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新旧双黑 校园PA 摸鱼

啊酥 @绿豆酥酥阖 说想看他们吃遍一条街


我结果还是没写出来那种吃遍一条街的爽感


于是乎变成了没有任何深度的撒糖






 中原中也把手中的啤酒瓶放下来并敲碎在桌面上的时候四溅的碎片映射出的是中岛敦以及芥川龙之介惊恐的眼神。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学长居然是这样可怕的人物。倒是罪魁祸首的太宰治一脸的淡定他接着小口喝着自己被子里的红酒兑雪碧。

事情的起因实际上也是挺简单的,他们四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学校的同一个宿舍同一个房间的舍友。要问为什么学长和学弟住一块那只能说是上天的安排让本来就只有两个人住的房间里来了两个可爱又聪明的学弟。这天正好结束了最后一门考试,太宰治午睡之后醒过来发现空调已经被关掉了,打开手机一看百分之五十的电,上头那个小电池还没显示充电,他知道这一定是在最后一天寝室里没电了,于是他一下掀开被子爬起来掀起自己的遮光布和自己同学的布使劲的拍着中原中也的脸把人弄起来。

在中原中也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钻回去两三下爬下床又把自己的两个可爱学弟叫醒,也不管满地的外卖盒和复习资料以及在最下层的衣服。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谁都没心思来收拾这种杂乱的环境,反正也不会有人上来查寝了。

“太宰前辈?”芥川揉着眼睛爬起来的时候他的学长已经穿好了长风衣试图躲避中原中也的暴击。

“要不要出去吃小吃?”太宰指了指他们一起买的那个小挂钟指针不偏不倚的指着六这个数字上下对称。

“妈的青花鱼你先把我的钱包还给我!”中原中也跳起来可惜只能够到太宰的头,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用扣篮的姿势拍了下去。

夜晚的小吃街可以说的上是人山人海,这四个衣冠楚楚的学生在人群中穿梭,太宰给中岛灌输着关于怎么在这种地方钓妹子的方法,说来说去还是四个字,主要看脸,敦也没办法反驳,只是用余光去看自己身后的中原和芥川,那两个人似乎是在对答案,他立刻就把视线转了回来,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前辈手中已经那这两串烤羊肉串,一串叼在自己嘴里一串塞进中原手里,中原中也没好气的从自己口袋里抽出纸巾递给太宰,自己也拿一张包好那根串着肉块的竹签底部。两个人动作行云流水无缝衔接看的中岛敦差点没把自己手里的五十元硬币掉在地上,服务员的妹子大概也是看惯了这种事情早就已经练就了除了吃的啥都不看的神技,她迅速的送出一个抹茶冰激凌。中岛敦看了看那个墨绿色还是有些皱眉头,芥川倒是一点都不介意的凑过来一口吃掉了冰激凌上头拉出来的那个尖角。

“中也你第四道题做错了哦。”太宰治手里拿着刚吃完的竹签到处找垃圾桶,“你少了个负号。”

“哦,是谁在做VB的时候写错命令的?” 中原不紧不慢的把手里的竹签扔进了奶茶店的垃圾桶里顺带站在高一级的台阶上给了太宰治一个白眼。他掏出钱包来,里面有两张好看的优惠券,太宰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弄到这个的,他也不像是小女生那样会经常出来喝奶茶,难不成是问芥川要来的?

这个时候他回过头,看见的是站在自己身后看菜单的中岛敦和芥川两个人,他们俩的身高比自己低一点点,但是站在这种地方还是有些吃力的歪过头来看着挂在上面的菜单,两个人迅速决定好一人一杯红豆奶茶,中岛敦想要掏钱包的动作被芥川拦下来,那孩子从黑色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了那个敦送的白色零钱包,里面有两张优惠券,和中也的长得一模一样。

太宰迅速回过头,一杯冰凉的英式奶茶就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别看了,这上次芥川他们班请客时候得来的。”中原中也自己倒是没点喝的,只是把那杯东西给了太宰之后就乖乖的站在一边等着自己的后辈。

他也是一个护短的人。每每出了点什么事总是会去帮帮自己的室友,作业和报告上的问题先不谈,就连学校活动的时候都会帮着策划点什么,而他给出的理由是看着那俩的黑眼圈实在是心里难受。

殊不知这句话被中岛敦听了去,他立刻回头和芥川商量给他们的中原前辈买了个安眠熏香。毕竟他们前辈眼睛下面的那个黑眼圈看着也不太舒服。

这阵子那个熏香又被拿出来用了,四个人每天熬夜到一两点,中岛敦脸砸键盘的时候才让一寝室意识到他们似乎努力过头了?本来这四个人也算不上是家庭困难需要什么奖学金补助,只不过是好胜心让他们都没办法提前休息。于是太宰提出到了一点半就把那个劳什子熏香拿出来点上然后钻进被子里看书,睡着了就是睡着了。

这样的方法奏了效,四个人睡眠质量明显提高,就是中原总是抱怨每天早上起来觉得自己睡在了女生寝室。

太宰噗的一声笑出来,差点没把嘴里的奶茶一块喷到地上去,他说中也你不舍得用就早点说出来,现在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实在是没有意义。

中原中也飞起一脚,没踹着。太宰一把拉过自己的小学弟芥川挡在自己面前笑盈盈的,芥川一脸不知所措手里还拿着两杯带着点水珠的奶茶,眼神里透出的除了中原前辈你冷静点以外就只有太宰前辈你手劲太大了抓得我肩膀疼。

太宰一下也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抓的是敦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子,谁知道是芥川。他四处张望就是找不着那个白头发的孩子。还以为他是不是被人群冲散了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叫唤自己的名字。

他们最终在一家露天的海鲜大排档坐下来。中岛敦之前在这里打过工,给店主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这一条街上到处都是吃的,多数以女孩和情侣为主,他们四个一落座就觉得有不少眼光汇集过来。

中也和芥川都是皱起眉头来,中原中也还啧了一声。中岛敦完全不明情况置身事外,太宰治忙着抛媚眼没注意到中原的那盘花生往自己头上飞过来。

他们点了些啤酒,太宰从包里掏出私自夹带的红酒,芥川安静的喝着自己还没有喝完的奶茶看着坐在自己手边的前辈发酒疯。

中岛敦来不及抢救桌上的几盘虾,只来得及救下来一盆炒蛤蜊和蒜蓉蒸贝,系数倒进芥川盘子里,还好心的留了一份给那个喝着红酒兑雪碧装醉的太宰。

香味四溢,月亮高挂的时候落下水珠来,中也大喊着下雨了太宰反驳他那是空调水,只有中岛敦叫起来不是空调水是真下雨了赶紧回去收衣服。芥川把那个瞎闹腾的人按在椅子上说我收了你安心吃饭。

巧的是他们几个都没带伞,太宰摸了摸口袋还剩下几枚硬币看了看也够买两把花色一般的伞回来于是他挥挥手顺走正在照顾趴在桌子上撒酒疯中也的敦的钱包扬长而去,中原中也大概是真的喝多了他摇摇晃晃站起来手里挥舞着还剩一口的啤酒瓶扬言这次不拿下年级第一就让青花鱼上了。

芥川一边吐槽你这不是早就被上过了一边扶他去厕所清醒一下洗把脸。

被独自留下的中岛敦摸了摸裤子口袋,空荡荡,他冷笑一声叫来老板,那个高大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沓现金跑过来说今天这顿已经扣好了这是你这个月和上个月的工钱。

不知道看过自家前辈这种手法几回了中岛敦早就算好了这一天这一刻。他给老板收拾干净了这一桌才悠闲地拿着老板给的备用伞一手插在口袋里去找芥川和大概需要背回去的中原中也。

太宰治回到店里的时候才意识到人去楼空自己没带寝室钥匙,自己敲门他们几个大约是不开的。

被自己后辈摆了一道的感觉不太好呢太宰治先生。


——END

大概过两天再结束摸鱼?

评论(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