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调酒师【Chapter-2】

中岛敦从来都不承认自己的工作轻松,有人说不就是个酒保吗,那么中岛敦就会对你笑笑然后在心底暗自叹气。

“你上次的短信我没回。”国木田这天又来到了酒吧里,他看了看中岛的右肩沉默的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香槟,“你偶尔也去酒店的别的地方看看如何。”

一点都不像是国木田先生会说的话,大概是又被太宰先生忽悠了吧。

“不过比起这个最近别的事情比较轰动啊。”敦擦了擦自己手中的高脚酒杯将它放在了吧台内侧,“太宰先生,要结婚了?”

得到的回答是一句沉闷的嗯,这个结果实际上谁都是不惊讶的,估计会对这种事情感到惊讶的也就只有那两个被太宰亲手带出来的徒弟二人组了。

“新的菜单还是应该早点开始考虑啊,要到情人节了。”

“就算国木田先生和社长都这么说,酒吧可拿不出什么新东西啊。”苦笑着,中岛敦伸了个懒腰取下一瓶葡萄酒,“毕竟不是蛋糕店啊。”

“不是挺好的吗,蛋糕店。”话止于此,国木田从西装口袋里摸了张卡出来要结账,顺便付了一个坐在酒吧角落的戴着帽子的焦糖发色的男人的所有账单,“嘛……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中岛敦并不是很明白自己前辈的这句话,但是蛋糕店的对话还是让他有了一点启发。金色的眸子转了转他还是决定去找找前两天的那个赖账的顾客。

 

“你来这干什么。”

从后门进去,中岛敦看见的是深夜里独自一人站在料理台前拿着裱花用的工具的芥川龙之介。他一身白色,和那天见到的样子完全不同,头上还带着白色的头巾,看上去就像是小女孩会用的那种东西,腰上的围裙沾满了各种果酱和奶油。

“只是想问你什么时候付账。”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中岛敦找了个椅子在洗手台边上坐下来准备观摩芥川的制作蛋糕的过程。

“我没邀请你。”说完这句话,芥川继续在刚刚做好的海绵蛋糕上做着裱花的工作。

敦倒也没有去顶嘴或者接话,只是安静地一只手撑着下巴在那里全神贯注的看着芥川的工作。一个身材瘦长的男人会做这样的工作还是让他有那么一点惊讶的,实际看到他工作的样子之后更是如此。虽说有在之前的各种传闻中和短时间的接触中多多少少的了解到这是一个极为认真的人,实际亲临现场观看直播还是很有震撼力的,那人的手不粗,手腕大概自己用拇指和食指就能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刘海几乎没有,那双眼睛倒是更加显得熠熠生辉了。

那天他来酒吧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他这么有精神…….

原本中岛敦下班的时间就不早了,深夜一点半,今天还算是提前放他走了的,原本并没有抱着希望找到这个人,结果发现厨房后门没有关牢里面还有光的时候中岛敦是着实吓了一跳的,原本就已经看上去如此瘦弱的家伙居然还在工作吗?

不过要解释起来也算得上是合情合理,情人节快乐,白色情人节也会紧随其后的,公司催得紧,还有各种各样额外的工作,勉强挤出时间来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就连现在中岛敦都希望这里有张床能够直接醒过来就在酒吧工作累了就直接躺下睡省去来来往往的时间。

“喂,醒醒。”屁股地下的椅子忽然被抽走,中岛敦一下坐在了地上,瓷砖冰凉,他甚至以为自己的为椎骨裂了。想来如果真的裂开了也算是好事一件,因为可以因为工伤在家休息了,“你准备在那里睡多久。”

睁开双眼,看见的是一个脸颊上还站着糖霜的人,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碟子,身边放着一个大碟子,分别放着抹茶蛋糕,撒了点白色的糖霜和巧克力碎屑。那人恶狠狠的说,起来,尝味道。

中岛敦忍不住眼角的抽搐形象难不成我一个优秀员工就是为了给你尝味道出现的吗?

口嫌体正直?应该反一反,总之中岛敦是爬起来拿着叉子吃了的,还吃得不少,一口接着一口最后拿着空碟子问说,给我再来一碗,不对一块。

对方白了自己一眼,与此同时敦才瞟到一眼那人围裙上别着的工作铭牌,芥川龙之介,龙之介,挺好的一个名字怎么当事人只有龙的凶恶没有龙的健壮?

舔舔嘴角,抹茶有那么一点苦,但是糖霜和甜腻的巧克力还是很好地中和了抹茶的味道,一口下去清新的很,没有腻味,茶也有提神醒脑的作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反正中岛敦是醒过来了的,紧接着第二块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次不是抹茶的,是树莓的,一层新鲜树莓酱包裹着海绵蛋糕,上面点缀了黑巧克力和一些果肉。

“你究竟是做了多少?”老老实实吃下去点点头表示十分美味的中岛敦看了看芥川下眼睑的黑眼圈默默心疼,“不回去休息一会吗。”

后者没有回话只是再一次的拿出黄油和果酱准备做新一轮的尝试。中岛敦挺生气的,这么糟蹋自己的人他不算是第一次见吧,但是就是不爽,因为他不像是太宰治那样看似危险实际上还是很安全的在可控范围内的努力,芥川龙之介似乎是不是劳累一样没有底线,也不知道在追求什么,只是一味的做出新的尝试,如果不去阻止的话大概他会一直努力到自己倒下的那一刻吧。

“沾到奶油了。”敦伸手去摸他脸颊上沾到的鲜奶油,谁知道被那个人挡下粗略的用袖子蹭了蹭,弄得更加惨不忍睹之后接着拿着打蛋器去处理那些躺在金属容器里的鸡蛋。

“再不回去明天我就和太宰先生报告去了。”

话说到这里,芥川一下子停了动作,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有效果的中岛敦还在暗自欣喜的同时一个明晃晃的拳头就朝着自己脸上招呼过来了。

落得这种结局当然是谁都不想的,中岛敦也没有想要惹他生气,只不过是采取了眼下看似最有效果的制止方法罢了。

那人看上去身板瘦小,但是实际上作为一个糕点师体力好,力气也大,就是不是道为什么不长肉罢了,中岛敦步步后退,手掌接他的拳头和侧踢都已经红了,脸上的干笑也要挂不住了,最后还是决定抓着那人的拳头一个转身来了个过肩摔压在地上。

“嘶——让伤员做这种动作你也太过分了吧芥川。”

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掌控现状的芥川只觉得自己脊椎一疼然后就被什么热烘烘的东西压住了,中岛敦白色的刘海就在自己眼皮子上边,他整个人跪撑在自己上方,被摔在地上的自己到还没有倒抽气,这家伙先开始闹别扭了。

“说真的这么努力干什么,能活着在这里工作就已经挺好了,回去休息吧?”

芥川此时此刻挺想翻白眼的,但是困意一点点侵蚀着自己的神经,就连反驳这个毛头小子并整理厨房的力气都没留下就睡过去了。

大概要被扣工资了吧?说不定会成为太宰先生来搭话的契机之一也说不定?

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看见的是一个白色的天花板和充满了洗衣粉味道的房间。

“醒了?要喝热牛奶吗?”

啊啊,又是那个烦人的家伙,肩膀上还有绷带,是出任务的时候伤着了?

看见那件白色的薄衬衫下缠着的绷带,芥川还是小小的有了一点自责,毕竟自己出手也不轻,自己自身的重量也不轻,怎么说也是个男人,不管最后是被他用什么办法带回家来的都多多少少扯到伤口了吧?

“……我回去了。”

捂着嘴,芥川从肺里挤出空气便咳嗽便说出这几个字独留中岛敦站在几乎没有什么家具的房间里面发愣。

当中岛敦在抱怨这算什么事的时候,距离芥川离开三十秒不到,自己的房门又被敲响,大概是来收房租?放下手里的热牛奶跑去开门看见的是刚刚离开的芥川龙之介,那人手里拿了包巧克力塞进自己怀里然后一言不发的关上了自己隔壁的门。

说的也是,中岛敦晚出晚归,芥川平时走的比中岛早回来的也比他早那么一点,正好错过。巧的就是住在员工宿舍的这一整年,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隔壁住这个这么样的家伙。

——TBC

嘛......就是这么回事,应该算是发糖?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