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太中 【评价他人(上)】

魔都高考卷

阿酥我的

文力大概回来了

阿酥我的

总。。总之食用愉快?

可能有太宰视角暂时写个上










太宰治是一个足够让人骂上三天三夜的男人。

中原中也从鼻子里出气,这么和中岛敦说,先不论为什么中原会和这个人在一起这件事情,总之先说为什么中原中也这么评论太宰治吧。

太宰治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认识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见到过太宰治做好事,但是啊那些好事到最后都会变成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要说这是主角光环吧,中原中也绝对是不相信的,与其说是主角光环不如说是这个人观察能力太强了。现在跑去做一个侦探也算得上是物得其所吧,就是真的解决了多少事件这种事情中原中也并不想做评价。

太宰治曾经也和自己一起破过案,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那时候的太宰治还在黑手党做干部,整天脸上带着点伤和创可贴来和自己唠嗑,他总说中原啊你看看你怎么就长不高了呢,是不是牛顿的理论在你身上发生变质了呢?

中原中也皱着眉头从帽子底下看了太宰治一眼,那时候是秋天太阳好得不行他正坐在椅子上两条腿翘的老高用帽子遮着脸睡大头觉,听太宰这么一说中原中也就知道有问题,他的能力便是重力的控制,牛顿那家伙的学说怎么可能在自己身上有所作用?

于是他一抬手就是一个车钥匙砸在太宰治头上,你来找我总没什么好事说吧去哪。

太宰治这下开心了,他放下手里的那打报纸和里面夹着的不知道什么杂志一下扑到自己桌子前面把自己拉着就跑。

其结果?中原中也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酒耸了耸肩一眼都没给中岛敦,还能怎么样,好家伙把一整个地下赌场给赌亏了末了说诶老板你看我还没玩够要不你把这里卖给我我以后好来玩玩?

那可真是大胆。中岛敦想着吸了一口自己手里的橙汁眼神飘飘乎跑到了一边睡着的芥川身上去。中原中也倒是依旧喋喋不休的说。

那个赌场好像是哪个不听话小组织的地盘,事情由来倒也简单,就是一场有一点点目的的英雄救美,太宰治便是这么一个人,他可以为了一个自己看上的女人去摧毁一个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小组织,啊当然那个女的自然是太宰治的棋子之一,那时候的黑手党的智商基本都在太宰治的身上了,中原中也不太能看透他,只是知道太宰治估计又要有些什么动作了,至于是大是小和中原没有半毛钱关系。总而言之太宰治不是一个好人。

太宰治还是一个优秀的情人。

要说这个祸国殃民的好皮相没一两个情妇那么估计就连街边不谙世事的小孩子都不相信。中原中也记得清楚,当他某一天想要打开自家房门的时候听见里面传出来一些本不该有的声音。需要帮助太宰治澄清的是,那间屋子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共有的。倒也不是买不起房子,只是觉得这么住在一起比较方便森鸥外就大手一挥给了他们俩,一栋。中原中也不知道森欧外是不是出于别的目的才决定让他们俩住一块的,毕竟自己和太宰治不合的事实又不是只传了一天两天了。开门的手上上下下犹豫了半天最后中原中也在抬脚踹门和开门之间选择了愤然离去。他在附近的草坪上坐了整整一个晚上,最后清晨看见太宰治拦着那个看上去温婉儒雅的女子出门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去洗漱一下就该上班了,好死不死太宰治还在总部看见自己之后嘲笑了一番自己眼皮下面的黑眼圈。

妈的也不想想怪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止一次两次,中原中也也是学乖了的,心情不好就直接踹门进去说句你好,心情好的时候就踹门进去说我他恋人你可以滚了。

太宰治在第一次也被自己这样的突然袭击吓的直接萎了,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一只眼睛遮在绷带下面,另一只黑色的眼睛瞪得老大的挺腰的动作停在半当中直接就当场笑喷,那时候两个人都还只是刚成年的小伙子,手上沾满了鲜血和铜臭味。

再然后就不好玩了啊。

中岛敦抽了抽眼角看着那个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前辈慌慌张张招来酒保给他来了杯冰水,谁知那个中原中也直接把水泼到了地上豪迈的来了句给我一整瓶伏特加。

完了完了真的醉的不轻。中岛敦思索着是不是带芥川溜了再说免得到时候自己和这家酒吧一块被活埋。

自那之后太宰治就完完全全的接受了他实际上是在偷情的设定,总是在中原中也冲进来之后说这人就快进棺材了你别理他我们继续。

太宰治还是一个残忍的人。

中原中也没有醉,他很清楚的记得所有事情,自己今天本来是和芥川出来喝酒的谁知道芥川这小子还没喝一口就倒在桌子上了,自己正准备掏手机叫樋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口路过了四处张望的人虎。再接下来的事情大概也就是自己借酒说胡话了,以前的事情被自己一件件从记忆的深处扒出来,它们就像是有强力吸盘的触手那样黏在自己的大脑皮层里面估计是一辈子都不会被忘掉的。自己是这样的,但是这不代表太宰治是这样的,他早就已经站在阳光下面了,中原中也并不是很想管他是不是被晒成人干或者见光死了,只是就太宰治那个没心没肺的性格,估计现在自己说什么也会被他敷衍过去了,从前那栋房子早就已经被买了现在是一对老夫老妻在住,只希望他们不会察觉那个隐秘的地下室入口,毕竟那个里面大概还留着审讯过后的人的手骨,指不定还有太宰治那个混蛋的绷带呢。

“所以中原前辈是怎么看待太宰先生的?”

哈?这孩子是脑子秀逗了吗,自己一直就在评论太宰的人生,怎么现在又回过头来问自己怎么看待太宰的?

“一个人渣。”

中原中也嘴不饶人,心里的想法倒也不外乎说他人渣是对他太好这类。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关系远不止被称作双黑,但是他们的关系也没有亲密到别人想的那样,天天的你来我往变成了现在单方面的短信和电话轰炸,仅限于喝醉的时候,他自然是知道太宰治既不会回也不会看的,说不定自己早就被拉到黑名单里去了又或者那个青花鱼的手机早就已经换了号码。不然的话芥川想联系也不可能联系不到。只是万一真的被接起来了或者真的有短信回过来了,自己一定会尴尬得无地自容。他不想这样。

他们太熟悉彼此,也太过陌生。

谁都知道对方下一步要干什么,却永远不知道那个人下一秒会想什么。一切的事情都是有意义而无含义的。

中原中也掏出手机熟练地按下一串号码拨通又在对方接起来之前按掉转而去发短信,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最后把手机拍在桌上倒上冰水。

所有人都说自己酒品差,那是事实不否认,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就那么容易醉,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同样没办法让一个装醉的人醒过来,就算是一杯凉白开,中原中也也有本事给你喝出高级红酒的感觉来,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品位高雅为人嚣张,谁都不能改变他,当然太宰治也不能,想也别想。

人的一生不算长,黑手党的说不定更短点。太宰治从黑手党里出去了,那颗心倒是一直就没在这里过。你要问那颗心在哪,还用说吗?在地狱门前和那条三头犬玩呢。

“走了。”

中岛敦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就已经把自己兜里的钱拍在桌上拎着那瓶伏特加拿上自己的披风笔笔直的走出了店门。到现在中岛敦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醉没醉了。


中原中也是一个孤独的人,穷其一生都只是在试图躲避他爱的东西,或许就像是那个人说的那样,自己只是像条蛞蝓那样找自己已经失去的壳躲在里面度过余生。

太宰治或许是有试图把中原中也拽出来,但是最终也还是没有成功的吧。中岛敦这么想背起芥川的同时看了一眼酒吧的角落,那里空有一个高脚杯别的什么都没剩下。

是不是有谁在那里已经不是问题了,中原中也心里的那点东西,估计早就干枯了,现在剩下的只是一点点碎片罢了。


——TBC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