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关于恋爱】

我家光纤断了

不然会有两篇

我不会写文




教师敦 x 学生芥

字数反正过了两千五√




中岛敦从来不支持早恋,毕竟作为一个老师他对这种事情还是较为反对的,虽然他尊崇恋爱自由,问题是就他的职业上而言中岛敦并不能任由自己的学生随意的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因为那样的话他的工作会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芥川君,最近有什么困扰的事情吗?”

中岛敦拿着自己最得意的学生的成绩表微微皱起眉头,毕竟这个年级第一的孩子居然缺考了一整天。

芥川龙之介是一个少言寡语看上去足够有威慑力的孩子,有人传言说他和不好的帮派有交易,也有同事曾经警告过自己说遇见他之后最好直接掉头就走。这么说的是国木田老师,曾经被芥川的问题弄的晕头转向,所以暂时不列入考虑范围之内吧。毕竟就中岛敦自己接触下来的感觉而言,芥川龙之介只是一个比较内向的长相清秀的孩子罢了,至于为什么眉眼锐利,这件事情中岛敦并不准备做什么解释。

“……”芥川看了看自己的老师,那人比自己还要矮上两厘米,现在坐在位置上看上去更加的小一点,只不过那种来自老师的气场和威慑力对他来说还是致命一击。要对于自己缺考一整天的事情做出什么解释的话,一般人或许会选择撩起自己的袖子给自己的中岛老师看看自己手上的那一点点伤痕然后控诉说自己最喜欢的老师被一群不良学生评论为软弱无能,然后自己只是上去打了一架然后就这么耽误了一整天的考试。

芥川自然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他不是一般人,即便这么说也并不代表着他有什么显赫的身世或者家里多么的有钱,正是因为真正的原因完全相反,所以芥川只能咬紧了下唇什么都不说只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一个等待听从发落的犯人那样。

中岛敦也很是头疼,毕竟他也不想怪罪自己的学生,从老师的立场上来说中岛敦应该狠狠批评这个优等生没有来考试的事情并且问一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中岛敦更希望他能够和自己的学生成为朋友,毕竟很多事情是不能和长辈说的,而朋友之间酒会显得十分的不同,即便是少言寡语的芥川应该也能多少说出些什么来。

然而芥川总不可能把自己的真心话一股脑的全部说出来。

芥川龙之介不赞成早恋,那是当然的,毕竟这和学生守则有所相悖,但是问题是现在芥川龙之介正在逐渐的坠入爱河,这个说法看上起夸大了,而实时便是如此又有什么可以狡辩和辩护的。如果站在法庭上,芥川龙之介敢肯定自己绝对是一个被定下死罪的犯罪者,罪名便是爱上自己的老师。

这件事情说来也挺简单的,芥川本就是一个孤儿院出生的孩子,平日里做事谨慎,眼神里触触带了点刺,看谁都觉得有点不顺眼,当然这是指一开始的时候,刚从孤儿院出来的孩子怎么说都算得上是没怎么见过世面吧,对谁都有点敌意也算得上是情理之中,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芥川变得机灵起来,只不过有些为时已晚,那时候他已经变成了高中两年级,他脸色不好的事情在全校中都传开来了,没有谁愿意接近这个每每都是年级第一的优等生,谁会想被那传说中的和奇怪组织有所关联的人接下一个两个梁子。谁都不想被突如其来背后捅一刀,于是当芥川准备去和别人交朋友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除了自己的妹妹和那个副班长的樋口就没了别人。

当芥川迷迷糊糊升上两年级的时候他却听闻自己的班主任要换人,原本这件事情也不算什么世界新闻,只是一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情。谁知道哪个老师一走进来芥川差点没把桌子掀起来。

他自然是认识这个人,和自己同样出生于孤儿院,年年回来看看孤儿院里的小孩子,自己只是听说他读的师大,谁知道他是一个高中老师?

可是请不要误会,这件事情并没有让芥川坠入爱河,而是让芥川深深的开始厌恶这个中岛敦,那个人开朗明亮,一点都不像是自己,分明是都出生于孤儿院,应该说这种感情是一种嫉妒。

当然他自然是没有少刁难这个班主任,一直刁难到高二的下半学期才戛然而止,理由?那是因为他看见了中岛敦在街角打架了。

那就像是一只白虎,白色的头发四处飞扬,眼神依旧那样无辜,只是招招凌厉,就像是从那种不干净的地方摸爬滚打练出来的手脚一般,那个时候芥川便想,他们错了,自己的同学都错了,自己才不是什么和奇怪组织有关系的学生,这个中岛敦才是。

当然的,他只是看了一会会就离开了,中岛敦沾着一点鼻血考虑怎么洗自己沾上了泥土的衬衫以及明天要给自己学生科普不要走小路的事情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一边看了一会的芥川同学。

芥川开始安静的观察自己的老师,他喜欢吃茶泡饭,平日里的装扮就是一身白衬衫加上意见背带裤,那条裤带还长的好几次都要把他自己绊倒了。

那段时间中岛敦还在想为什么芥川不刁难自己了,还以为芥川身上出了什么事情特地找了芥川来谈心,当然其结果是不了了之的,被芥川的一本练习书糊弄过去了,当时间已经变成了晚上六点钟的时候中岛敦乐呵呵的合上那本被做完的练习书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讲最重要的事情就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我请你吧。”

芥川先站起来这么对自己的老师说。

中岛敦自然是不愿意的。哪有让自己的学生请自己的份?这件事说出去可不是要被晶子老师笑个半天了。

最后两个人并没有在什么甜品店或者和食店坐下来而是进了一家家庭餐馆,中岛敦面前放着汉堡肉,芥川面前的就是咖喱了。

一直到最后中岛敦都没有问出为什么芥川会突然间停止了对自己的恶作剧。

然后时隔一年,他们两个又一次坐在了这里,作为两个友人坐在了一样的位置,餐厅的菜单倒是丰富了不少,就是芥川还是一样的少言寡语,中岛敦依旧不知道拿芥川怎么办。

“老师你怎么看待早恋。”最终还是芥川先开的口。

中岛敦一下子被芥川问的噎住了。

事情又要回到最开头的问题了。中岛敦不支持早恋,但是还有一个转折没有说出口,他没有说过自己恋爱不可以,要说当然也是当然的,毕竟中岛敦已经成年了,他是一个有体面工作的人虽然依旧十分的节俭。

“芥川君你有喜欢的人了吗?”中岛敦的脑子里满是如果这孩子是因为谈恋爱去了那么他会坚决反对这件事情的,中岛敦的这个决心下了三分钟还是没能下定,毕竟对方还是个孩子,对自己来说是这样的。

要说中岛敦对于芥川的印象应该就是个好学生了吧,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比如说乖巧可爱,但是之前在回忆自己的班级学生的时候中岛敦忽然发现自己对于芥川的印象多数处于偏向女性的形容方法了,这件事并非不好,只是不知为何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这并不代表中岛敦不认为芥川帅气英俊,只不过这几个形容词似乎在芥川身上就变得一点也不冲突了而已。

什么时候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中岛敦没有深入思考,毕竟芥川只是自己的一个学生,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他也没有胆量更进一步。

需要事先声明的是中岛敦没有师生恋的倾向,只不过是喜欢的人正好是自己的学生罢了。这种有些牵强的解释似乎并不能为他辩解什么,但是至少足够中岛敦把这件事暂时的付之东流,你要认真的问他说你什么时候看上芥川这孩子的,那么中岛敦会给你的回复应该就是他在恶作剧的时候吧,就那么一个优秀的学生天天给你出难题,还不解开就不愿意放过你活像个粘人的孩子。回到班级却又威风凛凛的像个小狮子一样的统领那个事实上并不怎么亲近他的班级,中岛敦看着看着就觉得心率不齐了。

以前是谁说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中岛敦坚决不同意这个观点了。

爱情来的太快,中岛敦觉得自己被龙卷风吹飞了,只不过现在芥川的一个点头把自己拖回了地上。

他咬了咬自己面前的柠檬茶的吸管一双金色的眼睛看着一口一口吃着咖喱饭的芥川,终于是下定决心。

“你要不要在我家复习?”

中岛敦这么自我安慰着,毕竟芥川临近考试,总不能放任他一直这么缺考。放在自己身边也算得上是一种安慰和负责吧。他绝不否认自己有别的目的。

芥川龙之介也就这么一愣,在半路上的咖喱饭掉回盘子里的同时他狠狠的点头。

中岛敦挺开心的就拿出自己的钱包给芥川又点了份红豆芭菲。

之后两个人的生活也算得上是两点一线,中岛敦也有问过芥川说你不回家不要紧吗?芥川的回答是自己的妹妹能够照顾好自己,不回家不要紧。

芥川也就这么带着一颗有些忐忑的心从顺如流的住进了自己意中人的家里。

好在两个人生活也算得上是简单,早上中岛敦爬起来给有点低血糖的芥川做早饭,晚上芥川给晚一点回家的中岛敦做晚饭,至于午饭直接在食堂解决,中岛敦会提醒芥川去洗澡,而芥川则是提醒中岛敦记得关灯。

晚上就是两个人窝在已经有那么一点过了使用时间的被炉里进行复习。

久而久之他们两个的关系变得亲密了一点,这一点还仅仅是细微的体现在了互相之间的称呼上面。

当称呼好不容易变成芥川和敦的时候樱花飞舞,芥川作为学子步入考场,中岛敦作为班主任守在门口。

“所以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芥川你喜欢谁啊。”

中岛敦对着走出考场的芥川说,余光瞟见了那人衣襟上的第二颗纽扣早就已经不见了影子有些失望的这么说着。

芥川则是一言不发的跟在比自己矮一点点的老师身边,他说我不想拍毕业照,中岛敦不可置否说我也不想。

两个人也就顺路拐进了一个路边的那家家庭餐馆。

我明天就搬出去。芥川点了一份茶泡饭这么说。

是吗,要我帮忙吗?中岛敦指了指菜单上的小豆汤。

芥川龙之介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往嘴里塞那碗茶泡饭。

中岛敦说不出口,芥川也是。或许从他人眼里看起来这两个年龄看上去相仿的人有些奇怪,为什么一边吃饭一边往碗里掉眼泪。认识他们的同学或许会说那是因为这两个人是一对感情挺好的师生。


“我也有喜欢的人。”中岛敦说。他看见芥川拿起至今擦了擦嘴,眼角还有些发红,依旧是那副一言不发的样子。

“记得关灯。”

“记得洗澡。”

最后的两个人还是需要分道扬镳。


“所以结果这是一个悲剧吗?”

樋口给自己的学妹镜花翻了一个白眼,说你没看见那个白乎乎的家伙每天都骑着那辆破自行车脖子上挂着那颗纽扣来接你芥川前辈吗?

镜花往窗外看了一眼,雪花飘满天,芥川脖子上那根长的不可思议的围巾有一半在中岛敦的脖子上。

“我觉得我们需要去买点狗粮。”

樋口看了看自己眼前的报告抽了抽眼角。


——END

评论(1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