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16)

这一章的肉我放进本子里去了。是肉渣。









花京院对于承太郎的再一次来访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讶,想着差不多又该是时候来我这里跟喝杯小酒探讨一下海上的奇怪事件了吧,那个人就豪迈的拉开门进来了。

花京院本人都不知道他们那里来的这么好的默契,有点像是一对双胞胎,有那种神乎其神的类似神棍一样的心电感应的能力。

“哟。”

“晚上好,空条少爷。”

多次接触下来花京院已经彻底摸清楚这个承太郎的姓名和喜好,但是也仅止于此。直达听到了是一个有钱人家(不用说也知道了吧)在这里做外交官,偶尔去学堂里讲讲知识这么样的一个存在。其实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的,这太扯了,这工作处于现在这个年代再怎么赚也不可能有钱到把大洋当做尘土一样不要命的往外撒。

“有东西给你。”

承太郎故意弄得有些神神秘秘的。他从乔瑟夫哪里旁敲侧击的打听来了一些关于怎么钓妹子的技巧,虽然他觉得当着这么一个身经百战的花魁的面没有什么作用。不过好歹还是给自己打个地子,不会到时候真的没有什么真本事。

这事如果让花京院知道了,一定会用那好看的手指指着承太郎的鼻尖说你的脸就是最大的武器了你还想要用什么样的花招?!那样的话整个樱满岂不是要停止营业了?!

“怎么了?这么神神秘秘的,你又不是那个神父,没必要张口闭口这是神谕的吧?”

花京院还真担心承太郎脱口而出一句神曾经曰过,这几天养父给自己找了一个家教(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洗脑专家)说是要让自己懂一点怎么经营的法子,但是这个神父只要一遇到什么不能解释的事情就说是神谕,反正花京院是不信,他估计父亲也不信,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神父真的挺会忽悠人,要不是花京院一开始就认定这家伙没安好心那现在大概也穿着严实的长袍,晚上拿着荆棘鞭子抽自己也说不定。

“颜料,还有画布。”

花京院觉得自己要飞起来了。

“你不是一直想要的吗。”

句句话说在花京院的心坎上,他需要这个,真的十分需要,那幅画很快就能完成了,但是还缺少一点至关重要的东西,那个像是顶级祖母绿的眸子他怎么也完不成,这都已经快升级为花京院心里的一根刺了。

“但是……但是我……”

花京院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个面无表情的家伙,他没有什么经济实力(钱都为自己赎身留着了,他可不要当什么继承人)也没有权利,最多就是让承太郎在这里多留宿几晚不要他钱。

“你救过我。”

但是这笔帐也早该还清了。

花京院摇摇头看着那和颜料还有画布内心动摇。

你说拿也不是不拿自己又心痒痒这不是存心为难我吗?

“一身相许怎么样?”承太郎暗自窃喜向乔瑟夫讨教过几招,只不过这没持续多久。

“哦,那我宁可不要。”花京院耸耸肩,那件好看的深紫色长衣松垮垮的遮住那身雪白的皮肤。

承太郎自然是知道他花京院典明是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被束缚住的,他不是那种可以被关进笼子里的金丝雀,怎么说也是一只黄莺。

可是在这一点上承太郎又想不通了,既然笼子呆不下那么又是什么原因让花京院一直在这个樱满里呢?

“你只当是一份礼物吧。”

“哦,那我希望那是你今天的嫖资。”

花京院做到了承太郎盘起来的腿上自然而然的褪下那件衣服,里面之穿了一件绣着荷花的宽松衣物。承太郎一向不在乎花京院穿的衣服具体叫什么。那太麻烦了,他只知道那种若隐若现的皮肤足够让自己硬起来。

如果说这是一盒颜料和几块画布就能换的来的,那一定只限于承太郎。

 

“听说最近挺不安定的。”就在承太郎事后一支烟的时候花京院躺在被窝里这么说着,“近期少来来,说不定哪一天就被一刀解决了。”

承太郎弹了弹烟灰,说:“你不也一样危险?”

花京院不是一般的OMEGA这承太郎知道,但是再怎么说也比不过alpha强行突入啊,如果自己都有可能遭殃的话,那花京院就不怎么可能幸免。

但是他没有多说。

或许是累了,很快承太郎就听见了身边平稳的呼吸声。

花京院确实是累了。身为一个omega花京院有超出常规的体能和体力,这都亏了养父,从捡回来开始就交给他怎么舞刀弄剑耍枪开炮的,从体术到琴棋书画几乎是没落下过什么,所以很多时候迪奥会对自己说今天的客人需要你处理一下。

这时候花京院知道一定是因为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想要对樱满或者养父有什么不良居心。

对于自己被用作养父的专属杀手花京院没有怨言,不如说有些乐在其中,为了自己的栖息地努力是理所应当的,而对于那种不做死就不会死但是偏要来碰碰瓷的家伙,花京院除了说一句“你好再见”以外没有任何想法。

而对于现在的承太郎他的想法可不少。

 

第二天一大早承太郎就被花京院赶回了家里,还拿着一幅像极了自己的猫的画作。

“哟,泡完人回来了?”乔瑟夫满面红光,“好消息,天皇同意我们的看法,准备大量引进纺织机,决定废除旧染污俗改革阶级制度了。”

承太郎一听眼睛亮了起来,这意味着自己这次的行动终于是有了一点收获,如果这么做的话必定会需要清除出不少的奸臣小人,能够找到仇敌的机会也就大大增加了。

承太郎觉得现在可以去煮些什么红豆饭之类的东西来庆祝一下了。

但是没开心多久,西撒就跑了回来。

樱满起火了,火势不小已经有楼层倒塌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