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调酒师【Chapter-1】

敦芥

一个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PA

调酒师x甜点师

没想到序章居然这么多人喜欢我有点开心



调酒师-Chapter-1







敦从来都不觉得自己选了个轻松简单的工作,当初自己还青涩的流露街头的时候是那个穿着风衣的人把自己捡回去的,顺便给了自己一顿茶泡饭吃,虽然并不是他付钱。

“又是跑腿吗。”

从东京到京都的距离并不近,中岛敦又不会开车只好老老实实的坐车过去,车费没人包,干完这一票还要回到酒吧准备晚上开店,算算时间自己正正好好没空去吃晚饭。

叹了口气中岛敦耸耸肩看着窗外的景色,扯着嘴角他考虑着到了目的地之后找点什么好吃的填填肚子,得出的结果还是去吃茶泡饭。

“啊啊,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谢了师傅。”拎着银色的箱子下了出租中岛敦深呼吸一次拉紧了自己的皮带而后发现那根东西已经长的自己能够踩到了,现在的它像是一根彩带一样飘飘忽忽的垂在自己身后被春风吹得到处乱飞。

“……为什么总是我这么惨烈。”翻了个白眼想了想折好歹是自己同事送给自己的第一次的见面礼中岛敦不知道第几次放弃了去换根皮带的想法。别人的一片心意就这么浪费了自然不是件好事。

交货地点在公园里,时值春日,樱花还没散尽,小河里到处飘着粉粉嫩嫩的花瓣,是女孩子喜欢的那种颜色,中岛敦也喜欢,因为那个色调并不是每每都能见到的,至少自己上班路上时没这个景色的,自己也没什么旅游的时间出来到处看看,能够到处看看的也就自己出差的日子了。

“没出过日本啊,想去国外看看倒也是真的。”坐在长凳上,中岛敦看着自己面前跑过的小孩其中一个一不注意就摔了一跤,于是中岛敦起身去扶,问题是自己的一头少年白更加惹人注目,那孩子不仅不哭还拽着自己的刘海晃悠半天才松手。

“哥哥的包,被抢走了。”

中岛敦眼角一抽,再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放在长板凳边上的那个手提箱已经彻底不见了影子。

遭了贼,是个人都这么想,但是敦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完成一半了,今天那个来拿东西的人还是挺守时的平日里自己要等上个半天才回头人和自己接头来。

“没事啦没事啦,就当送给春天了。”变戏法似得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一朵小花插在那个女孩的头上,中岛敦面带笑容的拍拍那孩子的头就走了。

走到一半的时候敦忽然想起那个被自己送到宾馆房间里面去的男子,鬼使神差的给自己的前辈国木田发了消息问说那个人的名字叫什么。

对方就就没有回应中岛敦也就慢悠悠的等,坐在日十分味十足的差点小铺子前面一边吃着团子一边喝着茶。

“哦哦,真好吃。”

嚼了嚼自己嘴里的红豆团子敦呼出一口热气捧着茶碗捂手。

“这是东京大城市的配方啊,自然好吃啦。”老板娘一身和服撑着把伞站在中岛敦的面前,“于是?东西呢。”

“别急啊让我找找。”放下茶碗,中岛敦开始在身上摸来摸去最后从衬衫的口袋里掏出张小纸片交给自己面前的女人,“又变漂亮了呢。”

“你这小子,倒真不愧是被太宰教出来的越来越会说话。”感叹着原本天真的后辈的成长尾崎红叶转了转自己手中的伞柄,“倒是还有个人和你完全不同的长大了。”

 

醒过来的芥川龙之介发现自己躺在宾馆的床上,床头柜上还放着瓶装的茶,捂着额头想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才会导致现在这个状况的同时他回想起自己似乎是看见一个挺让人窝火的家伙的。

“中岛敦。”揉揉太阳穴,芥川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日上三竿,今天又是自己要准备材料出新菜单的日子,一把掀开被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拍拍自己的外套就拿着水往外走。

打开门的瞬间才发现那扇满从外面被打开了,于是两个人撞了个满怀,后者还在暗自叫痛的时候芥川已经单手拽着那个家伙拎进房间了。

一头少年白,十分不对称的刘海,还有那种人畜无害的表情。

“你这也被称作人虎吗。”

被抓进房间的人明显并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在手忙脚乱的时候就已经被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抵在脑门上了。

有这样的客人吗?喝了就不付钱就连房钱都是自己垫付的现在还把自己压床上拿着小手枪威胁?

“不,你等等,诶不是,别开枪,听我解释?!”

啵的一声,芥川扣下扳机的同时枪口冒出来一根小杆子顶着被自己称作人虎的男子的脑门,后者嗷的一声喊就一个翻身把芥川掀下床去了。

“都说了叫你等等嘛!!被顶到很痛的啊!”捂着自己的左侧额头,中岛敦眼角冒着泪花皱着张脸看那个坐在地上发愣的家伙,“我说啊!我好歹也算是帮了你一把干嘛这么对待我啊!”

满腹不平,奈何中岛敦并没有什么文学功底能冒出来的就那么几个字了,要问他为什么这么点文学功底还能在酒吧干下去,那么回答就是他耿直过头了谁都以为这家伙是个愣头青也就没人去和他纠结了。

一把把手里的东西扔到房间的另一角,芥川龙之介几乎是要冒出杀起来,“你什么时候偷换的!”

“别别别,别生气,我就是摸到你口袋里有危险物品就拿出来了而已啊!”谁知道会不会有哪个小偷看着你病弱体虚就来模你口袋,“亏得我从京都赶回来,就这结果呀。”

中岛敦一脸的不开心盘腿坐在床铺上,整个人就像个闹别扭的猫一样连毛都炸起来,芥川并不想承认那头白发乱糟糟的理由是自己。

“嘁。”

芥川龙之介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失恋了,也不是因为哪个任务途中遇见了什么令人不爽的事情,只是自己的老师,太宰治在长时间不见之后坦白的告诉自己他一直待在东京并不是像传言所说的那样去了外地,以及他要结婚了,还找到了个不错的弟子。

“比你强。”

一句话,芥川的内心几乎要崩塌,那是一种类似直接坠入深渊的失落感,自己努力这么久结果就是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和一个自己完全没有见到过的人,自己的存在价值就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这么依赖于太宰治,芥川也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是其结果是不得其解,就是因为那个人把自己捡回来了顺便帮自己实现了一下梦想带着自己闯荡了两次江湖?那也太廉价了点。

最终,芥川还是把这种感情归结于雏鸟情节,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但是现在这个父亲找的干儿子看上去也没比自己好多少到底是为什么让太宰治那个像是欺诈师一样的家伙刮目相看的?

芥川越想越不开心,索性皱起眉头来一个人捂着嘴做思考着的样子,眉头都变成川字型了他还是没找到一个能够让自己认同那个暂时高高坐在床上的青年的理由。

“我说那个团子的制作方法是你想出来的?”

回过神来,芥川发现那个被自己在意念中捅的千疮百孔的家伙已经坐在自己面前看着抱着双膝的自己了。

“是有如何。”

对方伸了只手过来,芥川下意识的想躲然后结结实实的把脑袋撞在了床沿上,但是并不痛,因为中岛敦伸过来的并不是一只手是两只手,另一只结结实实的被芥川当做了和床沿之间的缓冲。

“好奇怪的发型。”

你不也一样吗。

还没说出口用手把人捏着自己两侧头发的手拍开,自己的手指就被牢牢地捏在了那个热乎乎的大手掌里。

“昨天就想问了,你一天吃多少?”

没好气的回了句两碗荞麦面芥川就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谁知刚抽出来没多久,自己就代替那只手被抱在了一个热烘烘的怀里。

现在不是刚入春没很久吗,怎么这家伙像只大型猫科动物似得暖和。

实际上酒才醒了没多久的芥川感觉到了宿醉的痛苦,结结实实又靠在中岛肩上睡过去。临睡着前还听见那家伙倒吸一口冷气。

——TBC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