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报错取向嫁对郎(7)

E!!!!!N!!!!!!!D!!!!!!!

我他妈也有今天。。。




如何告白这件事情纠缠了空条承太郎整整一个星期,不管是什么样的地点都被家人一枪解决,自己不喜欢吵闹的地反也不希望被人群围观,那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花京院也不会喜欢的,那么要是学一般的大学生在宿舍楼下大喊——

“驳回。”

承太郎几乎是把笔记本的盖子摔上的,那种事情自己如果做出来一定会被送到精神病院里去的,驳回驳回。

“不如请他来家里?”大哥的乔纳森这么说着,“霍利也很开心的样子。”

“……”

“我已经告诉花京院了哦,今天下去徐伦带他回来,承太郎桑你就别想推脱了。”长着这么说着给了承太郎一个媚眼。

“这个东西还是对着岸边做吧,你还没交作业他可气死了。”

原本自信满满仗助就这么憋了下去。

“所以一大早开始那个婆娘就是在忙这个事情吗。”

“喂喂,承太郎,怎么可以吧自己的妈妈叫做婆娘呢?”

“要你——花京院?!!!”习惯性的顶嘴在反映了几秒之后终于是明白过来那个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不是说下午才来的吗?怎么湿成这样?”

花京院身上的外套已经湿透了,刘海也耷拉下来和被淋湿了的仓鼠一个样,外面并没有下去,这样的狼狈样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关系造成的。

“啊啊,这是我不好。”徐伦从花京院身后探出头来,“天气预报那家伙看我带着花京院闹腾以为是被谁搭讪了。”

“呀——真没想到还会有那样奇怪的替身使者啊,也是大开了眼界啊!阿嚏——!”

承太郎觉得自己的眼角抽了几下,先不管这一桌子的人都看着花京院把外一脱下来,里面的衬衫也湿成半透明的样子,那个喷嚏本身就足够让承太郎火冒三丈了。

站起身的时候椅子在地板上摩擦发出了可怕的声响,花京院看着那个比自己高出不少的家伙就这么向自己走过来。而其背后的一干家人都作出了统一的捂嘴偷笑的反应。

在花京院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承太郎一把抓过自己的肩膀把自己往里屋带。。

“去洗澡。”

“诶诶诶?不要紧的啊承太郎,这点不会感冒的啦!”

“是谁前几天吐得一地樱桃汁?”

花京院这下终于是不出声了。

把花京院送进自己房间的浴室之后的承太郎开始考虑一个严肃的问题,自己怎么就这么蠢呢?堂堂大学教授却在感情上一窍不通,就连则能奥拜都不知道,还把喜欢的人送进了自己的浴室里,这个时候是冲进去好还是在这里呆着好啊?

与其浪费这大好时光,还不如趁着浴室里还有水声练习一下怎么告白?

这种像是初中女生才会做的事情承太郎倒还真的想尝试一下。如果在拖着不说的话大概就没有机会说出来了吧?

“我…喜欢你。”轻声细语吃螺丝,承太郎的第一次练习以失败告终,想象着花京院擦着头发站在自己面前然后说出这句话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那么换一个场景?

“我——”花京院询问着自己是不是有换洗衣物从浴室里探出头来自己走过去给他一个吻,然后——

承太郎整个熟了。

那么如果什么都不要想就这么直接说呢?

“呐承太郎?”

“?!!@¥@%……*¥&%——?!!!?!!!”

对于突然之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花京院承太郎只能以一连串的感叹号和其它标点符号回应。思考回路在花京院你怎么就出来了,我刚才说的东西你没听见吧和你怎么就裹了一条浴巾之间徘徊。

“呐,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上翘的语调让承太郎的大脑中枢再一次烧断回路,花京院看着承太郎没有反应,又笑了起来,“别当真啊,我只是开玩唔唔?!”

“我愿意。”承太郎想也没想的抓着花京院就亲上去了,带着些微雨水的味道还挺好闻的,期间还夹杂着樱桃的味道。

“可是——”

“你不同意?”难道真的只是和我开玩笑?

“教授,你最好去照照镜子哦?要不要我去拿点冰块过来?”

“……”

看着承太郎吃瘪的样子,花京院承认还挺有趣的。

“我也喜欢你,空条承太郎教授——”

结果之前向好的告白方案全部落空。

——END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