年龄,中央不少机构都给出了就职邀请,他却偏偏选了个监视官来作为自己的工作。虽说这是上不乏这样的怪人。中原中也还是对于他没有什么好的印象。

太宰治环顾四周,店外已经聚集了小部分看热闹的人,店里的营业员似乎是被吓得不轻,他从更衣室的一角找到了那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姑娘。

“小姐,你没事吧。”太宰治单膝着地,伸出一只手去,活像是一个邀请淑女跳舞的绅士,“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别在那装好人了,先把这玩意带回去吧。”

中原中也从后面踹了一脚太宰的背。居高临下的位置多少让他看上去有些狰狞。太宰治撇撇嘴也只好听从了自己前辈的劝诫,反正今天这家商场大概是别想接着营业了。



——TBC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