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18)

一想到老婆(GITO)给我画的封面里面包裹着的居然是这种质量的文我的心就好痛、

对不起啊啊啊!我一定会大修的!!!






花京院打小就住在水上虽说不是没有坐过船但是最多也就是木制的小船,再不济也只是上次游行的那种,用铁皮包裹的船身在水面上浮着这种事是花京院从没有想过和见过的,木头能在水面上浮着那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如果换成实打实的铁对于花京院来说那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了。

“晕船吗?”承太郎问,在内陆湖风浪小,船没有那么晃,或许不那么容易有感受,换成海上就不一样了,会发生什么不清楚,若是遇上暴风雨那就有的好受的了。

“应该不?”花京院手上没拎箱子,正了正领子在甲板上到处看,一会跑去左边一会跑去右边,看看岸上又望望水里,“我在水上住了这么久也没离开过几次的。”

一会估计开了船就有的他受的了。

承太郎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箱子里带着的一份晕船药也不知道是不是够用。

船舱里那边是一等的房间也免不了有一点腥味,并不是承太郎信息素的味道,不如说截然不同,海上的味道对于嗅觉敏感的自己来说多少有些刺激,没有任何的安抚性,硬要形容便是类似于死鱼的味道。

“你经常坐船?”船舱里算不上昏暗,不再是只有蜡烛的时代船是蒸汽机推动的,光线也自然是点灯提供的,虽还没有出发离港可吊在天花板上的电灯还是有点晃动的迹象,“你定居在哪?”

“原本是英国,”承太郎伸了伸手就把那个仅有的行李箱放进架子里,“我的本职工作和海有点关系。”

这次前往日本本不是自己分内的事,但怎么也和自己的血缘脱不了关系,一停稳要把自己的母亲一起带着走,承太郎自然是坐不住了的,立刻退跳了手上原有的去太平洋勘探的工作满脸杀气的跟着乔瑟夫上了船。不过也是幸好有了承太郎这个临时教师乔瑟夫的底子又好,出发前一个月总算是能把日常用语学会了,一直到了今天还能时不时的说两个无伤大雅的双关语。

“海洋学家?”

在年幼时期的花京院的知识体系中海洋学家几乎是囊括了一切有关于海的只是和尝试的,有任何不懂得问题都可以询问的那种百宝箱一般的存在。

其实这个认知是错误的,花京院长大后立刻就明白过来了,这种孩子一般的思维模式早就不应该是一个快二十的人应该有的。

“如果你对一路上看到的感兴趣,我都会告诉你的。”坐在床上,承太郎并没有像花京院那样站在窗前饶有兴趣的看浅滩里的小鱼,“至少我现在能好诉你水里的不会是沙丁鱼或者好看的热带鱼。”

“我不喜欢沙丁鱼。”

花京院转过来脸上多少带了点不满,或许自己表现得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过自己是世上也没有超过这个年龄。

“还有一个问题承太郎。”

“什么?”被提问者脱了外套顺其自然的躺在了并不怎么舒服的床上。

“怎么只有一张床?”

自然不会有两张,有两张的话我怎么和你睡一起啊?你都是到最的鸭子离还能让你飞了不成?

“不可以?”被提问者一脸无辜。

“我…好吧没意见。”

一个相当于被买下来的商品还能有什么意见。

两个人想法上的差异比起自己所以为的要差得多,一方已经在准备着怎么想办法把这个omega绑定在身边了,一个还在想什么时候自己喜欢(一时)会厌倦自己向其他客人那样去找那些更会撩拨人的妓女或者安稳地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度过一生。

也曾有那么一个两个人问花京院要卖身契,花京院也动过心,那时只有十四五岁,就像今天这般在连续度过了一段时间后把自己送回那座高楼里,养父对自己说过没几个人会真心带一个被无数人购买过的花魁,一时的激情不能被当做爱情,外面说得好听将自己的栖息地叫做水上吉原,其实那就只是一个用尽快累加起来的肮脏的人间地狱,从樱满出去的人不是没有,逃出去的多半是被淹死,买出去的不是被当作小妾便是之后又回到这里,多数也是进了樱满不足七年的雏鸟罢了,要赎花京院这样的花魁,承太郎这几年来是头一个,花京院摸不清他的底,又说不定是摸清了但不自知,在承太郎家的这几天里花京院也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开船的时候的轰鸣声比起自己想的要刺耳一些,花京院皱着眉头看着铁皮的船身一点点的离开岸边,前后晃动也不像是坐小船那样的感觉,更像是坐在一个快要断了线的风筝上一样,不舒服,让人没有什么安全感。

四处环顾了一下发现仅有的一个椅子已经被承太郎的帽子和外套占领,想要把外套和帽子拿起来放在一边的衣架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的主人正盯着自己看,用一种你为什么还不到床上来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是给他一巴掌好呢还是给他一巴掌好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脱光了去床上睡着。

花京院典明是一个花魁,还是一个手段不少的花魁,就算现在身上穿着的并不是那种脱起来方便极了的和服也能够做出足够色气的动作。

伸手撵了撵刘海看向已经半眯着眼的承太郎,花京院伸手解开了领口的扣子,又一点点向下移动故意在衣服上摩擦出不应这么响的声音。

“别闹了。”

在花京院眼里几乎可以被称为长臂猿的承太郎玩了玩手臂就把花京院直接拖到床上来了,由于动作的原因花京院顺势直接跪在了承太郎身侧,两腿分开坐在那条大腿上。

抿着嘴微笑的表情在承太郎眼里是一个很好的暗示,他不能抗拒那样的邀请,作为一个还没有绑定对象的alpha对一个这么邀请自己的omega自然是不会放手的,会放手的是傻瓜!

但是现在不一样,花京院不是正常的路上可以见到的omega,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花魁,会主动上来邀请自己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别闹。”

翻了个身把人稳稳的压在床上抱着,不同于其他娇小个子的omega,花京院显得要高挑许多,也没有那种像瓷器一样抱在怀里用点力气就会受伤的感觉。

但是本质上还是一样的,如果用力过度了花京院还是会和别的omega一样疼,最多就是不会说出来。

他不是这么扫兴的人。

“你喜欢樱桃?”

承太郎嗅了嗅花京院的颈窝,熟悉的味道随着杨其一起被带进肺里被红细胞搬运到四肢里面去。

“嗯。喜欢。”

稍稍顿了顿花京院叹了口气还是如实回答了承太郎,对方并没有任何想要包子机的想法,不如说从自己被他领回家里之后就没有自己工作的时间,承太郎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花京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希望得到的只是能够安安稳稳的度过这次的旅途,难得一次出海的机会不好好掌握其不是亏待了自己,那可没地方能弥补啊!

“很晕?”

“还好。”

不如说是天作之合,自己和承太郎的相性一直很好,机缘巧合的事情多的是花京院也不是么有见过,像什么隔壁哪个omega的青梅竹马居然变成了大富翁还是有妇之夫依旧来店里光顾,什么哪一个alpha买完了商品结果因为醉酒一个不小心失手把omega给啪叽一下推水里去了,各式各样的事情可以说在他十七年的人生中已经是见过不少不少了。

承太郎不是头一个。但是感觉这么强烈的他是头一回。

不管是信息素的味道还是两个人生活上的习惯以及顾虑到的事情都是互补的,一方为另一方着想,那一个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另一个却早已做好了准备。

自己最终还是陷得有些深了。

“我带了晕船药,如果受不了随时和我说。”承太郎又把手臂收紧一些贴心的拉上那条薄被把两个人都盖住,“先睡一觉吧。”

“喂喂,现在可是夏天?”

“海上冷。”

“我们在房里。”

“房间里没有壁炉。”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去定一个有壁炉有两个床的房间?”

“我喜欢这个。”

“……最你的便。”

最终决定妥协(暂时)的花京院典明很期待自己醒过来之后看到的会是些什么。

——TBC

阿强顺利把人拐回老家,打开刷好感度的支线。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