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13)

文力↓↓↓



“不愿意陪我出去走一圈吗?”

就因为承太郎这么一句话,花京院只好穿上衣服拖着还带点疲惫的身体跑出去。

“你真的不想亲眼去看看吗?”承太郎点起烟看着只带有一点波纹的水面,“有很多事你会感兴趣的。”

花京院背靠在栏杆上嘴里叼着树枝看着天空,“不是我不想出去,我要出去需要通过这里人的同意,不然我只能在这里面闹腾。”

承太郎看得出花京院还是想要往外跑的,有很多东西是他没有见到过的,只不过他确实有苦说不出,从这里出去或许不是他一人之力就能够决定的。

“不带我逛逛吗?”承太郎把烟掐灭了看着那个歪着头的,快把烟斗戳到自己脸上的家伙,“尽一尽地主之宜吧?”

承台就算调情到了心头上也不会忘了自己的最初目的,再加上现在能不能把这个棘手的omega弄到手还是个大问题呢。

说不定我需要去问问表哥是怎么把嫂子把到手的,要知道那个意大利人也不是什么好把的家伙。

“这里你没有走过的地方除了餐厅只剩下船舶处了啊?”花京院吐了一口烟有些奇怪的看着承太郎,“不然你可以选择留到晚上,今晚有祭典。”

承太郎听了挑了挑眉,问你们这里还有停船的地方?

“是啊,你不会以为就那门口的地方就是所有船的港湾了?”

承太郎默不作声跟着花京院走着,他却是以为那就是所有船的所在地了,不过仔细想想,当初自己进来的时候那船也往里面开来着。

“那个金发的男人,是你哥?”

花京院和承太郎并肩走着,从背后看过去花京院比普通的omega要强壮一些,承太郎曾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在想这家伙是不是一个BETA,但是其结果并不是,现在那个红头发的omega身上正散发着自己的味道,和自己并肩走着,就差把这个家伙……

不等等承太郎你想什么呢?

揉揉眉心,承太郎看了看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种阴暗的船坞反倒是一个露天的,安静的地方。

原本是这么认为的。

“哟,这不是花京院吗?”

一个银发的人拿着包袱单手放在和服里热情地迎上来。

“呀,波鲁那雷夫。”花京院用有一点拗口的叫法叫着那人的名字,听上去像是个法国人,“今天也来了?”

波鲁那雷夫上来就是一个熊抱,搂着花京院的脖子笑着说,“你要的东西我给找来了!”

承太郎的眉心快要拧成一个中国结的时候那个大条的,热情的法国BETA才注意到花京院镇上的味道和自己。

“哟?阿花你这是刚过发情期?”说着还不忘又勒紧一点,花京院把手放在波鲁那雷夫小臂上试图拉开一点,后者很快就放开了手。

“别别别,我的好兄弟,我不想在被你摔一次。”

承太郎并不是很明白那人口中的被花京院摔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至少从体型上看上去波鲁那雷夫要比花京院大上一圈。

“我才不会摔你嘞,上次摔你费了我好大得劲,现在我没这个力气陪你闹腾。”花京院退开几步回到承太郎身边,“你又弄到什么了?”

波鲁那雷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变得紧张。

花京院捅了一下自己承太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面部表情实在是有点僵硬过头了。

“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颜料吗?这不,我托关系啊给你弄齐了!”

听到这里花京院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承太郎几乎可以看见他的刘海都快要有开始扭动的迹象。

波鲁那雷夫从包里掏出来的是一支支颜料,颜色在承太郎眼里并没有那么齐全,但是这对于花京院来说,可能已经够他兴奋好几天了吧?像个孩子那样。

“诶诶诶,你先别急着只看颜料啊,我还给你弄了点画布来!”

“你很缺画画的材料吗?”承太郎问,看着呢个蹲在地上仔细检查画布和颜料的人,“需要的话我叫家里的人给你弄点来。”

这话一出那个法国商人开始不开心了,直嚷嚷说你抢我生意,就算是阿花的买主也不可饶恕。

承太郎则是扶了扶帽子反驳你连颜料都弄不全活该被人抢生意。花京院则是蹲在地上笑个不停。

三个人大约是闹了半个小时,花京院拿到了不少好东西怀里都快揣不下了。

“我帮你。”那个高大的男人从花京院手里抽走了一些或大或重的物件。

红头的人笑着调侃说如果这招你用在别人身上会有谁不愿意跟你跑啊。

“你啊。”几乎是脱口而出,承太郎抬了抬眉毛望着比自己矮一点的人,“怎么,不考虑和我走?”

“不好意思,我心有所属。”

“敢问阁下把心放哪里了?”

“樱满是也。”

看到承太郎有点憋屈的表情,花京院的话大倒也是半真半假,一是自己确实把心都放在这里离,二是他不认为承太郎真心的愿意把自己带出这里,就算带出去了估计养父也得立刻追上来。

怎么说他也是这里的招牌之一啊。

“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啊?”

把所有的东西都堆在花京院房间里,承太郎发现那天晚上他穿着的和服已经不见了踪影,早上两个人睡着的被子也被替换掉了。

“就是那个金发的男人,是你嫂子?”花京院把画布支起来,拿着画笔比划了两下,又说,“免费给你画画像,要不要。”

承太郎点点头短期一边的茶杯坐在榻榻米上靠着墙壁,“要,头牌给我画画像那说出去多有面子?”

花京院把颜料挤在调色盘上开始做准备。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说?”

“和我表哥学的。”

花京院没有再开口只是默默的拿着铅笔开始打底稿。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