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随笔】承花【精灵花←其实这设定没什么用】

就当笑话看

傻白甜














一般而言人类和精灵想要和平相处是一件有些困难的事情。人类有更强一些的行动力和体力,而精灵有更长的寿命和魔力。

不过这其中有不少异类。

比如在将军承太郎眼里两种生物就没什么大区别,一样的存在,只是单纯的猎犬。

如果这番话被波鲁那雷夫那个多嘴的家伙听见了必定会好好嘲笑对方一番。

“哈,你这是标准的口嫌体正直啊空条将军,明明处处帮着花京院还说每个人都没什么区别。”

回敬的是上勾拳直击胸口,因为那里有甲胄不怕打。

花京院是一个骑兵,射箭的一把好手,听着很像一个人类但他实际上是一个精灵,性别男,精通天文地理温文尔雅,取向女。

那至于为什么花京院会和承太郎变成一对的理由人们多数都众说纷云,没有一个定论,有的说是革命友谊升级成为爱情,有的说是青梅竹马等等等等。

“又有什么新的说法?”花京院坐在树荫下休息,弓箭放在一边两手捧着用竹叶包好的饭团一点点打开从里面挑出一个分给忙了一上午的承太郎。

“我要那个。”不容置疑的口气,这更像是在命令军队而不是适当的和恋人调情。“你对那些感兴趣?”

“哎——可是 ......”

“我要那个。”

花京院终究是拗不过他,把那个捏的有些粗糙的饭团递给承太郎。

一口咬下去的感觉不是最好,盐放的有点多。

收拢脚略有些艰难的把195的大个子缩得和花京院的占地面积一般大小,侧脸看看那个迟迟不肯看自己的恋人,不由得想伸手把整个人揽进怀里好好亲一顿,可惜自己内心犹如豺狼虎豹对方顶多就是一个颤颤巍巍的兔子。交往到现在除了偶尔偷个香牵牵手搂搂腰之外什么都没干过。

该死的矜持。但不得不说这份矜持在自己看来还挺可爱的。

“你还是别吃了。”花京院伸手过来试图把承太郎消灭一半的东西抢回来,后果自然是对方长手一伸自己趴在他腿上都够不着那个羞耻玩意。反倒是被那张还粘着米粒的嘴亲了一下。

“你怎么...”

“先说好我可不是柏拉图式的。”把那个并不软但抱起来舒服极了的身子揽进怀里,“比上次的好吃。”

“你知道我不会做饭的...”花京院跨坐在承太郎身上双手搭住宽厚的肩膀转眼去看那个被承太郎继续啃咬的白色团子,“别吃了。”

“好啊,你亲我一下。”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

“亲不亲。”

“我......”

“不亲我可把今天的事说给波鲁那雷夫听咯?”

“哎哎?!别啊,那家伙知道了不等于全国都知道了吗?”

犹豫再三花京院最终还是凑上去用嘴唇碰了碰,哪知道承太郎不依不饶地连舌头带牙齿的全舔了一遍。

看着近在咫尺的恋人捂着嘴满脸通红的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决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恋人应有的夜间行为。


——END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