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19)

简短一更



船上颠簸的时间不长不短,花京院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刚好开始下山,承太郎还是把手牢牢箍在自己腰上,醒过来腰酸背痛的原因花京院认定了不是因为这张床不舒服,是橙太郎的错。

“起来。”

用了点力气把承太郎推醒,花京院皱皱眉头看着翻了个身继续睡着的alpha。

“别装了!”

“好好好,快住手!”

别看花京院长得比起alpha娇小不小,力气却足够把承太郎推到床的边缘,快要摔下去的alpha终于是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看看那个气鼓鼓的omega。

我做错了什么?

Alpha如是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抱着他睡了一觉装着睡了那么一会,怎么就这么气呼呼的。

看了看时间,承太郎才意识到两个人已经在一起睡了几乎一整天,现在已经是日落时分,再过一点时间就要到港了。

“想去看日落?”

花京院点点头。

已经一整天被箍在床上没能去看看海上是一个怎么样的场景,也没能文恩承太郎任何有关于自己喜欢东西的事情,花京院的失落是可想而知的。一心想着在船上总能源自给的梦想,可谁能想到,承太郎身边睡着这么舒服,特有的信息素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开来,现在也在花京院脑海中挥之不去。一不小心睡过头了,现在只能看看日落准备下船了。

“……”

自己是把承太郎叫起来了,但是现在又算是什么?在甲板上的人比自己想的要多得多,最终还是起的有点晚了,几乎是整个船上的人都出来看日出了。

父母带着孩子,或者是情侣、画家、诗人。

花京院对这些有的没的不敢兴趣,他不会像别人帮他画张肖像也不会希望有人会因为他作诗。这些是交给其他的人去做就成了,古往今来赞美花魁的人不是没有,但是也还是在少数的。如果是知道了自己是一个在高楼红牢中的商品遗一船的人会怎么想。放眼望去,甲板上的人皮肤偏白,发色金黄的偏多。

“承太郎你是混血。”

“嗯。”

搂着花京院,承太郎正了正帽子,海面上还算是平静,还没到岸边,海水的颜色偏深,太阳落下水平线一半,不算厚实的积雨云被染成金灰色,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浪漫的场景。

承太郎心里小算盘的一颗珠子掉了。

原本海岸上的场景是承太郎看过的认为是浪漫的场景之一,原本自己并不在意这些事情,只是知道自己的母亲和父亲也是在船上结识,虽说父亲并不在自己身边多时,但是自己对于这个故事还是记忆犹新。

‘既然喜欢就试着去争取一下呗?’

乔瑟夫在出发前一天晚上特地支开了花京院单独留下承太郎一人灌输了不少自以为高明的泡妞方法,承太郎觉得那天的话已经足够写出一本“新如何捕获心上omega的一百种方法”,当然其实用性有待考证。

“去上面吧。”承太郎把身上的外套套在花京院身上,瞅了瞅那张依旧有些闷闷不乐的脸,“还有回程呢。”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来去的路上看到的东西必定是不同的,错过的就是错过了,下次不一定能再遇上。”更何况自己回不回得去还是个问题。

“真这么想的话带你去水族馆吧。”

‘花京院的身份我们还是摸不清,但他之前不会对你做出不利的事情。‘乔瑟夫顿了顿望了望拉门外的月色和承太郎的行李箱,‘嘿,带上晕船药你怎么知道他不晕船?海上的风浪不是吃素的。‘

‘你的意思是他和迪奥有关系。‘

‘这还不确定只是可能性很大,我和西撒都不会阻止你泡他。‘

承太郎瞪着自己的表哥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一旦明治天皇颁布什么法令整顿任何纪律迪奥都可能露出马脚,我们不能确定花京院一定什么都不知道,你要做的事我不阻止,但是如果判定花京院那孩子对我们有害,就算是生米煮成熟饭了我们也不一定能保得住他。”

乔瑟夫给出的信息是承太郎最不愿意去考虑的。花京院的身份过于敏感,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受害人只可能是他。就现在手中的资料来看花京院自小在樱满长大,由那个神神秘秘的老板一手拉扯大,十四岁开始接客,店里有些事务就算是不想知道也会多少牵扯其中,若是真的整顿起来花京院是难辞其咎。

船的甲板一共分三层,第一层人最多,第二层是上等客舱的人才能去的,最上面就是舞厅之类的地方了。

“真凉快。”

海上的风把花京院肩上的那披风衣摆吹的哗哗响,除了扣子扣着的地方别处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下次还让你看日出。”点燃一支雪茄,承太郎呼出一两个烟圈又很快被海风吹散。“明天大抵会下雨。”

刘海拍打在脸上,花京院伸手撸开了那撮现在略显碍事的头发,天边的红云没有养父房间里挂着的那幅油画一样亮眼,带有一丝灰蒙蒙的颜色。

“因为云层?”侧过脸,即便是没有头发的阻挡,承太郎的侧脸也看的没有那么清晰,被橙红色阳光晕染开的皮肤显得有那么点模糊,对方那只空着的健壮的手按住帽子。

“什么?”绿色的眼睛问,带着些水光,多数是被海风吹的干了吧。

“我说云很漂亮。”花京院笑笑。看着那只依旧有些模糊的大猫。“我喜欢你。”

对方皱着眉头,弯下腰稍稍凑近一些试图辨认那人说的话。

“你的眼睛很漂亮。 我喜欢。”三缄其口,最终结果话语的味道全变了味只换来了承太郎的一句谢谢,想像那种三流小说中男女主角般的展开而陈述的第三句话被海风的咸腥味揉碎卷进深蓝的漩涡里而化作泡影。

大个子的Alpha望着身边的人延伸一点点暗下来变成了平日里的深紫色。终究觉得玩笑开得有些过。自己自然是可以现在立刻弯下腰去补上一个吻告诉他并不是因为云的颜色而是因为没有一只海鸟才推断明天的天色。不仅是自己的眼睛漂亮,你的更是特别是在看见新鲜事物是更是如此。但自己没有完全的准备,先不说在这光景下没有没有准备乔瑟夫强烈推荐准备的戒指,更没有勇气给他一个吻。

对花京院的本心随着时间推移还是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