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温泉旅行】

希望舞太太的牙早点好起来。






当中岛敦提出要去温泉旅行的时候芥川事实上是惊讶的,他并不是惊讶于这个人会选择和自己一块出行而是惊讶于这个人居然是在商店街抽奖抽到的。

虽然用了点虎眼的特征,但是这也算是我自己的感官上的优势吧。

这完全就是作弊啊中岛敦。

芥川咳了两声就问他一共抽到了几个人的旅行资格,其回答是两个人。想来也是一般这种都会是两个人的名额,多数去商店街抽奖的不是一些常年去买菜抢便宜货的家庭主妇就是一些闲在家里没事干的人了,节省的不能在节省的中岛敦和自己能够抽一次也已经算得上是难得了。

“所以这周末龙之介有空吗?”

芥川看了眼日历,现在是隆冬,外头满是积雪,横滨是海边城市自然是比别的地方冷上不少,这是一种可以比喻为魔法攻击的冷,不过没有去过北海道的芥川并不知道那边的情形是不是比这里更加的严重一些就是了。

得到了自家恋人的首肯中岛敦自然是心里朵朵小花往外冒的,侦探社在这段时间放假,黑帮也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不识时务的来没事找事,世界各地都在准备过新年谁还有那闲情来管你今天是不是又近了批火药,毕竟商人也是要休息的啊。

打定了主意的中岛敦就在自家这个两层楼的小公寓里面到处翻找,翻箱倒柜找来找去结果只找到了一个小悠悠的自己用的行李箱,芥川的衣服根本就没有地方放。

这下是有一些困扰了的。芥川看了看那个虎头虎脑的家伙终于是停下了糟蹋家里整洁环境的行为打开门把手就要往外走,中岛敦看了倒是不愿意了,就拿着把透明的伞和手套跑过来说龙之介你要去哪里好歹穿厚一点。

芥川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白色的粗绒线衫,黑色的厚实牛仔裤,而后又给了中岛敦一记罗生门把人掀翻在地就着握着门把手半开着门的状态朝着对面喊樋口把你那个大的行李箱借我用用。

 

最后两个人还是找到了可以用的行李箱,不过其代价就是中岛敦被樋口小姐念叨了好久照顾好芥川不要让他只穿着一件衬衫和大衣就出门云云。

中岛敦自然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好歹相处了这么些年头,情侣的名号也不是空有一个头衔的。这两个人出门在外打打杀杀先不说就在家里也是会因为今天要穿厚一点明天要带伞这种小事吵起来的。

当他们两个站在古色古香的旅店门前的时候居然开始纠结是谁先进去这个问题了,芥川跟在中岛敦身后拿着当地的地图翻来翻去的看,眼见前面那个人拿着邀请券不敢进门就索性在他身后拿靴子踹了一脚他的膝窝。后者呢,躲闪不及一个重心不稳拉开那扇拉门就扑倒在了人前台小姐的面前,倒在地上的时候还不忘把行李箱护在自己身后。

“两个人,一间房。”

前台的人大概也是见多了这样的人掩嘴轻笑,穿着蓝色水珠纹样的浴衣咯咯笑起来迈开小步子说客人您跟着我来。也不去管还在地上躺着的中岛敦,门外还在下着暴雪,芥川也没有顺手带上门,任由那只不怕冷的厚皮老虎被吹成一个雪球。

北海道的气候倒是比横滨要来的好上那么一点,芥川提着行李箱走进那间房间的时候这么想着,房间的一角放着暖手用的火炉,暖气也开着,看上去似乎是有些多余了,但是对于芥川来说只能是一种更加令人心情愉快的装饰。

倒也不是没有人吐槽过自己的兴趣爱好似乎有一些偏向于老头老太了,至少中岛敦就有过这样的先例,当然其后果是打着打着就跑到了床上去。换做别人大概是已经被自己大卸八块喂给罗生门吃了吧。

“呜哇——龙之介你就那样把我扔在门口吗?”

中岛敦早就不似以前那样比芥川矮上两厘米,男性的生长发育期总是要晚上一些的,芥川已经停止长高的时候中岛敦到还有拔高的空间,而且这个拔高的空间到现在还没到头的样子。他把下巴搁在自己的肩头有些不开心的抱怨着,双手环着自己的腰把本就厚实的毛衣给勒得更紧了些。

“你头顶有雪。”芥川也就任着那只大型的猫科动物撒娇,反手去拍他头上的那些积雪。白色的头发稍有些湿了,别说芥川没有中岛敦健康,他还是会担心这个不注意各式各样事情的伴侣是不是会因为一不注意而感冒。

“龙之介龙之介,你看有浴衣哦?”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一样,中岛敦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指着在门上挂着的两件素色的浴衣,迈着步子跑过去一比发现两件衣服都差不多大但是芥川是正好,自己就不够穿了。

芥川倒也不说什么正正经经的跪在榻榻米上把那个行李箱子打开从里面找出不少日常用品之后从夹层里翻找出一件用巾着包好的意见衣服来反手甩给中岛敦。

倒也不是预见到中岛敦没有浴衣这件事,只是心血来潮。

芥川给自己找了一个完全不吃亏的借口,再说了这阵子省下来的电费不是一点两点,毕竟两个人在放假之前都忙了好一阵。好容易见一面不是因为这个就是因为那个只能匆匆往外赶。

“诶——这就是樋口说的那件吗?”

芥川一听这话倒是不高兴了起来,眼角一抽白色的罗生门就朝着中岛敦的脸上来了。后者手舞足蹈的到处乱躲,喊着龙之介你冷静,到时候被人看见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那是自然的,谁会想看见有人能够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来?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异能者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有异能者这样的存在的,万一不小心认出来现在下榻在这里的是通缉犯的芥川龙之介可怎么办?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啊人虎。万一这里住着个杀手你的头可值七十亿啊

现在也就在你手里有这个价钱了。

中岛敦不开心的啪的一下盘腿坐在地上和芥川耍小脾气。

说来到也奇怪,在常人眼里看上去,似乎是芥川更加会耍脾气一些,而事实上如果你真的这么说的是一定会遭到侦探社和黑帮的全体白眼附加各种各样的东西砸过来。

天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行走的闪光弹,中岛敦帮着芥川取暖买吃的,芥川就负责时不时给对方顺顺毛顺带赏他一个吻。

他俩出来旅游之前也不是没有问过镜花她们要不要代替他们两个去,得到的回复是三个在逛街的小姑娘一溜烟全部跑了,就剩下晶子和红叶两个人相视一笑说你们两就去吧难得放松一下心情也是很不错的。

中岛敦是一头雾水的,芥川倒是先一步红了脸快步拿着手里的热可可往家里走。

“要出门逛逛吗?”中岛敦穿着浴衣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的其结果是被芥川嗤之以鼻了。

要说不芥川也是不情不愿的,但是你要是首肯了,就穿着一件浴衣就往外跑这种天使实在是太过于强人所难,温泉周围的特产不少,现在又临近新年,芥川想要买的东西都已经在自己心里列出一张不短的清单来了,就是看着窗外缓缓飘落的细雪,芥川皱了皱眉捧着自己刚刚泡好的绿茶啄了一口安静的开始看起晚饭的菜单来。

中岛敦要说不知道自己恋人心里那些小事情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看着芥川那一脸纠结的样子就知道他在遗憾些什么事情了。

“明天应该是晴天,可以出去看看。”

“前提是你今天什么都不做。”

芥川看了看动作行云流水直接躺在自己腿上的中岛敦斜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菜单上的螃蟹点名道姓的说我要吃这个。

中岛敦愣了几秒就噗的一声笑了出阿里,前仰后合,他说龙之介啊龙之介,你都到这里了,还吃这个吗?横滨也有啊?

那你倒也是买一次给我吃吃啊。

菜单的书脊砸在了中岛敦的额头上敲出一个红印子来。中岛敦就停下来安静的透过芥川的手臂和那一侧的书页去看他的脸,从下巴哪里看过去芥川的样子多少会变得有些奇怪,伸手去摸他的下巴,中岛敦鼓起一边的脸颊想着怎么又瘦下来了,然后捏了捏自己的发现他没胖起来自己倒是胖了不少。

那也就是说明这个人是吃不胖的类型?

中岛敦想到这里又一次翘起嘴角学着前台姑娘的样子捂着嘴角咯咯笑起来。

芥川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爆栗。

要睡在这里就好好躺着,别搞什么幺蛾子出来。

幺蛾子?我可什么都没干啊,还是说龙之介你在期待什么?

芥川啪的一下打掉了那只伸进自己衣摆里来的手。

“不去泡温泉吗?”

“不了,我想看你穿浴衣的样子。”

“但是我想看龙之介你只裹着遮羞布的样子。”

 

或许太宰先生说的没错,某种意义上中岛敦比起自己优秀了。

——END

评论(10)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