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单身夜】

嗯......今天两个朋友的生日撞一块了,我就这么急匆匆的赶了一篇


不圈他们了,希望能看得到吧......


中原中也一点点都不想要承认自己喜欢太宰治的这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他坐在酒吧的卡座里,熟识的酒保给了他一杯红酒,然后又背过身去拿那些花花绿绿的瓶子,介于现在中原中也已经处于微醺的状态,他并不能很好的辨别出熟悉的那些名酒来,酒保似乎是想要给这位常来的熟客做一些比较亲口的鸡尾酒。

坐在中原中也身边的是一个女人,身材不能说好,只是平日里大街上能够看到的那种平常女子,一条酒红色的裙子罩在她的身上稍稍显得有些大了,但是肩宽却又异常的吻合,中原中也抬眼看了一下那个一点都不忌讳自己这个明显会发酒疯的醉鬼的女人,她一点都没有要来看自己的样子。只是用那只涂着淡粉色指甲油的手拿着玻璃杯小口的喝着威士忌,里面的冰块折射出来有些耀眼的橙黄色光线,中原中也努力的眨了眨眼睛,但是视网膜的细胞依旧被灼伤了一些,眼前留下了一些歪歪扭扭的橙黄色细线。

他和太宰治认识了第几个年头?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是记得太宰治那个人一直是一个混蛋,不管是怎样的女子都能够被他轻易地,甚至是自投罗网的圈进怀里。他确确实实的觉得太宰治不去做一个牛郎有些可惜了。

不得不否认的,欺骗女人也是他们工作中十分重要的一环。太宰治也曾经嘲笑过自己不会哄女人,那样只会让女性越陷越深。他至今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对待女性的方法从古至今都是那样不是吗?并非只是对她们温柔就能俘获芳心,但是这是最最基础的方法,尊重她们,了解她们。

所以中原你才会没有女人缘。

这是他们还小的时候,太宰治刚刚依靠在舞会上从大小姐口中套出重要情报之后的一段交谈。

女性啊,她们看上的是能够填补自身空缺的东西,中也,你也是。

简直是满口胡言。

中原中也把那个酒杯重重的放在了黑色的大理石的桌面上,与此同时的酒保把新的鸡尾酒推到了自己的面前,那杯蓝色的东西透着荧光,杯口的薄荷叶绿地青翠,叶面上甚至还有些水珠,看上去就好像是刚刚从冷藏库里面拿出来的。

中原中也把那杯蓝色的东西往自己的左边推了推,那个女人倒也不拒绝,只是终于转过头来看中原中也,可惜的是中原中也把自己那张完全可以和太宰治匹敌的蓝藏进了自己的两个臂弯里。只留下一头罕见的发色在外面,他的鼻尖贴住了大理石的桌面,冰凉的触感多少让他回复了一点点神志。

所以他到底是为什么会和太宰治搞到一起去?

他不合时宜的想起这件极富哲理性的问题,他们两个被称作双黑的时日早就过去了,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沉浸酒吧,虽然还没有到能够进酒吧的年龄但是依旧大大咧咧的和太宰治一起穿着黑色的外套抛进了那种地方,美其名曰收保护费,实际上是去找人的。意外的是红叶大姐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她喜欢午后坐在自己的房间的榻榻米上晒晒太阳喝喝茶也喜欢深夜往外跑。

那天似乎是红叶大姐恋人的忌日,他们两个在一个小酒吧里面找到了身着红色千鸟纹衣裳的尾崎红叶,那个人面前摆着两个杯子。她叫太宰坐下,让中原中也去楼上的小房间里面取自己的包。里面还装着下一次任务的重要情报。

中原中也十分听话的上了楼,他经过几个房间,里面无一不传出一些少儿不宜的声响,又或者酩酊大醉的醉汉的哭喊,多数喊的是自己的恋人或者咒骂商业劲敌。中原中也忽然觉得酒吧似乎是一个好地方,他走到最深处,那个房间的门开着,里面赶紧的很,但是网浴室里看去,他才发现那里放着一些日常需要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几根簪子和一个锋利的,沾着一点点红色的剃刀。浴缸里还留有水渍,明显不是泡澡留下的那种水渍。

或许在他们所不知道的时候尾崎红叶想过自我了结。

他最终是没有告诉尾崎红叶他知道了这件事情,又或者红叶觉得让自己知道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件坏事。总之红叶走了,留下两杯香槟和太宰。那个一脸阴沉的搭档就死死的盯着那杯黄色的香槟酒一动不动。

中原中也自然是上去第一句就问是不是付过钱了,太宰茫然的点点头。中原中也不知道红叶姐说了什么让平日里的祸害这么一愣一愣的。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迷迷糊糊鬼使神差的拿起那杯香槟喝了一口就把人拽出门去了。

“中也。”太宰叫他,停在了一个路灯下面, 蛾子扑棱着翅膀撒下一点磷粉闪闪发亮,“你讨厌我吗?”

中原中也不假思索,头也不回斩钉截铁,反正一切表示果断的形容词都可以往上堆砌,他说对,我讨厌你。

至今他都能回忆起当时的样子。那天晚上有点阴,他手里拎着一个铁皮箱子里面放着情报,两个穿着黑衣服的小孩就站在路等下面,那个唯一的光线下面,他被蛮狠地扭转过来,甚至以为自己的脖子要被拧断了,好在太宰手下还是有分寸的,他觉得自己的脸颊上有声温暖的东西贴上来,然后又贴在耳边,他没听清楚太宰说了什么,只是那只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让他觉得有点可怕。他及时的反应过来,伸出手抓住了太宰治的另一只手,那只握着短刀正挥舞下来的手。

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太宰似乎是和自己说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彼岸。

结局是中原中也把太宰按在地上打了一顿,只打了几分钟,他就停下手,骑在他的身上说自己看见了那个房间里面的剃刀。

太宰治点了点头。他明显是知道尾崎红叶曾经想做的事情,不过最终那天谁都没有死成。现在想来当时的太宰治很可能是单纯的一时兴起,然后认真的想要把自己拉进黄泉。不过就太宰治那种命,估计到了黄泉也没人敢收他。毕竟有谁愿意去收容一个看上去有些神经兮兮的男孩。

那个女人又点了一杯什么,她把自己手里的那杯蓝色饮料喝完之后就潇洒的离开了,这时候中原中也才注意到那个人似乎是刚失恋的样子,眼角的妆有些花,包里放着的是一个被揉皱了的纸袋子,好看的天蓝色花朵皱巴巴的,看上去有点可怜。

现在能见到这种女性也算得上是幸运了。说道女人他又要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个太宰治。所有女人似乎都为他而狂,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太宰治不能接近,他太过于危险,所以没有人沉迷于他,更不会有谁同意与他殉情。意外的,中原中也知道所有和太宰交往过的女性的联系方式。貌似是太宰刻意的,他手机里的联络人中的第一个是一个已经过世了的人,第二是自己,第三是芥川。

那部手机是在他还在黑暗里面挣扎的时候用的那部。满是划痕,甚至还有烧焦的痕迹。那些惨烈的伤疤也真实的记录了他曾经的生活状态。

那些女人每每给自己打电话都是因为太宰治在她们的家里试图上吊或者割腕。中原中也自然是不会去救太宰治的,他只会说一句‘啊,是吗,等他死了再来联系我,我给他收尸。’最后还是需要他下了班去接太宰,把昏迷不轻的人送回家里。

“您是一个好人。”曾有人这么说,那时候自己的肩膀上还背着神志不清的太宰治。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自己大约是不太合适这份工作,但是他喜欢这里,没有人去救赎他,他也不想被救赎,阴暗的,刺激危险的生活是他所钟爱的东西。世间将这些人称之为疯子。中原中也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没什么好反驳的。

他的面前放上了一杯透明的液体,以及一份炸薯条。

他原本想要谢谢这位好心的酒保,一抬头,他几乎从椅子上弹起来。

一条青花鱼。穿着西装马甲打着领带手里摇晃着金属容器,圆滚滚的眼睛和一开一合的嘴看上去滑稽极了。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笑出来,一转头,原本安静的酒吧里充斥着这样的青花鱼。鳞片闪闪发光,尾鳍拍打着地面,每一条都好好的穿着衣服,流线型的身躯被好好的包裹起来。

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出现了幻觉,于是他慌慌张张的从口袋里掏出钱包然后冲出门去。

这真的是最糟糕的一次夜晚独酌了。他想,他一步踏出门去,倾盆大雨就掉下来,好像是看准了他出门的那一瞬间似的。他被劈头盖脸的雨滴打的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只好堵在店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灯红酒绿的街道打起一把把雨伞,雨点在塑胶的材质上弹开滑下落在地上,他的帽子明显不是那么合适在雨天佩戴,帽檐开始滴水,但是他还是站在雨里,活脱脱像是一个失恋了的男人。

忽然的有人打着雨水跑过来,把他一把推进小巷子里,那里有很窄的屋檐,沙色的大衣被打湿成一块深一块浅的颜色,太宰治不由分说的堵住中原中也的嘴,这下他看出去终于不是青花鱼而是人了。

来不及问太宰治为什么会在这里。太宰治抓着自己的肩膀急切的问,你带伞了吗?

中原中也摇头。

太宰治忽然笑起来,说太好了,我们感冒了再回去吧。

中原中也皱起眉来,没问他为什么,太宰治的行为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小时候的殉情也好,在女人那里的自杀也好,他不明白为什么都要和他中原中也搭上关系。当然这个不明白指的是几个月前。

“最后一个单身夜就被雨淋湿中也你也真是运气差到家了。”

中原中也不置可否,但是他不服气,于是他扔掉了手上的黑色皮手套抓着太宰治的衣领就是一顿亲。

——END

都感冒了就可以睡一起取暖了呀!



我听欢迎你们来和我挑刺的?要我企鹅号都可以呀?来找我玩嘛!

评论(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