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敦芥 调酒师【序章】

敦芥

一个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PA

我想要一反常态的写点甜

调酒师x甜点师

不要以为就这么点内幕








调酒师-序章






人们总是想要在春日离开,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也有人会说要离开的话难道不是秋日更加合适吗?

但是对于中岛敦来说,如果叫他离开的话那么他一定会选择在春日离开,踏着樱花和各式憧憬离开。

他有一个前辈总是喜欢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尝试自杀,但是没有一次会成功,中岛敦曾经问过那个人这是为什么,他的回答是一如既往的轻佻,因为每次尝试的时候身边都没有一个好看的姑娘陪我。

对于这种对话中岛敦早就已经习惯了,那不是什么稀罕的对话,也不是什么难得的灵光一闪的回答。站在吧台后面被聚光灯烤着头顶的中岛敦经常在一边想自己是不是会变成地中海一边看着各式各样的人用花言巧语去讨自己身边的女孩子欢心。自己的前辈也经常来自己这里喝酒但是并不会随随便便的搭上某个女孩子的肩膀说今晚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吧。

“明明太宰先生的脸可以随便够大美女的。”摇晃着自己手里的摇酒杯,中岛敦瞥了自己前辈身后的各式各样的莺莺燕燕,那些姑娘纷纷投来目光,但是没有一个想要上来接近这个男人。

“因为啊,我还有好多工作啊,现在很累啊——”拖长了尾音,太宰治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天使之吻和杯子上面驾着的樱桃皱了皱眉,“居然给我这种东西。”

春寒料峭的时候,总有些人喜欢在中岛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人的地方撒酒疯。

“您不付钱就能喝已经很好了!”

你这样和我说话都不怕被我解雇。

太宰治拿掉了樱桃将高脚酒杯中的液体一口喝完扔下一句好好干就走了。

中岛敦从来都不清楚这个人是来干什么的。但是每一次他来这里都是坐在自己正面的位置上,最中间,就好像是希望自己能够被瞩目一样。

但是这一天不太一样,中岛敦工作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大街小巷里的酒吧,那是一家在五星级酒店里面的酒吧,各种各样的人进出,有一般的客人有政界大佬也有各种从事危险职业的人。说句实话中岛敦自己也在从事危险行业。当然指的并不是调酒师。

“给我来点什么。”

中岛敦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面前那个一直习惯性给太宰治留着的位置已经被另一个人坐住了,好在现在还是刚刚开店的时间,晚上八点半,中岛敦刚刚准备好杯子并且还在摆放今天刚刚补充进来的酒瓶。

“啊啊,好,请稍等。”手忙脚乱的转过身来,中岛敦几乎要被自己的围裙绊倒,他一晃眼看见的是一个几乎一身黑的人,刘海有点高,虽然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吐槽别人的资格,一只手捂着嘴还在轻微的咳嗽,脸色白得让人心疼。

这种不直接点单而是说随便来点什么的人还是很多的,这种时候调酒师的观察力就是十分重要的东西。而中岛敦的大脑一瞬间就告诉他这个人好像刚刚失恋?

一瞬间不知所措的中岛敦决定现在杯子里放两块冰然后转回身去找酒。

思考了半天,在对方如同针扎的实现下中岛敦两次差些打翻自己吧台里的酒瓶最终还是决定将把台里面的朗姆酒拿下来。

拿出刨冰机的时候那个满身黑色的男人瞪了自己一眼,然后也没有开口只是安静地从怀里掏出一本硬皮书看起来。

中岛敦冷汗直冒,虽然之前也有处理过各种酒吧里的斗殴事件,但是这么直接朝着自己冒出杀气的人还是少见至极的。

朗姆酒,柠檬汁,葡萄柚汁最后加入一点樱桃利口酒,搅拌机里面已经缓缓冒出甜味,按下开关的那一瞬间酒吧的门逐渐的开始被频繁的打开。

“Hamingway Daiquiri。”较大的酒杯口边缘被插上两根吸管,推到自己的客人面前,随后的中岛敦就再也没有空余去看那个客人而是转向另外一边开始提供服务。

令人惊讶的是如此大的一间酒吧,调酒师却只有这么一个,并不是所有时间都只有中岛敦一个人负责这间酒吧,但是大部分时间确实如此,难得会有人过来打下手,也算得上是钟点工一样的人吧。

好在中岛敦的手法娴熟上酒的速度也快,能够勉强应付人流,要说一共在这间宽敞的酒吧里会聚集多少人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并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好进来的。

“今天还是这点人啊。”国木田看了看另一侧的那个男人对着中岛敦感叹,“控制人流这种事也就社长会同意吧。”

“但那是乱步先生的主意吧,事实上我也轻松很多。”中岛敦给了国木田一杯简单的朗姆酒之后就顺着没有人继续点单的空闲时间开始一边收拾桌面一边偷懒。

“那个人,你认识?”

“并不?”中岛敦顿了顿,还是老实的摇摇头,“从进来开始我就问到他身上的甜味了。”

国木田一脸不愧是你的表情,然后拿出自己的小本子开始给这个单纯的少年科普他所在的公司的各种人员。

原来是个甜点师。中岛敦想着,那副凶狠样子怎么想都和甜点师搭不上边啊。如果不说的话估计自己要从头到尾都以为那是一个刚刚从局子里出来的人了。

再一次回头的时候中岛敦发现那个人已经倒在桌面上了。一瞬间的慌神,中岛敦很快的做出判断,这绝对不是自己的错。

自己给他的那杯酒绝不是什么类似血腥玛丽的看似酒精度不高实际上酒量差的人几杯就倒的那种可以用来拐带女孩子的东西。

“先放着不管吧,他刚刚受刺激。”国木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什么刺激?难不成是公司要合并?!”

这间酒店的头头一共有两个人,最高领导人,也不能说自然而然的,但是内部确实分为两派,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但是也好歹这么安安稳稳的运营了这么久了,主要的理由还是在于好在两位经理都是遵从同一个理念来治理这个公司的,也在各种地方开了不少分店了。

国木田很自然的伤了自己的后辈一个白眼。

“随便送他去哪个房间吧,然后你就可以拿加班工资了。”顺势将酒杯还给中岛敦的同时男人站起来,“我来替你。”

“辛苦了。”解下围裙,白发的少年捏紧了刚刚被塞到自己手里的纸片而后将吧台交给了自己的前辈。

走到那个黑发青年身边的时候对方还是一动不动的一副睡熟了的样子,也不是一身酒气的那种喝的酩酊大醉的客人,但是中岛敦还是咂了咂嘴。

这人可真好看。

自认审美还是不错的中岛敦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大街上看见的小姑娘,估计那些人化了妆涂了粉底都没这个人一半白。该不会下一秒就要吐血身亡了吧。

想到这里白发的青年缩缩脖子还是将那个怎么推都推不醒的客人扛在肩上。

忘了和国木田先生打听他叫什么了。

——TBC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