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25)

两罐咖啡的功效真不是吹的。

这章写的不好多多包涵。

能给点建议就再好不过了。











说这不是巧合这话是谁都不相信的,那可能这么巧花京院出门一趟结果两个人都准备各回各家了还都说要独自离开。

先不管花京院有没有发现其中的怪异,至少承太郎已经开始怀疑了,在英国逗留的这段时间里承太郎也没有闲着,看似到处陪着花京院乱晃,实际上也和不少的人接触过了,得到的情报也不少,促使他要回到日本的理由主要是乔瑟夫的那一通电话就是了。

船票上写着的日期是周五,承太郎想过来的时候花京院早就已经不见了影子,把一头深蓝色的短发抓的乱七八糟,承太郎并没有多想,现在的脑细胞是不够用的,只是做完了早上应该做的一系列工作,领着皮包就准备走人,为了保险期间去厨房一看,发现厨房的桌子上留着一个做好的三明治。

承太郎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啊,攻略了这么久的价值还是有的啊,花京院至少在心里有自己这么一个人,只不过早上起来不和自己道别这事依旧让承太郎觉得心塞,在门框边靠了好一会,都快把那个三明治盯出洞来承太郎也没想清楚花京院在现在对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感,自己是把对方看做恋人了没错,但是对方还有百分之四十的可能性把自己看成一个冤大头呢。

想到这里承太郎的脑细胞和神经彻底宣布罢工不干,实际上单单看见厨房里还留着这么一个早饭我们的空条承太郎已经开心的不能自已了,只不过那张万年面瘫脸在开心的前面先思考了一下花京院做这件事的目的。显然无果。

既然这得不出结论,那么承太郎自然而然的就宣布放弃,让可怜的胃袋接受这个不知道是充满爱意还是别的意义的早饭,至少吃了也没拉肚子死翘翘不是吗?

码头在离别墅有些距离的地方,加之今天是周末的第一天,码头上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船只分别占据了一个位置从甲板上搬下一个又一个的大箱子,里面装着的无非是一些香料或者一些羊毛类的原材料。

英国在日本销售本国货物的几乎并不是十分顺畅,日方虽然现在明确的表明要脱亚入欧但是在生活习惯和各个方面还是和欧洲有巨大的差别。商品这方面是走不通了,可是欧洲政府想到的办法不仅仅是这一个,更具体的事情承太郎觉得自己回到日本去之后就一定会切身的感受到,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胡乱推测具体实施项目。

皮鞋在地面上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水面并不是很平静,有些水花翻到安上来打湿了工人的裤子和贵族小姐的裙摆,众多鱼龙混杂的人群聚集的码头自然是吵吵嚷嚷的,承太郎不由觉得有些头疼,耳边不停响起的各式各样的交谈时混杂着工头催促的喊声还有卖报人的吆喝皮鞋与地面接触的频率越来越快,皮鞋的主人原本就有身高优势,步子自然是比平常人要大一些,也因为这个承太郎有些心急,找来找去没找到自己要乘坐的船只,眼看着怀表上的执政就要指到开船的时间了,承太郎少爷依旧没能够找到自己的目标。

“大新闻!大新闻!日本武士大肆起义造成国内动乱!大新闻!大新闻!”

把一枚硬币塞在那个不断吆喝的孩子手里,承太郎拿走了一份报纸,还留着油墨味的纸张上面夸张的用黑色加粗字体印刷着刚刚被吆喝的事情,看来乔瑟夫他们的行动还是很有成效的。

就在承太郎把那份东西塞进包里依旧对应该上哪一艘船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在一个甲板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茜色的头发被压在帽檐下面,那人到处张望着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最终还是只能悻悻然地回到船舱里去。

目睹这一连串动作的发生,承太郎多少注意到了花京院的不安,其愿意和在不是首位的,承太郎发现自己所需要乘坐的船只和花京院的相吻合,且不谈及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承太郎内心半分甜半分苦,甜的原因是又可以和花京院一起回去,苦的理由是承太郎觉得这件事一定不简单。

我们再来说说花京院,至于为什么先于承太郎这么长时间出门还会在甲板上被看见这事花京院也不曾想到,也确实没发现。

早上一大清早就醒过来,承太郎还裸着上半身一只手搁在自己腰上,花京院自然是睡不长久,简单挣扎两下也就轻轻松松的把承太郎的手拿下去了。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呢?既不想和承太郎一块出门又不想比这个大懒虫晚出门(因为一定会赶不上)那就只好提前起来了。

胃袋是空的脑子也是空的,一切都穿戴好的花京院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走进厨房翻找一番花京院执照出来一片面包和一些番茄生菜和熏肉一类的东西。

长叹一口气,想来这么一段时间里面每次早饭基本都是承太郎给自己准备的,那么作为一个客人基本的礼仪还是需要有的,都已经要不辞而别了(某种意义上)至少得给个回礼吧?于是乎两份不温不热的三明治就这么出炉了。

花京院知道承太郎的别墅距离码头有一段距离,提前就叫好了马车,现在估计车夫正昏昏欲睡的在门口等着呢,站在大门口回望这个住了没多久的地方,花京院止步不前,不管是承太郎第一次带自己见识这里,还是在餐厅里擦枪走火亦或者是发情期的处理,在无意之中已经成为了花京院的一种回忆。

这种回忆是危险的,是指让自己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在红色牢笼里的商品,几天以来的二十四小时相处让花京院感受到了承太郎最温柔的一面,连带着身体深处都带着承太郎的味道,并不是只荷尔蒙的味道,而是连带着骨子里都习惯了有承太郎的这种感觉。

如果再不离开那么花京院真的就会完完全全成为承太郎的所有物。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也不是养父希望看见的。整日我们上文说到过的花京院是准备拼一把但是不会扔下养父不管。

如果现在挽回是否还来得及?

答案是还来得及。

就这么放开承太郎乖乖离开的话,至少不会陷入两难的局面,花京院多多少少还是感觉到了的,养父的身份和承太郎正在追查的人是有关连的,甚至可能是同一个人,可惜的是花京院从没有对养父的所作所为有过任何的怀疑或者好奇心,什么情报都没有的情况下就只能希望养父不是罪大恶极的那个人。

离开宅邸去往码头的一路上是安静的,才只有清晨,到港的船只数量不多,也没有什么叫卖的人。

冷冷清清倒也合了花京院的新意,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保持心情。既然已经决定了抛下承太郎这份真真切切的感情心里的那个位置也就自然的空了出来。失落感不言而喻。

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交通工具之后花京院在船上乱晃,这次没有人限制自己的活动范围也童谣的不会由谁来给自己解读那个还有无数谜团的蓝色世界,也算是一种自由。

等到太阳完完全全升起,花京院才发现耳朵上的重量不见了,此时此刻已经把心里安放好的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甲板上找一找,比起去拿养父的巷子之前,想要找到那个承太郎给自己请亲手上去过的红色玛瑙耳坠的想法占了上风。

我不念旧,只是想要留下一点东西。

这个想法想骗小孩能够行得通,可说到底也只是自欺欺人。发现那两个红色小东西的其中一个不见的时候心里那种揪起来的感觉是刻印在心上的,抹不掉的痕迹。

在甲板上寻找半个小时之后并没有得到结果。

在这么找下去也是没有用的,花京院抬起头,擦肩而过的beta和alpha有不少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这个独自行动的omega,即便是身上带着味道这样大摇大摆的在外面晃悠也是不安全的事情,抬起手,用早就已经有些湿了的袖口抹过额角,花京院最终还是放弃了去找到那个耳坠,既然一个找不到了那留着另外半只也没有意义,不如扔了。

扔在这片和承太郎真正开始的海上也好让自己安心。这也算得上是一个结束。

红色的小东西随着几不可闻的啪嗒一声落在水里随即沉底不见。

这个结局不算悲惨,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自作自受,养父早就告诫过不要对alpha有念想,自己还是犯了错,吞了禁果的处罚自然是自己想办法承受,毕竟对方除了标记自己之外也没有过明确的表态。不论是被你如何对待我终究只是一介商品,不能作为一个正常的交配对象来看待。

自己明白过来这个道理终究是有点晚了的。

转身去向传递的时候花京院并没有发现某一个高大的男人捡起了那个自己没有找到的耳饰小步尾随自己。

船的货仓里飞舞着几只蛾子,大约是在夜晚被灯光吸引飞进来的吧,花京院现在只觉得浑身发颤,鸡皮疙瘩一阵一阵的起来,出去阴暗潮湿的环境勾起那种不美好的回忆之外那种腐坏的海水为简直让人作呕。

钥匙上刻着的数字是保存货物的柜子的编号,顺着一排排铁皮柜走过去花京院在一股奇怪的味道里打开了中间的一个小格子,好看的木制化妆盒暴露在花京院的视野里。

“是这个吗?”就在这个时候手腕上被施加了不小的力量,直接一把按在了柜子上弄得花京院腰椎发痛,“承太郎?!”

“你拿这个做什么。”

承太郎原本不想跟着花京院进来的,但是那种鬼使神差的预感还是让承太郎制不住脚步,早就从乔瑟夫的那通电话里得知在这艘船上不仅藏匿着大批的鸦片还藏着一个重要线索——迪奥和英国卖家之间的账本,到时候会有人去取那个东西,承太郎这次的目的就是把那个盒子拿到手。

可承太郎万万没想到的是去取盒子的会是花京院。

那双浅紫色的研究在黑暗里发着光,承太郎在自己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就把花京院整个按在了铁皮柜上。

花京院也不是一个傻子,承太郎会这么生气的问这个问题花京院多少已经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联系起以前所得到的信息,估计这次自己是中了养父的圈套了。

这是一个好机会啊花京院,大脑告诉自己,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发颤,不仅仅是因为承太郎发散出来的那种凌厉的气势和沁人骨髓的冰冷。更是因为这是一个让承太郎对自己彻底失望的好机会。

“啊、啊,最后还是被你发现了吗?”就像是夜夜对待那些客人一般,花京院摆出笑容,“我还在想你会多久以后才发现的呢,真是一个迟钝的大少爷。”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

“嗯,从一开始全都知道。”花京院抱紧了盒子,甚至感觉不到声音里的一丝颤抖,“现在你知道了?我只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离开你的你仇敌的棋子罢了,一厢情愿的你还是给我带来了不少快乐的呢空条承太郎先生——”

话音还没落下去右脸颊就火辣辣的疼,半边耳朵甚至开始耳鸣,先天的味道回荡在各个角落里,花京院会后能听见的是从仓库门口传来的嘈杂声。

啊啊——还是希望你不会被那些不知情的水手们赶下船呢……

——TBC

我所深爱的人啊。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