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调酒师【Chapter-4】

敦芥

一个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PA

调酒师x甜点师













当中岛敦醒过来看到自己怀里还躺着一个凉凉的明显有了点血色的人心里是开了一片花田的,凑上去咬咬对方的耳垂,冰冰凉凉的,舒服极了。

“唔……”挣扎着醒过来的芥川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只是缩了缩身子然后接着往那个热乎乎的怀里蹭,多少年没有在不是夏季的时间里热乎乎的醒过来了,他早就已经不记得了,天生就是这样的体质倒也不是不习惯,只是每天早上醒过来都会有点难受。

“醒了吗?可以在睡会哦?”中岛小声细语,就怕把那个人的睡意全部吵醒。

“我说你。”芥川安静了一会,睫毛震了震最后睁开双眼看着自己面前的几乎可以说是空无一物的房间,“怎么认识太宰先生的?”

“恩?他的话,就是把我捡回去了而已,说是我鼻子好使。”谁知道最后变成了个苦力?

芥川没有接着问只是躺着躺着就觉得自己背后烫的不正常,就算那个家伙一年四季都是暖烘烘的也不可能这么热乎?

一把掀开被子爬起来,芥川转头看着自己背对着的中岛敦,顶着一头白发的青年还有点蒙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好好躺在自己怀里的人就这么跳起来了。

“怎么了?等等!等等!为什么扒我衣服!!”

芥川没有想太多拽着中岛敦骑在他腰上就开始解那件白衬衫的纽扣,松开明显是新绑上的绷带,伤口已经开始化脓,明显的被利器割开的伤口,芥川不难想象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就是出门做个快递员结果被敌对势力一个小李飞刀割了腱子肉去煮汤?

“啊哈哈……”看到芥川整个黑着张脸,中岛敦还是变得紧张起来,“不算大事……芥川?”

一个翻身下床,芥川龙之介第一次这么慌张,既然知道自己伤口还没好的话为什么昨天还冒雨出门?揭穿想不通他为什么要为了自己这么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人付出这么多。

“去找医生。”就冒出这么四个字芥川找到了自己的黑色大衣一把将中岛从床上拽起来全然不顾自己身后的那个家伙大声呼喊说慢一些头晕的声音。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外面天气大好甚至出现了点彩虹,中岛敦嚷嚷着芥川你看你看彩虹的时候被叫到的人一声不吭只是一个劲的往外冲。

“跑慢点你后面那小子快被你拽倒了。”

走到一半,从身后冒出来一个声音,揭穿回头一看,好嘛不就是那个太宰治的结婚对象被称作为漆黑的小矮子的前辈中原中也嘛,现在那个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两个浓重的黑眼圈。

“咳咳中原前唔?!!”话还说到一半,嘴就被中岛敦捂住了,对方热乎乎的气息喷在自己耳边。

“芥川,冷静,我知道你或许嫉妒,但是什么都别说,拜托了。”中岛敦整个人趴在芥川的悲伤就像一只被抽了骨头的章鱼一样,“有人跟着我们,先别去医院会给医院带去麻烦的,前面那个路口右转然后在红绿灯的地方转进地下商场。”

芥川龙之介也不是傻子,他自然是知道自己所在的公司还经营着些什么肮脏的交易,虽说不是会引来条子的那种事情,但是擦边球打了不少,竞争对手派点商业间谍来也不是什么奇怪事,就是不知道哪个没脑子的派了打手跟踪吧。

按照中岛敦给出的指示,就算芥川十分的不愿意也还是这么走了,转进地下商场之后中岛敦就像是突然满血复活一样的牵着揭穿的手跑起来,那只手握得很紧,就连芥川都觉得有点疼了,但是,让人安心。

“人虎,人虎!”穿过无数人群再一次出现在地面上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跑进了一个死胡同里,芥川叫住了那个还在闷头向前的家伙及时的抽回手免得他一头撞在墙壁上,“你在急什么。”

被甩开的敦没有回话只是弯着腰撑着膝盖一个劲地喘气。然后那只被称作人虎的酒吧调酒师就这么晃晃悠悠的倒在冰凉的石头地面上,还没来得及等芥川去扶他背后就飞过来把刀子插在敦脑袋边上,白发的青年额角流出液体依旧岿然不动的躺在那里,倒是换成了芥川不开心。

“哟哟,还带了小白脸啊?”不只是哪里来的地痞流氓,出言不逊,还没仔细看清自己说的小流氓长成什么样就被打青了右边的眼睛。

芥川学过格斗术,就是中原中也教的,摆好姿势之后凭借着身高和一生黑的装扮多多少少还是有威胁力的,但是实际上的战斗力绝对比看上去的要高得多。

“不就是个小白脸吗,还长能耐了?”看似是小弟的人从后面蜂拥而出要把芥川逼到墙角好好‘教训教训’

不出三十秒半数的人就捂着肚子和脑袋倒在地上哀嚎。剩下半数的人看着情况不妙就从裤兜里掏了什么出来。

“呵,不愧是地痞流氓。”芥川站着了身子捂着嘴角咳嗽了几声就笑了出来,现在这个情况下就是谁先拿武器谁输,这里不是乡间小路没人管,就算这里没监控,只要自己挂着彩走出去,就有办法把自己面前这群人全部送进去。也就只有匹夫会做出如此鲁莽的决定了。

还没等那群拿着刀具的地痞流氓傻兮兮的喊着兄弟们冲啊这类中二台词之前,芥川一弯腰从身后飞出来一只花瓶正中领头的家伙。

“在别人家的地盘吵吵什么!”与谢野拎着另一只青花瓷的花瓶从几乎和墙壁颜色一样的门里面走出来一脸杀气,“吼吼,对我家孩子下手,做好准备没医院收你们了吗。”

 

中岛敦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拿着赶紧绷带给自己包扎的芥川龙之介,那双眼睛一如既往的好看,两搓夹着白色的头发就垂在自己眼前,明晃晃的,惹得自己鼻头一痒。

“你敢打喷嚏。”芥川把自己手上的绷带剪断打上一个蝴蝶结,而后拿起敦额头上的毛巾放进冷水盆里换了水重新放回去。

不敢不敢。中岛敦摇摇头差点没把毛巾摇掉,芥川一把拍在他脑袋上,一时间一个红手印贴在敦的侧脸上。后者倒是从善如流的伸手把那只温度偏低的手按在了自己脸上还讨好似的蹭两下。

我们以后住一块呗,把房间打通了大家一起付水电煤,万一出了昨天那样的事情还能相互照顾照顾。

芥川把手抽出来端起水盆白了中岛一眼,想得美。

中岛敦收下白眼弯起嘴角笑了两声,芥川你说我们睡一块多好,你把我当暖炉我把你当冷空调还省地方我们能买点酒买点蛋糕的原材料房价对半分,诶诶别走别走陪我睡会!

回应中岛敦的是不留情面的关门声。



——TBC

会有双黑的番外,先虐后甜,至于会不会有肉,我是确定的。但是我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自行车。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