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模特承×画师花

......我的文力和灵感的小天使私奔了这事不能怪我!

其实这种设定又基本没什么大作用【哭

我真的不会写谈恋爱啊特别的没有刀子的那种






“再喝一杯嘛——”拖长了尾音的红头发画师缠着自己的室友不放,虽说身边堆满了啤酒罐但是依旧没有停下打开下一瓶的动作。

“别喝了。”承太郎试图将对方手里的罐子抢过来却被猝不及防的泼了一脸。

“你才是最该喝的那一个好吗!”

 

 

暗恋的伊始总是发生在一些细小的事情上,可是有的时候也并不一定就因为什么细节喜欢上一个人,当你发现自己喜欢上的时候已经不可自拔的情况也是有的。

花京院典明就处于这个节骨眼上。

花京院典明,喜欢上了自己的室友空条承太郎。

这事说起来也简单就只是因为承太郎那天在惩罚游戏上说了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

那双眼睛闪闪发光,被帽子的阴影遮住的脸颊微微发红。

花京院就这么发现自己一直对室友心怀不轨。

“我有喜欢的人了。”当自己在寝室里和另一个室友波鲁那雷夫这么说之后得到的回复是一连串的大笑。

他说花京院你终于开窍了啊?别再老是对着电脑屏幕画这画那的了,去感受一下世界的美好吧!

花京院差点没把数位板砸他脸上。

“话说你知道承太郎最近怎么样了吗?”承太郎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一直也没有说这工作是什么,只是花京院注意到在说这件事的时候那人脸上浮现出的些许红晕和不耐烦。

“不清楚,只是好像这工作时间不确定还挺忙的样子。”波鲁那雷夫摊摊手看向花京院的电脑屏幕,“哟,这衣服不错。”

那是当然的你以为我是谁啊!

花京院推了推眼镜也没有再开口,花京院喜欢承太郎这事已近不可改变,花京院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一直知道自己不喜欢女孩子。也因为这一点花京院甚至被怀疑是性冷淡,虽然自己是禁欲系的,但也不至于到了性冷淡这样的情况,。

等等?

花京院停下手里的笔,承太郎好像也是禁欲系的样子?那么以后的幸福生活该怎么办?

虽然这件事遥遥无期,不如说根本不可能实现,花京院还是浑身颤了颤。

就在这个时候承太郎咔哒一声打开寝室门走了进来,花京院手速极快的啪嗒一声合上了电脑。

“回来了?”

“嗯。”承太郎抬眼看了看架着眼睛的花京院从包里拿了样东西出来,“吃吗?”

承太郎自从开始打工就时不时的会给寝室的室友们带点什么点心回来,这也让波鲁那雷夫和花京院更加的在意承太郎的工作了。

“3Q!”

“承太郎我的份呢?”

承太郎这次只是摘下帽子做到床铺上没有回答。

“切——”波鲁那雷夫也是见怪不怪,很多时候承太郎带回来的点心都没有自己的份,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太多,波鲁那雷夫总觉得承太郎对花京院的事情特别积极但是又带着一点闷骚的感觉,“承太郎你要是在早回来一步的话就能听见劲爆的消息了!”

花京院抬手向波鲁那雷夫扔了一颗樱桃,只不过这貌似堵不上波鲁那雷夫的嘴。

——花京院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花京院很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好在承太郎的反应依旧只是哦了一下就自己管自己睡大头觉去了。

花京院安心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失望。有谁会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只因为一句有喜欢的人了就在意到不行的花京院突然觉得自己多少有些幼稚,这幼稚劲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只不过花京院对于承太郎的工作这件事还真的是有挺大好奇心的,一直沉默不语的承太郎会去做些什么实在是让人深感好奇。

“啊,对了花京院,今天好像有人来找过你哦?”波鲁那雷夫开始翻找些什么,“说是什么服装公司的人想要请你去实习试试看。”

接过波鲁那雷夫递过来的明信片和信封,花京院响起自己确实有向某个公司投稿,只不过那只是一个很小的试验罢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会有接过。后来也就自然而然的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没想到现在却给自己一个彩蛋。

“明天十点半?”

“看来我们这里的第一个设计师要出现了啊,恭喜你啊花大设计师。”

对于波鲁那雷夫的调侃花京院只是鼓了鼓脸颊转着眼睛想明天该穿什么去。

最终翻遍了衣柜的花京院也没有找到几件比较正式的衣服,只能穿着牛仔裤和风衣上路。

 

要说承太郎听见花京院有喜欢的人的时候很冷静那是不可能的,承太郎发饰自己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前一天才刚刚说出自己有喜欢的人,第二天就要适量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丢脸了一点,只不过看着花京院那样子也是对自己没什么兴趣。

承太郎从来都是少言寡语的性子,也亏得这一张面瘫脸在公司门前看见穿着保守的花京院没有多大反应,但是后者就有些不同了,捂着嘴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承太郎差点没伸手把他抱在怀里。

一定很舒服。

花京院这人心眼挺大,就算是看见承太郎穿着白色风衣站在自己面前也没有怀疑承太郎的真正兼职是模特这回事,只是问是不是在这里做前台之类的工作。

也没办法呀,谁让承太郎长得太好看了。

“你给这里投了什么稿?”

“嗯——自己设计的和服。”花京院抬着头看了看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同伴,实在是没脸说出想让承太郎穿上才设计出这样的衣服。

两个人的见面完全变成了偶遇,这让承太郎感到十分的不开心,只不过看见花京院亲手画的服装的时候还是开心了一阵的。要穿上它的不是别人正视自己,这好歹让承太郎多了几分喜悦。

承太郎期待着花京院看见自己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要波鲁那雷夫来评论就是两个人都疯了。

承太郎外出的时间一天比一天长,甚至有时候夜不归宿,花京院也是初了吃饭和上课的时候抱着书桌不放,一出去就是好几个小时,虽然准时回来就寝但是波鲁那雷夫敢打赌他在那段时间里没看到过花京院睡下去和爬起来的样子过。

波鲁那雷夫也曾担心过这两个人的上体状况,只不过两位表现的都挺开心的也就没有多开口。

直到某一天承太郎找到自己。

“要怎么样才能让难攻不下的目标答应交往。”

“你只要对着他说我喜欢你就足够了。”波鲁那雷夫敢保证这句话出自他真心。

“那换做花京院呢?”

愣了两三秒,波鲁那雷夫将双手交叉,“不可能,别想了,就他那宅男样估计你去告白了也只会被当做是开玩笑。

“我没和你开玩笑。”

“我也没和你开玩笑承太郎。花京院有喜欢的人这件事你也不是不知道。“

承太郎心想,是啊我知道,我知道的一清二楚然后呢?

“我说承太郎你真的想追他?“

承太郎点点头。

波鲁那雷夫第一反应就是抬手揉眉心,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弯着腰尽量不让自己的头撞到上铺的承太郎,突然感到一阵无力。

“好啦好啦,今天晚上我也准备给花京院开开庆功宴祝贺他的设计被采用,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

 

于是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花京院回到宿舍看到这一房间的啤酒罐子还在想这么了的时候就被波鲁那雷夫直接灌了一瓶下去。

“好了花京院,先从我身上下去。”

承太郎抓着花京院的手,试图把那个将自己当成大猫对待的室友撤下去,其结果确实两人双双倒在床铺上。

承太郎自认自制力好得惊人,但是面对着近在咫尺满身酒气的花京院也不得不愣在当场。

花京院的体型比承太郎小正好整整一圈,压在身下的感受实在是太好了承太郎差点没按耐住野兽的本性亲下去。

“你让开。”花京院嘟着嘴对于承太郎这么一个重物压在自己身上感到十分不满,不爽爆了。

承太郎听着这话也开始闹脾气,怎么了?被我压着你还不开心了?有多少人等着被我压住的那一天,你是第一个居然还拒绝我?

于是承太郎索性把花京院整个揽在怀里,腰线部位的大小贴合的正正好。

“你放开我承太郎。”花京院见自己的暗恋对象迟迟不肯松手还得寸进尺多少清醒了些,“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别抱着我呀,喝醉了抱着你喜欢的人去。”

拍拍那结实的后背花京院觉得他再继续这么压着自己一定把刚刚喝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可是承太郎打死不放手,对方把头搁在自己肩窝里,黑色的头发戳的脖子直痒痒,说的话也含糊不清,花京院也拿他没办法只好继续劝他快点挪开不然真的吐他一身。

“没关系。”承太郎双手撑在花京院耳边,“只要你想。”

就是因为我不想啊!花京院也被那双绿色的眼睛看的晕乎乎的也不再以现在的姿势是床咚还是壁咚,“所以我说这样的姿势对着你喜欢的人去做——“

“我正对着我喜欢的人。”

“承太郎你别闹了快让开不然一会波鲁那雷夫该回来了。”

“我不。”

软磨硬泡都行不通饶是花京院也没了办法双手一摊说你爱怎样怎样吧。

承太郎听了这话心里一阵开心,波鲁那雷夫不到明天早上估计是不会回来的,现在花京院又说爱怎样怎样,只要不是笨蛋都不会放过这么好一个机会啊?

承太郎其实脑子也不太清楚,花京院喝酒的时候自己也没少喝,现在酒精开始挥发整个人都热乎乎的,花京院也是脸红扑扑的像是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动物,借着酒劲承太郎也就毫不犹豫的亲下去了。

等花京院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承太郎的嘴唇抵着自己的,那种厚实而又柔软的感觉有点像是鸡蛋卷,伸手去推也推不开反倒是自己被钳制住动弹不得。

“好きです。”

对上花京院那个不可思议的表情,承太郎在耳边留下这么一句简短的告白就直接睡了过去。

 

在那之后不久当承太郎穿上花京院设计的衣服时花京院才知道承太郎的兼职既不是前台也不是别的,紧接着就开始担心起这一行水太深什么的都已经是后话了。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