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调酒师 番外——立入禁止①

别问我为什么是1,因为我觉得我今天写不完。




立入禁止



太宰治在计划一场婚礼,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中原中也也知道这件事情,他想要置身事外,但是事实上他似乎是想多了,因为那只绷带附属物,每天不知道干什么吃的没事就来缠着自己。

“喂。”中原中也额头冒出一个十字路口几乎想要把自己手里的东西摔到地上去。

“诶诶诶,中也你要小心点啊!这是我妻子的东西哦!”

中原中也真的很想把手上所有的袋子和盒子都扔到这个绷带附属物的头上。堆成小山一样的粉红色的盒子以及大量蕾丝缎带包裹着的东西。

心里一怔苦涩。

这是太宰治必然会走上的道路,他是知道的,那个太宰治和自己一样,喜欢混迹酒吧,带着那张到哪哪吃香的脸和身高,想要不吸引一两个宽容大度的优秀女性都困难。自己也是,但是唯一一点不同的,那就是中原中也没有太宰治那么喜欢耍花招,每个女性都知道这只是一场仅限一晚几个小时的温柔戏码,第二天早上起床会看到的只有床头的几个掐灭在烟灰缸里的烟头和一杯喝光了的红酒杯以及一沓谕吉,有的时候是绿油油的纸钞。

“于是,是那个女人终于收了你这个妖孽。”中原中也坐在有着遮阳伞的露天咖啡厅的位置上低着头抽烟,狠狠的吸气几乎要把自己呛到。但是他不会让自己露出这样的蠢样,因为他不想被太宰治那个混蛋嘲笑了。再也不。

“唔——?你猜啊小矮人——”拖长了尾音太宰治原本准备好了被原来的搭档直接一拳头打下一楼的准备,但是迎来的却是一声刺耳的椅子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你这个绷带附属物,看在没几天就要结婚的份上,不打你了。”

这是必然的事情。

中原中也再一次在心中默念。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完全不同,境遇不同,能力不同,本质不同,性格不同就连行事风格都完全不同,两个像是正负极的人却只有一点可以说是有点相似吧,那就是倔强。支撑两个人一直做了如此多年搭档,就算是现在都能和平相处而不是毁灭世界的原因应该就是这个,至少在友情的层面上是这样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不一样,那个人没有明确的目标,至少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自己,半径八两吧,靶子的正中间的红星永远只有一个太宰治就是了。

总有人密谋在春日离开。曾几何时中原中也觉得密谋离开实在是太过于胆小癔病,不过一旦自己落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会妥协的。

站在酒吧门前,他毫不犹豫地就推开了那扇沉重的门。站在吧台里面说着欢迎光临的人是太宰治捡回来的一个小鬼,以外的在调酒这件事情上很有天赋,中原中也很喜欢他的手法和用量,没有完全严格按照制作方法,多少显得有些随意但是合他心意便是好的。

酒吧多数没有菜单,这不仅仅是一种门槛,也是对酒保的考验以及对客人的温柔。很显然现在这种温柔一点也不管用了,对于中也来说。

“长岛冰茶。再有血腥玛丽。”交替着喝这两种酒的中原中也坐在酒吧的小角落里,身材偏向于小巧的他价值不明显的位置鲜少有人能够注意到这里还有人。

逃避是一件十分难看的事情,但是撤退不是,战略性撤退就是说得好听一些的逃跑,这种逃跑一般都会卷土重来,那么现在的自己还有勇气卷土重来吗?

没有了吧,当自己看见太宰治牵着一个温婉大方的女子走上红毯的时候,当自己听闻他有了一双儿女的时候自己还会有勇气站在太宰治的面前一如既往的说出绷带附属物这样的话吗?

为了做到自己想做的事就必须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拼尽全力在悬崖边奔走,自己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脑容量似乎有些不够。

当中原中也意识到自己喝多了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不得不说的是中原中也是一个酒豪,恰到好处的酒精摄入量,似醉非醉,能够支撑自己继续走完今天一天而又浑浑噩噩。

盯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带着一如既往的黑色帽子走在路上,看见的是拉着那个中岛敦的芥川龙之介。中岛敦现在的状态和自己很像,摇摇欲坠。

“走慢点,你后面那个人要摔倒了。”

曾几何时,自己以为芥川和自己将会成为竞争对象,谁想到在这种局面展开之前太宰治这个重要人物就先临阵脱逃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他的新娘会是什么样?中原中也想不到。

耳鸣,不断的耳鸣,根本听不见四周围的声音,打开房门,里面有的只是洗洁精的香味和让人颤抖的寂寞。

太宰治曾经说过自己是不是没有心,就连一点点留恋都不留给倾心于他的人,中原中也的回答是拳头。或许真的是这样吧,心里早就已经被装满了,到处都贴上了立入禁止的标示。心脏早就已经不能发挥它原来的作用了。就好比芥川需要的是太宰治的认可一样,自己需要的只是一个更加简单的幻像一个太宰治的幻象。

一觉醒过来,中原中也还是那个中原中也,嚣张,能干,不可一世。到处发号施令解决各种事物。他算不上是重要人物但也是中坚力量。不是多愁善感的女人,不能就因为这点事情垮掉,日子还是要过的,就是少一个能够信任的友人罢了。

心脏还在跳,大脑还在运作,被所有的日常事项填满。不知何时心里那块立入禁止的牌子被拆掉,一点点崩坏。

“中也。”尾崎红叶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门,拉着爱丽丝,“带这孩子出去玩玩吧。”

意外的,他还挺受孩子喜欢的。或许是多亏了他的身高?

“中也,你不开心吗?”

中原拿着冰激凌皱了皱眉看着一眼看穿心思的爱丽丝,点点头。孩子就是这样,直言不讳,如果那个人和自己也能这样是不是有很多事情就会顺利很多?

没有这个可能性,自嘲一般的翘起嘴角,如果他俩都这么直率的话那就没可能是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了,不像他们啊。

“爱丽丝,以后不要找喜欢撒谎的男人啊,不然BOSS会毁灭世界的。”到头来,自己还是孤身一人。就连那个芥川龙之介都已经找到了归属。

“能陪爱丽丝去买东西吗?”金发的小女孩有些犹豫的开口,手指搅在一起看上去害羞极了。

中原内心腹诽如果不陪你去,你回头到森鸥外那边一阵抱怨我不就完了?

谁知道那个机灵姑娘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影子,中也倒也不担心,这边一块都是自己公司的底盘,没人敢对爱丽丝那姑娘做什么。

双手插在口袋里,中原中也一会抬头看看天空一会看看橱窗,想想是不是要配置点什么新衣服回家。看着玻璃窗反射出的自己,一头焦糖色的头发带着黑色的帽子,脖子上缠着的黑色装饰物也好好的在那里,双手带着黑色手套,没有哪里是不一样的。没有哪里是不一样的。

再向前走两步就看见爱丽丝拉着福泽还有镜花跑出来,两个小女孩看见自己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的匆匆逃走。

好奇心大起的中原中也推开了刚刚爱丽丝出来的那扇门,婚礼会场。

“吼吼,果不其然。”

正在准备的人看见自己都像是白天见鬼了似得,僵在原地动也不动,咚的一声摔在地上的太宰脸上的笑脸都快挂不住了。除了从厨房里面传来各种东西摔在地上的打闹声,就再也没有别的了。

“不管管吗?厨房。”饶是中原中也也被这个阵仗吓到了,眨眨眼指了指厨房得到的是全员一致摇头,“不过居然在这种地方都不告诉我一声啊你这个青花鱼。”中原中也大步流星的走到太宰治的面前居高临下,总算是以这种姿势看了他一次。后者一愣一愣的抬头就像是大意失荆州一样的后悔的样子溢于言表。

就这么不希望看见我吗?

鬼使神差的中原中也没能笑出来,蹲下身来把帽子扣在了自己曾以为傻兮兮的也是自己一直以来注视着的脸上。

 

“恭喜你啊伙伴。”

 

——TBC

评论(1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