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DEAD PARADE】

今晚被群里太太炸成烟花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晚发出来


因为我已经神志不清







酒架上的瓶瓶罐罐虽称不上是琼浆玉液,但是芥川已经十分的珍视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这是自己那个被销毁的前辈留下来的遗物。

他们是人偶不能够拥有感情,他似乎是比较特殊一些,因为他并不是完完全全的人偶,他是一名客人,但是完全没有留下记忆于是乎便被那个被称作花开爷爷的人留下来当一个裁定者,做这件事情的时间长短他已经不记得,似乎是久到了他已经忘记自己是一个人类,但是又觉得自己能够继续这一件事情的时间已经快要结束。

“不能有感情啊,不觉得不公平吗?”

人偶的记忆会被定期清除,不然的话身体会跟不上负荷,芥川的记忆也是一样的,每每收到记忆的时候总是会一阵晕眩,这就是他和人偶不同的地方了吧。

“您需要等一会。”

芥川龙之介看着自己面前抱着一只小老虎的白发的中年男子不免有一些无奈,不是两个人一起来的情况可以说得上是少之又少,虽并非没有,但是这种事情处理起来总是会有一些困难。

“不需要等了,我知道的,我已经死了。”

他摆弄着那只小老虎的爪子,那只老虎的表现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只凶狠的肉食动物,只是瞪着那双大眼睛一直看着自己,芥川并不懂得动物的语言只能知道这只老虎似乎是对自己十分的感兴趣。

“让我去地狱吧,那里比较合适我。”他看了看就架子上的那些瓶瓶罐罐无端的来了一句你有没有喝过。

芥川的回答是摇头,他并不能够喝酒,第一次来这里被要求打下手的时候那个前辈就给自己调了一杯鸡尾酒,还没尝出味道自己就倒下了。自那之后也就没有再碰过酒杯。

这个回答似乎是戳中了什么感伤的点吧,那个人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就已经变得泪流盈眶。他张了张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抱歉而后又问自己是不是快乐。

“我们没有感情。”是的,他不能够有感情,芥川也可以选择将自己的灵魂重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这么做,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只是一直在这里坐着裁定者的工作,日复一日一刻不歇的工作,就好像是为了避免自己想起什么来,又好像是为了迎接什么的到来,芥川他记不起来,只是身体似乎是一直这么走过来的,也就由着自己这么做了。

“你们怎么定义幸福。”那个人把白色的老虎放在桌子上,它也就这么温顺的蹭过来在自己的边上趴下,“忘了自我介绍。”

芥川看着那个人眼角的皱纹变深扯开一个爽朗的不带一丝防备的笑容说,我叫中岛敦。

似曾相识的名字,芥川皱了皱眉,没有多说话,只是将自己的名字报出去。

是啊我知道,我知道的。

这是一个奇怪极了的客人,芥川这么想着,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什么,从芥川的角度看过去看不见他的嘴唇翕动的幅度只能隐隐约约的听见一些什么。

“带我到处走走吧龙之介。”

芥川停下手里给中岛敦调制鸡尾酒的动作抬起头看着那个中年的男子,白色的鬓发里夹杂着一撮黑色,看不出已经几岁了但是透露着一点风霜侵蚀的感觉,他依旧是那样笑着,只是不同的是不似之前那个自我介绍的时候的温和善良,现在这个笑容多了一点点戾气和看不透的什么。倒也不是因为他突然的叫了自己下面的名字,芥川只是无端的觉得这个并不是真正的中岛敦,而是另一个他所不认识的。

他们本来就不是互相认识的关系,可芥川依旧隐约的觉得他就应该这么叫自己。

就被传送过来的记忆来看,这个身着黑风衣的表面人畜无害的中岛敦死前是黑手党的一名干部,说不上阴险狡诈,但就凭借那张笑脸骗过了无数敌人,只需要褪下那一身黑色的风衣露出里面的背带裤就能活脱脱的变成一个温和善良的大叔了,他能够手握机关枪带着那种爽朗的笑容站在血泊中问你是否需要带出一点遗言,却不能在自杀前在那个看不清名字的墓碑前做出一个笑容。

芥川只是点点头说好,我可以带你到处走走,但是我要取得同意,他不似他的前辈那样尊重死去的人,但是自杀确实并不太光彩。

中岛敦没有任何异议,自从来到这里就显得十分的冷静,好像是死了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到处走走的这个建议似乎也只是为了引出下一步的一个小小的序幕。芥川并不在意这种小的细节,他并不是羸弱的角色他也已经没有死亡的概念了。就算是在现在被他从背后捅上一刀也就只是有一些痛觉罢了。

“愿意听我说说话吗?”中岛敦在离开这间酒吧的时候忽然这么问,当芥川走出来的时候他似乎还悄悄的比了比两个人的身高,芥川比中岛敦矮上了一个头,虽然芥川觉得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似乎是坐在吧台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是不是要带出一些话题的样子,只是现在走起来之后才真正找到理由和自己聊天了。

芥川看着那个人,他把脱下来的风衣重新穿上,那件风衣的领子很大,几乎能够遮住中岛敦的半张脸。然而衣服的下摆只能勉强的到中岛敦的腿弯的地方,里面露出来的那根皮带晃晃荡荡的垂在那里时不时地敲击中岛敦露出来的那截脚踝。

那件衣服似乎应该再长上一些?芥川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种感觉。只是无端的觉得听听他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话题转的似乎有些快,中岛敦没走出几步就问芥川你有爱人吗。

芥川摇摇头,中岛敦便稍稍弯下腰来凑到自己耳边说年轻人就应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啊,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的直不起腰来停在原地两只手插在风衣里面只是笑着。

庭院里的鸟被这种笑声惊飞了不少,那只白色的小老虎也跟了出来,看着自己的主人笑成这副模样晃着尾巴准备咬他的样子。

芥川从他口中听闻了一对十分奇怪的人。

那人从孤儿院长大,而后因为孤儿院经营不善的理由被驱逐出去,那家孤儿院对她并不算得上是很好,然而这个人依旧以那所孤儿院为家,他在扭曲的环境中成长却依旧奇迹般的没有变成一个社会的污点甚至在看见有人跳河的时候拖着饿虚脱了的身体下去救人。

 “然而那个人实际上是在自杀啊。”

“真遗憾。”芥川回答,他们坐在树荫底下,中岛敦变魔术般的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支玫瑰递给他,“这种事情不应该对着一位淑女?”

“现在只有你我,我能够送出这最后一支玫瑰的对象只有你了,是否愿意赏脸?”

那个救起自杀者的男孩就这么被带进了一所侦探社顺理成章的被收养开始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是这生活并没有持续很久,从孤儿院出来的中岛敦很快就遇到了一个强劲的敌人,刚见面没多久,那个人就用他的方法将中岛敦的脚切下来了。

“那个人很漂亮啊,到现在我也这么认为。”中岛敦紧了紧那件对于他来说稍稍有些小了的风衣,“只是他身体不太好,我一直很担心是不是哪一天他会因病而死。”

就中岛敦的口气,芥川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绝对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他们之间似乎更加亲密,更加熟悉。

中岛敦在那之后经历了不少,被那个人贯穿身体,甚至刺中心脏,即便如此中岛敦也没有早早的就来到这里报道。他似乎就是这种体质,强韧有力让人心疼。

“他大概是嫉妒我的,同样出自淤泥我却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中岛敦和那个人的关系一度僵化直到他们被强制一起行动,似乎是有人威胁到了他们生活的城市的安全,中岛敦又背负上了不知名的秘密,那个曾经想尽办法杀死他的男人便被叫来和中岛敦组队。

“那时候我们两个见面就吵架,我恨不得躲得他远远的,他恨不得将我的头砍下来,但是你想啊,我虽然能够随时随地回血,但是头被砍下来还能长回来的也太可怕了吧?”

芥川点点头,阳光斑斑驳驳的照在地上,他的手心里也落上一小片,树叶被风吹的一晃一晃的芥川也就伸手去试图抓住那一小片阳光,无果之后他又抬头去看坐在边上的中岛敦,那人的嘴角翘起来带出一点皱纹露出嘴唇里面包裹着的虎牙,芥川侧着头盯着那张脸看着蝴蝶堪堪擦过那人头顶的样子。

中岛敦看着芥川的样子就噗的一声笑出来说你和他可真不像。

芥川感到生气,那种由心底而生的感情突然就这么涌上来,他随手抓起地上的落叶往那个黑手党的干部身上撒,后者也不甘示弱的抓起地上落着的不知名的果实扔在芥川的身上。他猝不及防,想要抓起手边的东西保护自己,只是在那之前自己的能力被发动了,就像是下意识的为了保护自己并反抗什么那样,白色的衬衫下摆延伸出来白色的触手就这么将中岛敦扔过来的东西全部吞噬进去。

“啊啊,现在是这样啊。”中岛敦不气不恼只是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并试图伸手去碰那个冒出来的白兽,“真是不如当年了啊。”不论你我。

就像是遇见了老友那般,他一点也不害怕甚至伸手揉了揉那个白色的野兽。那只白老虎也凑过来蹦蹦跳跳的试图做些什么。

“之后你们二位没有在一起吗。”

“不啊,在一起了。”中岛敦就像是炫耀宝石的夫人小姐那般从自己衬衫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斑驳的照片来,四个角已经卷了起来,照片上的颜色也已经快要被磨光了,似乎是被火烧过,边缘和表面有一些焦痕,“已经看不出样子了吧,但是啊,拿在手里的时候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那张脸啊。”倔强不可一世,透着些清冷气息的面部轮廓实际上内里是一个爱闹别扭的小孩子。甚至可能因为自己抢了他的一口无花果生气。

芥川觉得他似乎是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碍。

事情发展的飞速,他们迷迷茫茫的确定关系之后也就这么各过各的生活,中岛敦给自己的前辈在侦探社打下手那个人在黑手党杀人放火,有时候在路上遇见了就大吵一架,每每以为要分手的时候却又一起回到家不约而同的买了布丁和茶泡饭。冬天到了就睡一起,夏天就分开睡,谁受了点伤就嘲讽两句然后满脸不情愿的帮忙包扎。

“他啊,爱闹别扭,总是因为他以前的导师多夸了我几句就生气,但是吧,又不舍得戳坏我仅有的几件衣服,于是只能把我按在地上打脸。”

“那可真是悲惨啊中岛敦先生。”

芥川有些坏心思的加上了先生两个字。谁知道中岛敦一下子看上去不开心了,他把芥川按在地上,说别那么叫我,别那么叫我。

他重复了两遍然后俯下身来抱住了那个只穿着白色衬衫的人,“他走得很突然,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是我那天回到家就看见他难得的睡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安静得很,既没有被我开门的声音吵醒也没有闻到红豆鲷鱼烧的味道醒过来,那天是冬天,很冷,他没开空调,你知道的从以前开始他就节俭,我走过去,发现他就这么闭着眼睛,马克杯里的热巧克力洒在地上还在冒热气。”芥川觉得现在这个原本在黑手党里威风凛凛的人在自己面前只是一直没了利爪的老虎,瑟瑟发抖寻求帮助。

他看到了中岛敦之前的记忆,在大本营毫不犹豫的开枪打死自己的部下,战场上轻而易举的将敌人的头颅拧下来扔在一边,化身成虎的他立于尸体上哀嚎,凄凉无助。

芥川默默的画了一个十字。中岛敦依旧将双手撑在自己的耳边他的刘海垂下来形成一片阴影看不清表情。

“他还没等仇家找上门来,还没等他的妹妹结婚就这么走了。”

大概是下雨了,芥川想,他伸出手抱住了那个脆弱的男人。

“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中岛敦笑起来,说是啊,你看我都被淋湿了。

之后呢?中岛敦把恋人埋在了墓园里,一片紫阳花下面,芥川看见的那个墓碑下面其实什么都没有,那个是中岛敦给自己留的地方,他不愿意和自己的恋人葬在一起,因为他知道那样做的话恋人一定会生气的,责备自己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为什么不成家,又为什么加入了黑手党杀虐无数。

“他大概是把我当做了太阳吧。”中岛敦重新坐在吧台前面,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我不能让他看见我这样子,他生气虽然也好看却会很伤身体。”

芥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味地点头。

“这件衣服给你吧,我是时间走了。”

芥川看着中岛敦走进右边的那间电梯,下行的。

“你等一下。”中岛敦忽然按住了电梯门,虽然那实际上没有什么用,“把那件衣服穿上吧,万一不合身可就糟糕了。”

怎么会不合身呢?芥川想,他好像很熟悉这件衣服似得,于是他两手一伸将那间大衣穿在了自己的身上整了整衣领将双手插在口袋里,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本应该消失殆尽的东西回到了自己身边,他觉得莫名的安全。

“很合适,谢谢您。”

“啊,是啊,不管看几次都觉得你很合适它,最后一个任性的要求。”中岛敦在即将合上的电梯后面笑着说,叫我的名字。


——END

我终于在摸鱼几天之后交出了党费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