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23)

寒假来了,日更不是梦。

顺带一提楼主是一个陆氏弗拉格综合征患者。

依旧不要问我22跑哪去了,喂我家同学的笨笨去了。

小哈士奇真可爱就是不听我话,所以这章傻白甜。












花京院对于自己的痛童年印象只有两大块,潮湿的巷子和养父,就如前文曾提到过的花京院这个姓原先属于一个大户人家,虽谈不上富可敌国但是家财万贯还是绰绰有余。

足够消耗两年了吧?是的没错两年。

每个大户人家里总会出现一个两个败家子,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花京院的情况稍有些不同,父亲是留过洋的,但是其品行自从花京院出生之后就开始变得有一些不同了,作为一个alpha,有一个温柔贤淑的omega陪伴,家庭圆满,遵守孝道父母健在,但是典明是一个例外,那一年经营不善,父母双亡,妻子难产而死,就生出这一个omega,原本还有救的家庭就这么被毁坏,父亲的自暴自弃使得花京院在两岁的时候被亲戚领养,你要说清气人不好那一定是在恶意诋毁,可是要债的人不断上门,逼问父亲的所在,到花京院五岁的时候最终是家破人亡,花京院这个姓就只属于花京院典明一个人了。

钥匙被养父评论起来,这样的故事就是一句连三流小说家都不会使用的情节,之后的生活花京院一辈子也不会忘怀。

五岁时一个什么样的年纪?对于一般的孩子来说应该是认识社会开始懂道理但是依旧可以熊一熊的年纪,赖在地上打滚或者和邻居的孩子一起去剪女孩子的小辫子的生活,换做原本还有很好家庭的花京院那就应该是在诵读诗文的时间,学习家规和各式各样的事物,但是总体来说都算是轻松的。

问题是当时的他呢?彼时花京院还没有omega和alpha的概念,只知道自己可能比起别的孩子来说要稍稍体力不足,在维持生计这件事情上面稍稍弱于他人,但是为了活下去依旧是无事不做,偷盗、抢劫、乞讨,该做的都做过了,最后还是去做了各式各样的零工,花京院的手很巧,虽说只有五岁,但是已经懂得要比别的孩子要多,也比他人机灵上那么一些,乖巧懂事长得又可爱,愿意收下他的手工作坊还是不少。

其结果就是这些小作坊都纷纷倒闭。

这也不能怪花京院,毕竟那个时候以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国际局势不好,幕府统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家的生活都不好过。

在三个月的流浪生活和三个月的工作生活后花京院躲会了原本是自己家的那个小巷子里,那里已经建起了别的东西,自己只能躲在阴暗湿冷的不显眼的地方。

好事情是花京院没遇上人贩子,坏事是没地方住,吃的是别人的残羹剩饭和野狗野猫抢食,对某件事的教育时间过早。

花京院在那段时间里没少在巷子里看见发情的omega和alpha野战,那种冲鼻的味道差点没让他吐出来。

“我绝对不要有这样的味道。”

当时的花京院是这么想的,在他第一次爱情期到来之前养父曾嘲讽说怎么可能会没有味道。而其实际结果是那股味道大受客人欢迎。比如承太郎。

就这么又过了六个月,终于在十二月的最后一天花京院被养父剪了回去,遇见的第一时间花京院已经三天没有吃到东西了,因为试图偷两个馒头被打了一顿,我在小巷子里的时候浑身是伤,那天运气不好下了雨,于是发着高烧的花京院一闻到养父的味道就直接吐了他一身。

“那你还捡我。”

对于养子的吐槽第一次当爸爸的家伙这么说道,‘我只是在想这么大胆的人还真是少见就这么把你带回去调教一下说不定能成为好的保镖,谁知到你是一个omega。’

但是这个被你误打误撞捡回来的家伙现在是你家的头牌,也确确实实能做保镖不是吗?

“别开玩笑了就你一个omega就连我都扳不倒怎么做保镖?”

说着花京院把自己的养父摔在了地上。

或许是这一年间的生活和后几年里养父的降雨,花京院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omega里面的异类,什么都会,又什么都不精通,精通的只有怎么让客人开心,惹毛养父。

说来也巧,那个时候有说法说是红头发的孩子将招致厄运,那一年花京院害惨无数人民群众偏偏被养父捡回去之后一点事也没,两人相处模式就是相互吵闹唯一目标就是让那人过不上顺心的生活,后来想想花京院觉得养父一定是自己的克星,反之亦然。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这样的说法。”承太郎站在料理台前面轻轻松松的给一条鱼剔骨,“你这种发色别人想要还要不到,一定是出于嫉妒才这么说的。”

“谁知到呢?”花京院慢悠悠的U呼出一口烟坐在椅子上看承太郎忙来忙去的,前天和昨天整整两天没能下床,花京院的怨言可不小,俗话说食髓知味,被承太郎在这段时间里面养刁了的花京院不好对付,明明能有大把的时间出去玩乐结果全部都耗费在床上,失望之极伦敦眼、大英博物馆还有那座伦敦桥都是花京院想要目睹真容的地方,夹裹着行程都为了解决身体上的欲望而报销。

“别这么消极,带你去看马戏团?”

“别用哄小孩子的口气哄我啊承太郎,你真以为我没见过世面就能这么容易被满足?”再说了我也走不动啊?

只不过这后半句大约会被承太郎的一句我背你顶回来,花京院不开心,很不开心,一是第三次被我们提到的没办法出去玩,第二是因为他从来不知道承太郎居然是一个会做饭的居家好男人。

坐在椅子上,花京院原本不相信承太郎在卧室里所说的你想不想吃和食?我准备好了原料,一会做给你吃,但是到了厨房却又大跌眼镜,这家伙不仅会做饭而且会做菜。

煮好了味增汤,切好了海胆现在还在准备生鱼片,花京院觉得要是自己在提出什么想吃的东西来承太郎都能给自己弄来。

“我先说好明天我要自己出去,你别跟来!”

承太郎一转头看见花京院拿着从日本带来的长烟斗盯着桌子上的半成品说出这样的话差点没冒出一句‘不行你给我呆在家里。’

但是按过来想想自己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暂时标记了这家伙,就算不是体内成结,花京院脖子上的咬痕和那股味道是遮掩不住的,也没有谁会去惹一个已经被标记了的家伙,更何况最近这一段时间英国国内管的也严实,要真有个三长两短只要不是绑架性质的大约喊个两三声就能解决问题。

不过这个的坏处就是没办法野战了,承太郎多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

“好,要给你准备点什么吗?”从盘子里假期一片有些透明的鱼肉在芥末上滑动两下,那双筷子就伸到了花京院嘴边,“啊——”

伴随着啊——呜一声,花京院在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下意识的做出了像是热恋中情侣一样的喂食PLAY,在清爽的口感中花京院不自觉的用双手捂住嘴巴稍稍侧过身子斜视着那个虽然嘴角只有一点点弧度但是依旧可以看出已经笑得和一朵花似的承太郎。

“你就这么放心我?”动动喉结,那片生鱼片就滚进了胃袋里,“还挺不错的再来一片。”反正也已经被标记了现在想要逃回老巢里面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入乡随俗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家伙闹腾。

“放心啊,当然放心。”承太郎并没有像花京院预想的那样再拿点什么过来,反而是把棚子全部放在了推车上自顾自的走出门去,“还想吃就自己过来咯?”

承太郎你以为是主仆PLAY哦?!就算是挪半个小时我花京院典明也挪过去给你看哦?!

背对着那浓烈的杀意空条承太郎满意的在乔瑟夫密集的第十二条上打了一个圈。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