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调酒师 番外——溺水的弱者②

分享一个OOC到天边的太宰治

我个人觉得当这个人真的遇上真爱的时候还是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的,以往的方法全部不通用,因为那个人一定对他知根知底。

到处撞得头破血流才有一点回报也是我喜欢的桥段啦......

不许打我。


顺便我想要组织啊组织!!太中敦芥这种。。←你可以滚了




太宰治做人几十余年,说法似乎夸张了些,但是就是这么回事,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遭报应的,但是今天这个情况应该就是俗话说的玩脱了。

中原中也头也不回的就这么走出门去,没人敢拦他,太宰治分明看见那人脸上的嘲讽。对自己也是对他。那顶帽子也被自己嘲笑了不少年头了,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见他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人群里面把帽子摘下来。

已经不是吐槽你原来不是秃顶这样的事情了。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太宰治觉得自己脸有点疼,然后追出门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那个影子,只有流动的人群和照在身上的春日暖阳。

你这是干什么呢,太宰治不是很想继续这场闹剧,他只想冲到中原中也边上狠狠的把帽子扣在那人头上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我喜欢你别闹了我们去结婚。但是太宰治做不到。脚上就像是被戴上了枷锁,毫厘不能移,这下好了,原本还在想让两个小年轻自己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现下自己要怎么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都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难题一样的东西。

有人说太宰治不可能这么傻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但是太宰治就是做不到,他知道中原中也这个人,他熟知中原中也这个人,就像是一条扎根在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他下一秒要说的每一句话太宰治都能一字不差的说出来,唯有现在太宰治因为自己太过于了解这个人而一点都不能动弹。

婚礼得变成只有伴娘花童和新郎的状态了。恐怕中原中也这下是真的死心了,天涯海角找遍了都不一定能找到。或者说太宰治知道中原中也不想被找到所以永远都不会找到那个人。

“你愣在那里干什么。”爱丽丝不知何时折返回来手里拿着之前中原中也拿过的礼物盒,“我说你这个男人是不是有病,老这么玩花招都不怕遭雷劈的。”

太宰治眼角一抽转头看了看爱丽丝和被她当做挡箭牌推在前面的福泽谕吉。天知道这姑娘哪里学来这么多话的。

姑娘倒也是果决,转了转眼珠子就把盒子一股脑的全塞在太宰治手里指着他脑门说你现在要是不去我就叫林太郎把你追的满世界跑一刻都不得安生。

太宰治也是人生第一次被一个姑娘弄的尴尬极了。一手的自己当初为了折腾中原而特地选择的粉色的盒子,站在大街中央当石碑。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认识很久了,久到有了感情。一开始只是正常的革命友谊,甚至中原会用手肘使劲捅太宰治的肋骨说坏话,而太宰治会凭借身高优势把中原当高度恰到好处的抱枕和扶手。

水火不容,融在一那就得成烫的人满身泡的水蒸气。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还不是太宰治这个整天游走在情场里的家伙而是中原中也,哪天晚上昨晚一单子生意本来两个人应该分道扬镳的谁知道中原忽然拽着自己问说谈恋爱是个什么感觉。当时自己就没忍住笑出来了说漆黑的小矮人你开窍了啊。

然后自己光荣负伤。

现在回想起来自那之后自己被名叫中原中也的男人到处捡漏,这不好那不好,被调侃说总有一天你真的结婚了你老婆会先被你的无数情人弄死。

现在好了,弄死自己老婆的不是别人就是自己。

太宰治站在中原的家门口想着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站着站着后腰就被踹了一脚直接倒在门上。

“站这干嘛妨碍我开门。”

转头一看,好嘛中原中也手上也拎着几个小袋子,有新的帽子也有皮带和夹克衫,大概是去买新衣服去了,太宰治也没有漏看他手里的另一个盒子,不小,有些重量的样子,一个蓝色的盒子被黑色的袋子装着拎在那个没带手套的手里。

“你手套呢。”

“扔了。”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就往锁孔里插,钥匙听令哐啷的听的太宰治喉口一干。

你怎么这个时候这么窝囊,不就是开个门吗又不是没进去过。

等到真的坐在那个沙发上面前放着大麦茶的时候太宰治又说不出话来了,中原中也焦糖色的头发有点垂在肩上了,没了帽子的样子看上去挺奇怪的。他在那里一件一件的脱衣服最后换了一套新的一模一样的上去,原来那套呢,全部进了垃圾桶。

“你的身高终于是缩水了吗漆黑的小矮人?”

“闭嘴吧巨型青花鱼。”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看的很仔细,没有小说里和电影里那样的场景,眼角发红嘴角发红支支吾吾笑的很假,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变,仅是这一点太宰治就心里发慌,如果现在中原和自己哪怕说一句示弱的话自己都能有台阶下,问题是他不是个女人,中原中也是一个男人,堂堂正正闯过无数枪林弹雨过来的成年男性。

“喏。”他说,“新婚快乐。”

太宰治接过那个蓝色盒子的时候手一沉差点没拿住,打开看里面不是熊的木雕而是一个好看的陶瓷做的旋转木马,新郎新娘坐在同一匹白马上笑得开心。

太宰治看着看着就觉得眼角发酸,眨眨眼睛哭起来。

“别装了别装了,现在才来给我说要过最后一个单身夜我可不干,把请柬拿来你可以滚了。”

“那你呢。”太宰治没停下来也没伸手去掏兜里原本就准备好的那个请柬,“那你怎么办?”

我怎么办?中原中也看着哭的开心的太宰治,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一路上绕了个路去买了新的衣服准备和昨天说再见,回到家就看见一个杵在门口的准新郎心里就来气,没把人直接领会婚礼现场臭骂一顿不错了,现在他反倒是回过来问自己说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换个搭档接着干活咯?

紧接着太宰治就把手里那个盒子往桌子上一放,凶狠程度让中原觉得是不是下一秒他就好变身去拯救世界了。

太宰治也不是一个强者,一直戴着张面具活到现在,皮笑肉不笑的整天说着要找个轻松点的方法找个美女殉情,他就只是不带感情的理性的审视这个世界,在自己几乎要被这个规规矩矩的世界压扁的时候也就中原中也这个人把自己探了个头,挖了个底朝天。对于太宰治来说或许只有和中原中也在一起的时候空气才有真正的意义,心脏才有真正跳动的感觉。遇见了中原,遇见了芥川,然后再然后,有了能够说出想要找人殉情的能力和地位,有了能够笑着恶作剧也不会被人用手指指着说笑的能力。

“中也。”

“什么情况,就算现在你和我说你已经把你老婆弄怀孕了我也是没办法的,至于结婚之后立刻殉情这种事情我也劝你少干,如果你说你没老婆那场婚礼就是个闹剧我就劝你最好现在出门左拐不然我就把你打断腿。”

太宰治摇头,只能说中也你太了解我,现在我的新娘跑了还给了我一份新婚礼物说要打断我的腿我该怎么办。

中原中也皱皱眉头脱口而出说就你那张脸一个吻不就什么都解决了还来我这里闹什么闹,没事了赶紧滚。

太宰治擦擦眼角说本来没事了现在有事了。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中原中也死也没想到太宰治就这么亲上来还牵着自己的手看了看自己身后墙上挂着的钟说你现在换衣服出门应该还来得及去婚礼现场走个红毯尝尝看芥川的蛋糕和敦的鸡尾酒。

 

中原中也愣了半晌甩开太宰治的手说了句去你妈的谁要走红毯,踏着你的尸体过去还差不多。

好吧,至少他答应我殉情了。

太宰治想了想看着时间他觉得还够他再亲一下。


——END



下一篇是敦芥的吐花症。

双黑让我再想想梗写短篇吧

评论(18)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