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调酒师 【Chapter-6】

敦芥

一个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PA

调酒师x甜点师














中岛敦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半了,这时候芥川已经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的看着从与谢野书架上招来的人体解剖书了。

“真的非常抱歉——!”

擦着头发中岛敦看了看在自己面前弯下腰的樋口小姐无奈的笑起来,“不不不,不是你的错啦。”

那时候的光景谁看了都会想歪的吧……?不仅在句子后面加了个问号的中岛敦看见了桌子上多出来一个盘子,大概是芥川又给自己的徒弟做了份蛋糕吃,樋口的嘴角还留着点黑巧克力的碎屑,拍拍那个姑娘的背敦指了指嘴角,樋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多大一个错误。

“再不来就要凉了。”芥川用余光瞟了瞟自己手忙脚乱擦着嘴角的徒弟不禁意间叹了口气,这姑娘真让人不省心,但是中岛敦更加的不省心,现在的他就肩膀上搭着条毛巾,穿着没弄脏的裤子坐在自己面前,白色的短发还有点滴水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算是擦过了还是没擦过那头短发。

“好吃!”大快朵颐刚买来没多久的披萨外卖,中岛敦腮帮子鼓鼓的看着自己对面的芥川,“不吃吗?”

芥川把视线从书上挪到中岛敦的脸上然后又看了看桌上的披萨,合上那本看的乏味了的人体书拿了一块小一点的披萨就往嘴里塞,在一边注视着的樋口满脸震惊,她怎么记得自己的前辈不怎么吃这种东西的?就连以往的就会都是推脱至今不愿意前去的那类人,她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叫那个调酒师出门小树林打一架?

“太宰先生来短信了。”芥川从口袋里拿出张纸条推到中岛敦的面前去,“说是过会去帮忙布置会场。”

中岛敦一口披萨差点没把自己噎死,他看了看纸条又看了看芥川,然后再看了看樋口,最终还是问了说你不去吗?

芥川没有回答。

中岛敦有点慌神,他一点也不知道刚刚那句话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问,只是出于关心和好奇,问出口了也就已经是无济于事的,只能接着往嘴里塞吃的,一时间屋子里面安静的很,就连樋口都不知道该怎么没打破这个沉默。

“人虎。”中岛敦闻言抬头看见的是凑过来的芥川,嘴角一凉,粘在嘴边的酱汁就被一根细长的手指擦掉了。

中岛敦也老大不小了还是红着张脸胡乱的抹着嘴,弄得手腕上个全是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急匆匆的去洗了个手。刚把手擦干就有什么东西盖住了自己的头。

把衣服穿上,太不像样了。

中岛敦被呼的一愣一愣的,手上抓着自己那件还留着点洗衣粉味道的衬衫机械性的穿上之后才反应过来扑过去抱着芥川一阵乱蹭。后者这次是没那么听话了,抓着中岛敦的小指就是一扭弄得中岛敦直嚷嚷。

“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芥川咳了两声拽了拽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扭头就叫樋口去开车。

中岛敦愣在原地,他不记得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大脑当机,总的来说就是他觉得洗了个澡出来整个世界都变了,现在的这个芥川简直就像是一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芥川,应该是自己之前一直在叫的看上去更符合龙之介这个名字的人。

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芥川改观这么大,但是能够感受到的是坐在自己身边看书的芥川绝对是在强装镇定的,他也不是什么大彻大悟的人,只是单纯的有那么一点想通了,最终要真的站在自己的心理阴影面前的时候还是会犹豫的。

别看两个人都是二十出头有头有脸的人,终究都还是太宰治一手带大的孩子,现在这两个孩子准备破茧而出,多少要有点紧张感。

会场不大,一点也不引人瞩目。走进去的时候国木田先生正在和爱丽丝玩,小女孩忆看见芥川来了立刻就拉着泉镜花躲到了森鸥外和福泽的背后只探出个脑袋看着进门的两个人。

“你是多不讨孩子喜欢?”中岛敦歪过头去问芥川,对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抿紧了嘴唇环顾四周最后在二楼看见了正在试图自杀的太宰治,“先去问问社长他们吧。”有些仓促的拉走了在原地看着太宰治出神的芥川,中岛敦心里打鼓,到底顺水推舟的把芥川带来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他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心理的小恶魔是这么和他说的,你看看你自己中岛敦,一无是处,现在还把这个人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带来,估计太宰先生也没想到你这个榆木脑袋这么蠢,但是还有一个扇着翅膀的小天使是这么说的,总有一天芥川需要面对这个问题,早一天是一天,你早一天带着他解开心结说不定还早一天把人带回老家去。

中岛敦觉得这两个小人的翅膀生错了。

“哦哦,你们来啦。”福泽看了看有些局促和慌神的中岛敦和芥川抬手指了指后边的厨房,“记得中原来的时候什么也别说。”

什么时候自己的社长也和太宰治学坏了?

中岛敦觉得现在不应该注意这种问题,所以工资付我们多少?

森鸥外就比了个叉把两个小青年推进厨房锁上门。

“林太郎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那么我该怎么做?壮着胆子给芥川发消息的爱丽丝小妹妹?”

金发的小女孩不服气的双手叉腰对着自己的监护人做了个鬼脸,拉着福泽和泉镜花说要用自家监护人的信用卡去买衣服给伴娘和自己一蹦一跳的就走了。

“所以你准备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抬起头,看见的是太宰治一脸温和的看着厨房。

“嘛——说句实话我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他们的事情要他们自己解决,我们插手多少显得有些多余。”

整件事情都是你一手引起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江户川乱步拿着剪刀把太宰的上吊的绳子一把剪断。

被关在厨房里面的两个厨师看着琳琅满目的材料和菜单就一阵头疼,最后还是芥川没忍住咳了两声中岛敦才想起来给这个人拿杯温水。

“总之,先做起来吧。”

中岛敦没有先动手反而是给芥川打了下手,说是要配合着芥川做出来的蛋糕调酒。甜点师倒也没拒绝一边手里打着蛋清一边教中岛敦怎么和面粉。

“不做今天那个蛋糕吗?”

“那个最多能当甜点。”

结婚蛋糕是个重要的东西更别说是太宰治的婚礼,和别的蛋糕不一样,婚礼蛋糕一般是四五层的,从一开始就摆在那里一直到结束都要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卖相是首位的,但是好吃也是重要的。对于芥川来说,蛋糕他做了无数个了,但是像这样紧张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时间不多,没有什么机会去让他尝试新的品种了,但是既然太宰治把自己叫来了那么就是想要让自己做出点花样来,一来是看得起自己一来是想要让自己证明一下实力吧?

“真的不做吗?我很喜欢那个蛋糕的。”中岛敦停下了手里和面粉的动作转而是正对着芥川一脸认真,“我希望你做那个,太宰先生会为你自豪的。”

芥川看着中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没有谁愿意这么直视自己,第一个这么做的是太宰先生,第二个是自己的徒弟的樋口,第三个,最直率的也就是面前这个愣头青了。气不打一处来,他想不用这个门外汉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自信说出这些话来,一时气急芥川拿起自己手里的蛋清就往中岛头上扣,后者也是没搞清楚状况看见白花花的东西往自己头上来就下意识的一躲一碗好好的蛋清全掉地上了,芥川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两个人瞬时扭打在一起器材啊鸡蛋掉了一地,外面的人听见里面闹哄哄的也不进来阻止一下的,好在两个人身上都没弄脏,最后还是中岛敦死命扣住芥川的腰把他压在地上堵住嘴才消停的。

自认打不过的芥川拍拍那只大老虎的背让他起来,一看时间三点半,两个人没闹腾多久,中岛敦也知道芥川这就是需要个机会发泄一下,打完了,就好了。但是需要发泄的那个人似乎不这么想,他理了理衣摆看着中岛敦久久没有反应,最后冒出来一句你肩膀好不好把中岛敦吓个半死。

你图什么呢?芥川问自己,早就知道太宰治的心不在自己这,自己也就是需要一个依靠而已,现在抓着一个幻影不放也没什么大用处,说的好听点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直接点就是太宰治把自己当儿子自己却想着怎么和他谈恋爱,只是一场泡沫经济,堆得越高越危险。现在好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虽然碗里的大概也还没有吃到吧。奢求什么?他说得对,自己本来并不该是能够嫉妒能够奢求的人,有这个机会就该开心了,活着挺好,别想不开去和一个绷带怪物混一块。

“人虎,去把黑巧克力拿来。”

中岛敦脚下一滑差点没摔在鸡蛋壳上。

好,好,你要几吨我都给你拿来。

最后得到的是芥川龙之介的白眼一个。


——TBC

写得多了点结果还是没写到预想的地方,有点卡文......谁和我说不够吃我和谁急xx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