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吐花病 黄玫瑰——②

芥川龙之介不见了。

当中岛敦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了将近大半个月。他睡了大半个月的床,冰箱里的无花果也没有人去动过了。

“是出任务了吗?”

曾经的中岛敦会这么想,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从遇见的樋口小姐那种带有杀意的眼神里面就能明白过来。那么芥川去了哪里?

中岛敦不知道,就用他的脑子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但是当他拿着蛋糕去求乱步先生的时候得到的也只是摆摆手的结果。

“你来晚了一步啊敦君。”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乱步先生平日里不会说这样的话,最多就是很麻烦不限做这件事情之类的,今天倒是冒出来一句不太一样的话,随后中岛敦抱着蛋糕去找镜花,那个姑娘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手里的蛋糕只是摇摇头。

“敦,你太迟钝了。”

“我当然知道这种事啊!”他把蛋糕摔在桌子上,原本样子好看极了的奶油蛋糕一下子垮下来,木头的茶桌上出现了一点爪痕,“我知道我脑子转不太过来所以来问你们的啊。”

然后很快的中岛敦又泄了气,一点点趴在桌子上,双膝着地一副生无可恋的颓废样。

但是啊但是啊,芥川他那么不会照顾自己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把人养胖了点现在又不见了,你不说是养的白菜被猪拱了吧现在是白菜自己开花不见了。

“你这不是挺清楚的吗?”与谢野开门回来了,看了看现场的惨状觉得一会国木田又该生气了就劝着敦赶紧跑。

“你们说太宰先生会不会知道?”

毕竟芥川那么喜欢太宰先生的,不论何时只要太宰先生出现了芥川的视线就会跟过去的,要说樋口是立派芥厨的话那么芥川就是立派的一个太宰厨了,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中岛敦就想把自己的恩人太宰治塞进油漆桶里让他染个色然后再扔给中原先生去嘲笑一番。

其实自己很嫉妒的,不得不承认的,自从和芥川一起住了之后自己开始介意的事情变的是越来越多,每天晚上深夜是不是芥川又开门回来忘了锁门,虽然大多数时候自己会翻个身继续睡过去,冰箱里的无花果是不是没了,今天自己买来吃的蜜柑是不是好好地连着垃圾袋一起处理掉了。

“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的吗?”太宰治回到侦探社的时候就看见所有人围着中岛敦一脸心疼和生无可恋,被称作笨蛋的后者则是看着自己手心里的花瓣出神,“怎么了?”

“这个是,黄玫瑰吧?”中岛敦歪歪头回想起大半个月前的芥川。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老长,地上花瓣快要铺成地毯,芥川缺还是在咳个不停。中岛敦犹豫了大半天只能冒出一句没事吧要不要喝水,还是给你去做红豆汤。

后者听了这话像是要笑于是他咳的更厉害了,一直到吐出一整支黄玫瑰为止终于是累了停下来了。

你让我休息一会,我什么都不要。

中岛敦对自己的同居对象经常是摸不着头脑的,这次也是一样,他脸色苍白,一看就不太好,但是这个身体问题又不能叫来与谢野医生,因为直觉告诉中岛敦这个病,与谢野没办法治。

然后中岛敦就很听话的走出了卧室门去了厨房做红豆汤,炉子上的红豆汤在果子狸咕噜咕噜的冒泡,中岛敦忽然想起了从前看到过的红豆沙的做法,于是想要尝试一下,他开口叫自己的同伴。

他说龙之介你想吃红豆汤圆吗?

回答他的是一声关门的声音。中岛敦回过头,房间里面一干二净,什么都没少,也什么都没多出来。

“芥川?”打开卧室门,再然后就是芥川消失了。

月光出奇的亮,风吹进来,这时候敦才想起来自己或许是没有关好窗,芥川怕冷咳嗽更严重的,他跪在床上陷在黄玫瑰的花丛里爬向窗子用力的拉上,吹进来的秋风把满屋子的花瓣都吹起来弄得像是什么隆重的仪式一样。

“所以芥川在哪?”中岛敦抓着太宰的手腕,那里的绷带都快渗出血来,“太宰先生的话会知道的吧?”

太宰治第十三次摇头,他知道,但是他不说,中岛敦也应该知道的,但是他没有说。很多事情是不能被承认的。就好比现在的人说着人人平等实际上阶级制度无处不在,世界上没有乌托邦,就连桃源乡都有可能是一片目的,寂寥荒芜,看似幸福却什么都没有的荒野。

日子还是那么一天一天的过,中岛敦还是那样的生活,大半夜的不关门也好在这种看上去有一些破烂的廉租房被人认为不会有什么财产在里面,也亏得这个地区治安好,中岛敦这个三好员工的工资是没有惨遭毒手,他还是住在那个房间里面,芥川没有回来他就睡床,每隔一段时间做两碗红豆汤当夜宵,定期检查冰箱里的无花果是不是少了或者有没有变质,只是每天早上多了个步骤就是给身上贴创可贴。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细小的划伤。终有一天自己得变得和太宰先生一模一样满身绷带吧?

他想起以前和芥川说过的要去买一套新的房子,于是他去了,他走了很多的房地产商,找了很多看上去很不错的房间,房价付得起坐标好,到处都是交通工具,冬暖夏凉,房间也够多。美滋滋的把自己看中的房间的样板图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总有一天晚上芥川匆匆回来的时候能够看到的。

他这么想,在沙发上睡着。

然后他看见芥川回来了。

龙之介。中岛敦这么喊他,那个黑色的人影顿了顿然后歪了歪头就好像是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一样,龙之介,我来接你回家。

芥川的影子顿了顿然后弯腰坐在地上,他开口,嘴的那块地方列了个口子透出背后鲜红鲜红的背景。

别在这里浪费时间,我给你看着回去的路,赶紧走,再不走你炉子上的茶泡饭就该白煮了。

中岛突然醒过来说,好那我回去,你一会也要快点回来哦?

芥川没有说话,只是又歪了歪头带点白色的鬓发耷拉在脸颊上。

中岛敦死命的往回跑,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要追上来了,不跑的话就要找不到芥川了,但是很奇怪啊明明刚刚就见到他了,为什么还会觉得找不到了呢?

中岛敦想不明白,只是一味的逃跑,一直到最后变成一只白虎跳下悬崖落进一片黄色的花海。

中岛敦醒了。没有什么东西在追他,炉子上的茶泡饭似乎已经糊了,倒是花海有一片,他看了看卧室的房门关得好好的,自己身下的一大片黄玫瑰哪里来的?

我好像是喜欢龙之介的。中岛敦得出结论,捂着嘴咳了两声,然后就去关了炉子找水喝。

那就更要找到他了,至于怎么样告白另做打算吧?

中岛敦心理甜蜜蜜美滋滋的哼唱着不知道是哪一首歌的调调,在新的那碗茶泡饭上面撒了两片黄色的玫瑰花瓣。

 

中岛敦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他的人了,只是那间廉租房还是开着门,没有人敢去,有人说那里晚上就会出没很可怕的东西。

芥川龙之介不见了。哪里都找不到他的人了,只是贴在各处的那张通缉海报还是那样的清晰明了,有人说他或许是出国了吧。

太宰治撑着把伞走在湿滑的递上,皮鞋踩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溅起一片片小小的涟漪。

“真是作孽。”

或许有人奇怪为什么墓地里面会有人在黄玫瑰的花丛边上放下小白菊的花束。也没人明白为什么这丛黄玫瑰都缠在没有刻字的墓碑上了却没有人管。

 

当人们开始爱上一些什么的时候他们才真正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对于某些人来说他没有去爱过谁,这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不懂爱不敢爱,不会爱,就这么笨拙的走过一生但是他依旧会不知所措的,磕磕绊绊的试图去第一次爱上什么。

——END


嘛......稍微走了点意识流和自我设定的病症最终阶段的反应。

总是敦敦有点黑掉了,我也想过要不要在煮饭那里停下来,结果还是继续了,要相信我一开始是准备甜的!但是我还是管不住我自己的手!!这就是我的本质啊,改不掉了x

芥川是死了的变成了黄玫瑰的花丛,就像①里面写的那样,开得很漂亮。这样解释的话剩下的剧情应该不难理解了吧WW

为什么点文的PO下面啥都没,别告诉我你们啥都不想吃,当然那样我也会很开心x

后面写双黑好还是写敦芥好【躺平】不能说话导致我整个人都乖巧起来了,结果脑子停不下来了

评论(1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