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27)

爆肝啦爆肝啦!!接近四千字你们吃的爽不爽啊有肉渣啊!

好孩子自动跳过啊别打我啊!

好孩子自动跳过啊别打我啊!

好孩子自动跳过啊别打我啊!

好孩子自动跳过啊别打我啊!

真的很重要所以重复无数遍啊!












承太郎和乔瑟夫回到家里之后霍利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因为两个人都过于风尘仆仆,承太郎一身白衣上不知道占了多少泥土和灰尘,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遇见真正难办的事情是不会落到那种地步,霍利也是清楚的,短暂的生气之后霍利还是笑着把两个人迎进了家里,西撒早就已经等着开饭。

难得的西撒霍利和乔瑟夫都没有对于花京院和自己的事情多问些什么,这顿饭是沉默着吃完的,就在承太郎收拾碗筷准备问乔瑟夫要花京院地址的时候反而是乔瑟夫先发话了。

“领事馆那里来话了。”乔瑟夫看了眼出门去了的西撒,“你这段时间想要出门必须通报每日行程,你在英国哪里出了什么事吧。”

承太郎并没有直接回答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确实急着想要去找到花京院,但是自己犯下的数落,不去弥补的话以后说不定会造成更大的纰漏。

“不过想要出去还是没问题的。”乔瑟夫看着承太郎一脸凝重,放下了手里的茶杯还是开了口,“在家里老老实实呆过明天。”

 

花京院是从没有想到过会这么快就再一次遇见承太郎,原本以为他不会想要再次见到自己,现在反而主动上门,大抵是对自己的事情恨之入骨了吧,若不是那样也是来找自己要情报来的。

花京院把蘸满了墨汁的还没来得及和纸张接触的毛笔放回架子上。名义上承太郎好歹是来这里消费的,他是客人,那么自己就理应为他服务。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反而会引人耳目,到时候被养父知道承太郎来过这里的事实之后一定会是一场暴风雨的。

“近日来此有何贵干。”花京院跪在垫子上没有起身,只是抬头用那双紫色的眼睛看着这个高大的客人,承太郎身上弥漫着的不仅仅有自己喜欢的信息素的味道,还有那股子级喜欢不起来的酒气,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承太郎一定喝了不少。

“把盒子交出来。”承太郎自上而下的看着那双眼睛,那双曾经是自己至宝的紫水晶。

“很抱歉,但是……”花京院站起身,“恕在下无法遵命。”

有些长了的衣物多少延缓了他的动作,从头上拔下发簪的速度不输于承太郎反映的速度,从上而下用力扎下去的动作很轻易的就被承太郎一个后退扇了过去,但是花魁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左手顺势而下改变了握着簪子的方法向前进一步由下而上的划去,左手的簪子被打飞的同时右手上拿着的苦无划出手掌心直接击中承太郎的左膝。

并没有因为膝盖上的刺痛就此罢手的承太郎反而是想钱买了两部奖金在支持的花京院重新必回角落,一下子跌坐在矮桌上的花京院打翻了隔着毛笔的架子,那张宣纸被用来清洗毛笔清水沾湿与精致的小盆子一同掉落在榻榻米上染湿了一片。

“拿出来。”承太郎抓着花京院两个手腕上举压在墙壁上,呼吸喷在花京院脸上酒精味弥漫在鼻腔里的同时承太郎闻到了那股令人沉迷的水果香。

“它就在你能看到的地方。”花京院涨红了脸,一系列的剧烈运动让血液流动的速度加快,混在饭食里面的小计量的发情剂和镇静剂终于是起了作用,原本只是养父想要快一些让自己失去行动能力而做的努力现在却让自己成为了他人的盘中餐,也可谓是事出意外。

“你把它扔了?!”承太郎万万没有想到花京院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份资料不论是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对于迪奥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迪奥需要它拿回自己还没有收到的欠款,而自己这里需要它来作为抓捕迪奥的重要证据,然而花京院就这么轻易的把它给毁了,既然花京院自信满满地说就在眼前那么说明花京院已经把里面的内容全部记在脑子里了,现在花京院就成了那个最重要的证物。

自己没有办法杀了他。

迪奥也没有办法对他下手。

两全其美的办法。

承太郎不愿意再想下去,若是自己没有更早一些发现花京院的真实目的的话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乔瑟夫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花京院在表面看来不应该拥有如此之深的城府。

人不可貌相吗——

带着熟透了的水果香味的吻落在自己嘴唇上,承太郎毫不犹豫的吻了回去,花京院的发情期提前了,没有征兆的。从他整个人只能发着颤接受自己把带着酒气的舌苔塞进他嘴里确没有反抗的样子来看之前的那一连串的动作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不再禁锢着花京院的双手,承太郎把矮桌上的东西全部都扫在地上扣着花京院的后脑勺不断加深那个亲吻。

承太郎想要这个,花京院也是一样,虽然并不是很久以前就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但是花京院的发情期不正常的提前多少让承太郎有些动摇。

夺取花京院呼吸的时间太长了,花京院开始挣扎起来,原本好生穿在身上的短褂和里面贴身的里衣逐渐松散开来,等到承太郎把人放开的时候花京院已经是浑身发红喘不过气来的状态。

承太郎把花京院的两条腿分开抽出自己腰上的皮带将其中一条折起来绑住,花京院的下身就这么完全的展现在承太郎的视线里。

“你在干什么——唔?!”

花京院没有想到的是承太郎会直接贯穿自己,从前的他不管怎么样心急都会等自己适应了才把那个硬物塞进来,房间里的水果香味已经浓郁到自己都有些晕眩,更别提承太郎的神经该有多兴奋,只不过在插进来的一瞬间承太郎闷哼一声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

没有任何准备工作的进入自然是困难的,花京院原本有些发硬的下半身也因为疼痛疲软下来,甬道里干涩的不行,承太郎推进一分花京院就收紧一分,由于那种少有的不舒适感而想要并拢的双腿强行被承太郎打开,背脊接触着矮桌冰冷的表面,脖子被勉强折起来视线正巧对上承太郎腹部那个狰狞的伤疤。

一切是从那里开始的。或许从一开始没有接纳这个大型猫科动物的话,没有被那种看上去像是狮子实际是猫的观念迷惑的话今天也不会是这种下场。

又或许承太郎确实是一只大猫,和自己在英国的那段时间就足以证明了,但是承太郎是一只披着猫皮的狮子,就好比现在,毫不犹豫的撕开了那层自己最喜欢的皮向自己张开血盆大口。

“放松点啊,你的工作不就是被人上吗。就连最基础的取悦客人都做不到吗。”

承太郎冷不丁的开口终于是把自己的下半身全部送进花京院的体内,那种炙热的温度和矮桌的冰冷成对比,花京院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刚说了什么?

“就你这样还是名冠樱满的花魁吗?多少大名都称赞过你啊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花京院不知道承太郎在那几天里面发现了什么调查了什么,可是自己从没有将身体出卖给那些大名,即使是有那也是机密的事情啊。

“你都唔啊!!知道些什么!啊——”

混在让人垂涎欲滴水果香中的还有铁锈的味道,承太郎膝盖上的伤口随着运动的激烈程度不断加大粘稠的,类似樱桃汁液一般的东西染红了那条好看的白色长裤抵在榻榻米上发出类似时钟秒针一般的声响。

“我知道什么?你自己干了些什么不都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吗。”承太郎把花京院整个翻过来红后面一口气插进去刺激着原本花京院最敏感的地方,“不是这里吗?你最喜欢的地方,叫啊?叫啊,像是那天晚上在我床上那样叫啊?!”

下半身被湿润的东西包裹着,不断流淌出来的还有另一种液体,花京院的背后是光滑的只留有一点被压在桌子上而留下的红色印子,对于男性来说过于纤细的腰肢弯出一个弧度让自己的进入更为顺畅的同时也能看见自己的男根如何进出那个红肿的后穴,茜色的发根因为自己的运动而一下有以下的摩擦着脖子,那束刘海弯弯绕绕的垂在桌子上,不算细嫩的手臂上布满了汗珠,纤细的手指被主人含在嘴里。

对于每一个发情的雄性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我…我没有哈啊啊——”花京院不是第一次被粗暴对待,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样的概况自是了然于心的。后穴的撕裂成都不算严重但是继续这样下去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定会被耽搁,镇静剂开始起效接下来的反抗将会是徒劳无功的,即便是承太郎帮着‘纾解’发情期的状况自己明天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说不定会更严重。

“诶——这个声音不是挺好的吗,多叫一点啊?你不过是被关在红色笼子里的荡妇罢了,你真心以为我曾经对你动过心吗。”

“…唔嗯——啊哈——”

花京院只是一瞬间的愣神承太郎就狠狠贯穿自己,将滚烫的液体是放在子宫口重灌满了那个口子、毫不留情的,就像他所说的没有对自己动过心一样。

到头来还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承太郎是一个聪明人,或许从一开始进入樱满就是算计好的也有可能,和自己也只不过是一场戏罢了,不管是把失去了容身之所的自己带回家,还是和自己一起坐船心甘情愿的给自己做百科全书,陪着这个红发的花魁去海洋馆,都只是为了将自己作为鱼儿拉出背后更大猎物的手段罢了。

演到最后反而自己成了恶人,在船上欺骗了一往情深的alpha,把情报交递给他的仇人自己的养父,毫不留情的粉碎了对方的真心。

到了十几二十年后书上一定会这么记载的,曾有一个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花魁试图欺骗重要政府成员空条承太郎,将重要秘密情报从其手中夺走,一个旧势力的omega也能这么嚣张,那么alpha也就更不用说。由此一个改革的浪潮揭开帷幕。

事情最坏也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死刑臭名昭著。

迪奥的忠告是正确的,我不该在不应该做的事情上花了心思。

没有谁会愿意和一个花魁有真正的感情来往。

不管自己做些什么得到的终究只是送回积怨的结局罢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也愿意了。这是最后一次了我的父亲,就让我再欺骗自己最后一次。

“空条承太郎,你是什么也得不到的。”花京院被按在墙上强行开始第二次的交配,“不管是结局还是爱情。”

“你以为你能得到那些东西吗。”

“哈——如果你执意这么说的话唔嗯……等着下一次太阳升起的时候——你会后悔的。”

 

承太郎离开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天色灰暗,雪花落满了街道,他不相信命运这两个字,就凭花京院现在的状态什么也做不到,在花京院失去意识之后承太郎翻出了在衣柜里面的一个箱子,被上了锁,就算是花京院也不可能把那么庞大的数据和情报全部记在脑海里,而这就是花京院二次记录下来的证据。

自己只需要找到锁匠把它打开就足够了。花京院的用处已经到此为止了。

一切都进行的如此顺利,顺利的承太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之前和乔瑟夫他们花费了多大的力气试图抓住迪奥的把柄。

他不敢相信是自己这么轻易的取得了胜利,一直到回到家中看见乔瑟夫出门迎接自己时的那种表情。

“怎么了?”

“……承太郎你去干了什么。”乔瑟夫没有把视线集中在自己的表弟身上,而是背后那片微微亮起来的天空,西撒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那个方向是——”

——花街


——T!B!C!

因为大概是最后一次TBC所以很重要!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