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20)

突破五万大关但是到不了七万我很伤心。







两人落地的时间正好是晚上刚过晚餐的时间,夏天白昼的时间变长,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地平线,但是花京院已经只能捂着肚子纠结是否询问承太郎能否找家餐厅坐下来吃饭。

“我们先回去。”

“你家又没有佣人,现在市场也关门了,再晚些餐馆都该闭门谢客了。”花京院在码头上走了两步伸伸懒腰,“别告诉我你家是祖传的庄园。”

承太郎点点头,在路边叫了辆马车,熟练地用英语报了个地名就把花京院拦腰抱上车去。

对于承太郎过于亲密却没什么吃豆腐的腥味花京院不做评论只是挑着眉看看呢个面色无比自然的家伙行云流水的作者他所认为的合理行为,并腹诽这个有钱的资产阶级。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伦敦的空气比前一阵要好的太多,漫天的灰尘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和安静的夜晚。

“没什么特别的?”窗外的搬运工把一个个木箱子从船上运下来,其中不缺强壮的黑奴,以及拄着文明杖的绅士,“很多东西已经在书上看见过了还真想不出要去的地方。”

“去海滩看看吧,你会喜欢的。”

“我不认为你会去?那种吵吵嚷嚷的只有太阳的地方对海洋学士没有吸引力不是吗?”

“Not at all.”披着绅士外皮的英日混血猫科动物把坐在对面的猎物拉到自己的腿上坐着,“如果需要的话包一个下午也不是不行。”随着承太郎的话语花京院的脸色未免一点点变得难看起来,“只要你想。”

一般来说买主会对一个商品这么好?这样的待遇论谁都是不曾有过的,自己虽称得上半个樱满的继承人,要钱还是有的,只是现今还没那个数量,但看着承太郎出手这般阔绰,花京院心里多少有点慌,窗外的景色对着越来越颠簸的路面不断后退,两边不再是高楼和各式商店,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茂密的林子。

就如花京院所想的那样,承太郎所说的家确实是一座巨大的别墅。至少在自己眼里看起来是这样的。通往大门的路上是一片草地,他们从马车上下来,才在地面上的感觉很舒服,草坪被包养的很红,空气清新。人烟稀少。

说好的有佣人呢你在唬我?

在花京院这个深居不出的人眼里看来大宅子里的佣人应该是一茬一茬的,随手一招就能找来两到三个什么事都不用你动手告诉佣人他们就会秒秒钟帮你办好了。

“那是六世纪的情况。”承太郎推开那扇象牙白的大门里头并不是花京院想的黑灯瞎火,反倒是灯火通明,蜡烛和点灯并用,“房间在二楼,你可以自己选一间。”

“自己选?”本来还做好了和你睡一张床的准备,承太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心寡欲了?不对他原来好像就不是一个欲求不满的野兽。

“当然你希望的话也是可以的。”我还迫不及待想要和你睡一起。

Omega架着手看着这只眼神真挚表情淡然的alpha就差没飞出来一句F打头U结尾的短语。好的我们现在要推翻一下前面的说法,这只alpha是毫无疑问的闷骚型野兽,还长着一张让人没办法抗拒的脸。

加分点太多了花京院懒得一一细数过来他只知道再不吃饭今天晚上绝对没办法进行重体力活动。

把沾满酱汁的牛排往嘴里送的时候花京院不免回忆起以前吃过的东西,虽说他不是一个恋旧的人但是那段回忆实在是难以忘怀。

“花京院?”

“嗯?”被承太郎叫到名字他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嚼了那一小块牛排有一段时间。

“还吃得惯吗?”从小在日本长大的花京院吃不惯英伦风的食物多少还是能够理解的,承太郎自己也不是很喜欢。

“还可以?”实际上自己根本就没有怎么去注意它的味道,坐在长桌对面的看上去稍有些遥不可及的承太郎吸引了自己的一般注意力,而对于幼年生活的回忆则吸引走了另一半。

“不介意说点什么吗?”毕竟从小在那种环境里长大,大家都没什么太拘谨的行为,餐桌上想到什么话题就聊什么,今天哪个家伙又打翻了一盏油灯,谁傍上了哪个金主,哪个花魁被买走了又有谁被送回来了,多少还是比较露骨的话题也没什么礼貌,“你在海上遇到过什么稀奇的事情吗?”

承太郎把头顶那顶帽子摘下来用食指低着下唇想了想,“去冰岛的时候看到了张着嘴的企鹅?”

花京院一时愣神不知道这有什么好说的一直到承太郎递了一张照片过来。

“哦,我的老天……”

花京院差点没把照片放到一边的烛台上烧了。

就算是黑白的照片也能看得出企鹅的嘴里是怎样一副光景,大抵是承太郎的两只手掰开了一直原本看上去可爱的想让人摸摸它的企鹅的黄色长喙,里面并不是像鸭子那样的只有一条舌头的构造,无数细小精锐的牙齿像齿轮一样密密麻麻的排在一起,花京院再也拿不起先前放下来的叉子。

“还有就是在海底曾经看到过很漂亮的软组织生物,颜色很多,有点像柔软的面饼。”

“不先等等承太郎,我想先确认一下你给我看企鹅的照片真的没有别的企图吗。”花京院不禁捂着自己的肚子开始思考以后是都还需要和承太郎探讨有关海洋问题的事项,至少别问他有什么好玩的?

“并没有,只是觉得你和企鹅挺像的。”承太郎把一块西兰花送进嘴里上下打量花京院,“外表看上去挺是那么一回事的,夜里和维纳斯似的。

“谢谢你的夸奖空条先生,但我倒是觉得你更像一点。”只不过没有企鹅那么外表可爱就是了,再怎么说也是一只帝企鹅。

“那么……海星呢?”承太郎转转那个好看的绿色眼睛试图找出能让花京院满意的话题,“把它的触手切下来再扔进海里——”

“就找不到了。”端起手边的红酒晃了晃然后送进嘴里花京院最终还是打断了看上去兴致勃勃的承太郎,他今天可算是了解到了承太郎对于海洋的热爱,那双绿眼睛里都快要能够冒出火花来了,“我或许对于在明天能够实地勘探一下的英国地标性建筑或者出名的商店比较感兴趣?”

“水族馆?”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那撮红色的刘海忽然有些没精神的耷拉下来,弯弯绕绕的那些头发也有些直了,活像是一只垂耳兔。

“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原本对于水族馆兴致高昂的花京院在回忆了一下先前承太郎说的那些‘有趣的事情’之后忽然变的兴趣缺缺,他不想让那个什么水族馆破坏了自己印象里美好的像是刚从藤蔓上摘下来的还带着水珠的樱桃一样的海洋。虽说今天已经见过了,可是由于眼前这个猫科动物的关系在床上度过了这原本能够十分美好的一天。

“不过或许我现在对你更感兴趣一些。”

有些劳累的omega很好吃,非常好吃,就在承太郎把而花京院按在那张长桌上的时候他这么想,不管不顾对方一定会被弄的腰酸背疼依旧不依不饶的扒了他的裤子。

“以后还是穿和服吧。”

“哈…这事…不是你说了算的唔嗯——好舒服…”

承太郎把花京院整个人翻过来继续将自己往哪个火热的地方送进去的同时在脑子里想着怎么样才是最浪漫的求婚方法,或者先从交往开始?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