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双向】

我写成这样完全是因为我的室友


我要换寝室她们有毒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提到她们


因为我不好意思谈论我这篇难以下咽的文


谢谢你们不打我这个渣渣。。。







中原中也在试图给太宰治交往过的每个女人发短信,哦当然还有男人们,告诉她们太宰治实际上是一个十足的大蠢蛋。理由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太宰治在下楼的时候把自己的腿给摔断了。要是再补充的详细一点的话那就是太宰治在早上起床下楼准备和中原中也一起出门的时候脚下一滑从楼梯上摔下来骨折了。

中原中也从来不知道太宰治是这么一个脆弱的人,他也有试图将这个强行霸占了自己房子的男人送去侦探社给那个医生治疗,然而太宰治挣扎的厉害一下滚到在地上说我不去我不去,中原中也发现自己是越发的讨厌太宰治了。当然其中的理由并不除去因为他认为太宰治在进入武装侦探社之后太闲了。

是啊都快成咸鱼了怎么会不脆弱?

现在的中原中也站在花店的门前拿着没电了的手机想着自己是不是要进去买一束小白菊送给那个在医院里面打石膏的太宰治。他在门口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双手插在口袋里面走了,太宰治不需要这种东西,至少自己不会给他这种东西的,毕竟那个自杀狂魔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了。

走进候诊室,中眼中也一眼就看见了在椅子上坐着的太宰治,太宰治也一眼就看见了中原中也,然后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来到中原中也的身边四处看了看甚至弯下腰从下往上的看着中原。

冒出来的头一句话就是礼物呢。

中原中也差点没一脚把他的右腿也踢断了。他在一次打定主意要现在就撂下太宰治回家给手机充电然后群发短信,当然还要加上太宰治现在的住址。中原中也掉头就走,只剩下太宰治在他身后嚷嚷说中也中也你等等我。

要是形容现在这两个人的状态应该就是一方非自愿同居,虽然这种情形已经持续了七年之久。他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交的女友男友也不在少数,太宰治交一个甩一个,中原中也呢?上完给钱拍屁股走人。他们两个互相不干涉对方的私生活但是又对对方的私生活了如指掌的,这种生活状态在大约四年前就结束了,要是有人问这不就是才刚刚过了一年就结束了这种生活?那是当然的,这房子是中原中也的,每天听见隔壁的聊得天昏地暗的声音当然不好受。问题是结束这种生活的人是太宰治,某一天中原中也发现自己的前搭档兼前男友正坐在沙发上发疯。

这个发疯指的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不开灯也不开电视就抱着中原中也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蛞蝓抱枕坐在那里。中原中也回到家一身酒气的打开灯看见太宰治被吓的差点没背过气去,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问太宰治说你发什么神经的时候太宰治就一格一格的回过头来看着中原中也,那双眼睛里面一片清明但是说出来的话让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是不是醉的要进棺材里。

从那天开始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就结束了之前糊里糊涂的各种恋爱开始了接下来的一段恋情。

他们俩的生活方式实际上还是没有变化的,不会互相渴求身体也会不阻止对方的‘外遇’所以中原中也到现在也不明白他们俩到底算是什么,感情上的伴侣?也不像啊。

最后他在路边招了辆车点上烟给了司机一张绿油油的钞票让他等着。他靠在出租车黑色的车门上慢悠悠的等太宰治一瘸一拐的出来好捉弄他,谁知道等了一根烟太宰治还是没出来。中原中也索性挥挥手让那个司机走自己进医院急诊室把那个多半是在和女人商量殉情的太宰治揪出来。

谁知道走进急诊室大门看见的就是太宰治一脸无辜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自己。

你终究还是回来找我。

中原中也斜了他一眼从身上掏出一张卡来了句要给你多少才愿意离开我的妹妹。

医院大厅的视线霎时集中在了太宰治的身上。太宰治这个男人倒也是爽快竖起一根手指,中原中也还在想他这次就这么爽快要点钱就愿意被自己打发走好好的跟着自己回家,谁知道太宰治接着来了句我要和你殉情,那样我就离开你的妹妹。

黑手党的干部同时一咂嘴给了黑手党前任干部一拳,正中那张帅气的脸。

这次大概是发了短信给那些前任他们也认不出太宰治这个人了吧。

在医院大厅的保安赶来之前中原中也就把太宰治拽起来往外走,也不管太宰治在后面叫嚷说我和你妹妹是真心相爱的你不能把我弄残了还打了我一拳依旧不让我和她结婚啊我可是你以后的妹夫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啊。

中原中也头也不回的反驳他说我妹妹那么有能力又漂亮怎么就会看上你这种花天酒地的人渣呢。

“但是我现在已经改过自新对她一心一意了啊!”

我怎么没看出来啊太宰治你现在终于是一心一意了吗?

“我上次还和她一起出去吃饭带她买衣服去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刷的是我的卡!”

“我带着她去了不少次高级餐馆她还点了红酒说要回来给哥哥你。”

中原中也额头冒出一个十字路口接口就说那次的红酒最后不是被你倒在人家行动目标的白裙子上然后你就撩妹去了吗。

太宰治扬唇一笑接着回忆以前的种种事迹。

外人对这两个人的评价那是各有千秋,先不说黑手党的路人,就单单认识他们两个的有点名气的人都会说你别去看那两个人保准你内心变得破破烂烂的跑回来喊救命。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自然是知道这个评价的,那时候两个人就相互对视一眼一人一句漆黑的小矮子绷带附属物的跑去披萨店吃晚饭,中也点了瓶红酒太宰治就把红酒倒在了中也的帽子里,太宰治点了酥皮浓汤中也就把那碗汤整个浇在他的头上。两个人打打闹闹结果还是没有吃到晚饭就回家还顺带赔了人家店里的各种东西。

那么晚饭怎么办呢?

中也好不容易拎着太宰回到家一路上逼逼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妹妹和各种各样的劣性以及太宰治半编造出来的恋爱故事。要说是半编造出来的那也是有理由的,毕竟那些事情多数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除了太宰治和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中原妹妹的恋情之外。他们从竹马竹马的时候回忆到太宰治离开黑手党最后直至现今。

“晚饭吃什么。”

太宰治还是抱着那个蛞蝓抱枕说着各种各样的事迹。

中原中也终于是到达了临界点。

“你他妈那么喜欢我妹妹的话那就去和她结婚啊?!别赖在我房子里吃白饭啊。”

太宰治对着揪着自己领口的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说但是你妹妹和你完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啊现在你妹妹抛下我一个人死了我怎么办?

好家伙合着自己就是一个遐想对象。中原中也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连着好几个你字像是炮弹一样的砸在舌头上半天出不来下一个字。

这里要澄清的是,中原中也喜欢太宰治。这个事实是板上定钉的,其实他自己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所以他会在自己的炮友面前说自己有一个前男友,但是那个前男友却有无数个前女友和前男友,自己还不算在内。

说到底中原中也还是不明白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他希望太宰治能够给自己一个痛快别把自己压在断头台上还一字一句的念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来,早点刀起头落不是挺好的,干什么这么拉扯着两个人谁都不好受呢?

太宰治看了一眼低着头满脸都是帽沿阴影的中原中也也只能叹口气。

“谁告诉你我把你肖想成你妹妹的。”

中原中也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巨大的蛞蝓抱枕往自己脸上贴。

“我是把你妹妹想成你啊中也,你干什么老是不愿意给我个台阶下偏要这么折磨我呢。”

太宰治低着头翘着自己的一条腿单手拦着那个呜呜挣扎的男人低头在他焦黄色的头发上蹭了蹭。

中原中也呢?被那个蛞蝓抱枕压的喘不过气来,好死不死太宰治这个混蛋用力单手压着自己背后根本挣脱不开。

“谁喜欢你谁是傻逼。”中原中也在被太宰治放开之后依旧抱紧了那个蛞蝓抱枕把对着自己的那面蹭了个湿淋淋。

 

事实上港黑和武侦最近都在传这俩人是不是七年之痒犯了怎么看都觉得对方不顺眼。

尾崎红叶以及太宰治的弟子们白了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眼顺便一刀把人捅了个透心凉然后拿了点狗粮填上。

那俩人度蜜月呢,七年之痒他们该带进棺材里去。

——END

评论(9)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