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报错取向嫁对郎(4)

大家新年快乐!

原本准备在六张里面结束的好像有点困难了。。。






第二天自然是按照约定好的那样承太郎把花京院送到了大学的门口。

“不和我一起进去吗?”

花京院摇摇头,“不想给你添麻烦。”

承太郎才想起来花京院这家伙是个人尽皆知的HOMO,其实人际关系仔细回想一下还是不错的,成绩也好是个优等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怎么能留在印象里,或许是因为做人低调的缘故。

“今天下午有我的课,你来吗?”

“嗯——”对方停顿了一下说不了我还有事那节课我就正大光明的翘了,别点名。

看着那个穿着针织米色马甲,里面穿着白色衬衫的家伙一蹦一跳的走进学校,承太郎掉了个头把车子开进了停车库。

学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比起别的同一等级的学校来说是小了这么一点,但是要说设备不齐全那是骗人的。

不仅空教室多了好多还有好多录音室根本用不掉。

只不过这件事在食堂上就不这么乐观了,学校的人不多但是总喜欢一个人占两个位子,和自己的朋友或者喜欢的人坐在一起远离那些自己不喜欢的家伙们,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放在承太郎一家自身上又有点不对劲了。

上文也提到过每次承太郎去食堂总不用找位子,自己家人会热心的给自己留上一个。

今天也没有例外的,一进食堂就听见有人在喊自己说“哥哥这里!”

是徐伦,家里最小的妹妹。古灵精怪的总是逼自己的几个哥哥还能惹事,不过如果把她列为熊孩子那就大错特错了,人家熊,但是不是孩子!人家熊有熊的资本,被众多学生列为女神的徐伦先不说智力和情商,单单武力值就足够震慑别人了,加上Hp MP之类的,想追她的人这个食堂里至少占了三分之一。

“哟。”

“花京院?!”

令承太郎没有想到的是花京院也在场,先不说他是否把相亲的事情告诉了这里一干人等,首先看哪种和仗助的熟悉程度就不太对头。

“因为花京院和我们说认识你所以今天就约来一起吃饭了。”正在想着今天怎么料理手上的布丁的乔鲁诺如是说道。仔细想来乔鲁诺的专业也是和电子有所相关的,医疗机械之类的东西,所谓隔行如隔山,承太郎并不清楚家里一干弟妹到底选了些什么专业,总之自己喜欢就好。

“是啊,没想到花京院会和你认识呢承太郎先生。”仗助拍拍花京院的肩膀笑了起来,那头奇怪的发型依旧不知道用掉了多少发胶,“听说花京院在游戏厅输给了你真是不可思议啊!他可会打游戏了呢!”

“哦?”

端着弟妹们给自己买好的汤喝上一口,承太郎觉得这里的气氛好像真没什么不对的,是说家里人天生的自来熟呢?还是说花京院的气场太过于平易近人?

“于是乎?我的电脑怎么样了?”徐伦关上自己手里的镜子双手撑在桌上问坐在边上的花京院,“里面的垃圾清理掉了?”

“嗯,今天在稍微检查一下就好了。”

原来说的有时就是因为这个?

“就因为这事要翘课?”承太郎放弃了和纳豆的搏斗放下筷子问那个红头发的学生,正一副严格教授问研究生讨要学期末论文的样子。

“空条老师你可别多想,我对您妹妹没有兴趣,我也钓不到她!”

“谁知到呢,说不定你那天有这么个心思了的话还不是秒秒钟把人把到手?”乔鲁诺喊着勺子调侃一副大人样子。

“那我可就要被安娜苏打死咯。”

原本承太郎对这个话题并不则能按兴趣,但是好像从中听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立刻眼神一凌。

“额——快到上课的时间了吧?”

仗助慌了,从承太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非同一般,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妹妹,怎么想都是宝贝的不行,每每谈到这种敏感话题总是没什么好下场。

“嘛——空条老师你也别这么在意啦,谁没个青春期啦,就我看来安娜苏这家伙被你妹妹吃得死死的,给她做牛做马还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和心思去想怎么欺负她,对吧徐伦酱?”

当事人耸耸肩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亲哥哥离开了座位。

“我下午还有课,先回去了。”

没一会乔鲁诺和仗助也走了,说是大哥和二哥今天不来食堂吃饭,承太郎吃完了就可以走了不用留着位子。

事实上在这一家人湘潭生还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女学生盯着这里了,但是碍于有仗助和花京院他们迟迟不敢上前。现在也是只是因为花京院还在享受最后的樱桃没有离开座位而没有上前询问是否可以坐一起。

谢天谢地花京院你真是个好人。

“嗯?如果以后还需要我帮老师的话随时都可以说哦?”

“这个看脸的世界。”

“嘿嘿,有什么不好的,对您来说是个优势哦,顺便上次你说的那种类型的姑娘我找到不少,有文学系的也有理科的,要不要试试看?”花京院吃掉了原本在舌尖上打转的樱桃接着说,“霍利伯母好像很急的样子。你也老大不小了吧?”

“师生恋更不好。”现在也不急。承太郎慢条斯理的解决了碗里的最后一口腌菜环顾四周说,“一起走吧。”

“是是~怕麻烦的空条老师——”


——TBC

评论

热度(38)

  1. 风不止雪蓮 转载了此文字
    这标题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