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10)

——一时兴起的承太郎×花魁院再加上ABO的设定。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因为真的很重要要说好几遍!

如果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请速速撤离,我文笔不古风这篇甚至会有点偏现代。

ABO的称谓使用英语如果觉得奇怪请一定理解!

有肉,还有路人×花。 

大概会生,到底生不生的下来还没有定论 

ok?





听说深夜爆肝炖肉才是真良心?←



++++++++++++++++++++

我终于把这玩意卡出来了,网上只放前一半,后一半收录在本子里,说不定过段时间我再来加点料,别打我。以上

++++++++++++++++++++









把一个发情的omega抱在怀里的感觉不是那么好受的,至少作为一个健全而有强大的alpha的承太郎是这么想的,平时那种好闻的,甚至可以形容为温柔的味道现在变得浓郁起来,就像是用来酿酒的葡萄,熟透的,醉人的味道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散发出来,就像是花粉一样粘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塞满每一个毛孔。

“承太郎?”那人像是一只被扔上试验台的小白鼠,毫无防备的缩在自己怀里,那双被眼影修饰过的眼睛只是看了自己几眼就索性闭上了,在确认是自己无误之后。

花京院被交到自己手上的地方已经是他的房门外了,承太郎拉开那扇没有关紧的门,里面一团糟的情况简直不堪入目,被揉成一团扔在一边的丝质腰带,还有摆了满桌子的饰品、花粉和用来上妆的自己不知道的各式各样的道具。

最基本的床铺好歹晒是在榻榻米上安稳摆着的。

“喂,醒醒。”

鼻尖充盈着的已经不仅仅是花京院信息素的味道,还有更多的,石楠花的味道,承太郎终于知道为什么外面要放这么多灯笼了,在这种时候人的嗅觉总会比以往要好上太多。

自己能忍到现在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嗯——”花京院是挣扎着醒过来的,或许是因为那股咸腥味太过好闻整个人都像是被包裹在云层里面一样,舒服的不行,“承太郎……为什么……回来了?”扭动着身体,花京院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试图脱掉自己身上可以说是累赘的那好几层衣物,最外面的红色的那件早就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里面一层层透出来的布料光是看看就让承太郎觉得脱起来费劲。

“想回来。”把人轻放在那床即将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被子上,承太郎看着那根系在腰上的,被打成蝴蝶结的腰带,正在思考该怎么揭开它才正确的时候对方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动作,两只纤细的手臂环住自己的脖子,整个人带着一股熟透了的水果香凑上来,咬住嘴唇又试图把舌头伸进来。

士可杀不可辱,我想忍但是忍不住。

承太郎几乎在同一时间扔掉了那个回头要帮花京院一起整理房间的麻烦问题,用双手托住那句身体,按住那颗红色的毛茸茸的头,又咬住那条为非作歹的舌头顺着它钻进那个温热的地方。

“唔..!”

花京院原本看着承太郎在想什么事想的出神,自己却在一个不上不下的阶段里如果再不快一点就怕自己的体温再升高直接把自己给弄熟了,于是决定与其在出声问他还不如直接行动上先一步压制,但是他忘了一件最基本的事情那就是在这种事情里omega总是不及alpha来的精通,就算现在自己身上的家伙还只是一个处男。

舌头被啃咬有些发麻,但是对方也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反而是更进一步的,扫过犬齿、上腭毫不犹豫的发出水声,这阵仗就算是花京院这种神经百战的也没见过几个。

就在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对方依然把手伸进衣物里,无视了层层叠叠的布料还有紧紧系在自己腰上的腰带,那只温度偏低一点的手揉捏起胸口的部位。

“啊!住手唔——”

在承太郎放开自己的一瞬间里花京院说出的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也是不该有的话,这种说法很容易打扰客人的兴致,但是花京院现在管不了这么多,那只手的动作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大胆,自己根本没想到过会被这么招待。

“可以咬你吗。”根本没有上下文的情况下承太郎来了这么一句,理论上来说是自然不可以的,但是花京院看见对方下一步的动作是低下头去含住另一边的微微发红的乳头,在昏昏沉沉的大脑做出反应之前那种微弱的电流通过的感觉顺着血液一路冲到大脑,刺激着信息素的进一步释放。

“唔…承太…郎…”

原本扣住后脑勺的那只大手转为托起后颈,花京院整个人只有下半身还还好的在地上,剩下的一半全部腾空,穿在身撒很难过的衣服是一件没落下,但是此时此刻还不如不穿要来得好。

想要更多的皮肤的接触,只是这么一点是不够的。

大脑信号驱使花京院伸出手去解开承太郎那根好看的皮带然后扯掉那条该死的外国裤子,承太郎的下半身几乎要撑满了花京院已经装不下什么了的视野,用两只手握住的话可以感觉到惊人的热度从指尖传过来。

为什么这家伙看上去还是这么的镇定——

微微扬起嘴角,花京院稍稍用了点力掐住柱身,满意的听见那人倒吸一口气然后放开了对自己身体的小幅度蹂躏。

“唔——”

调整一下姿势,花京院凭借omega身体本身就具有的柔软性,轻易地跪在并不怎么柔软的榻榻米上含住了那个看上去就已经够精神了的大家伙。

嘴里弥漫出来的是有些不同的味道,花京院并不是没有为客人做过这种事情,但是之前的那些总是带有让人作呕的腥味,浓到不行,但是这次却要好上太多,承太郎的味道在味蕾上四散开来,张大了嘴不让牙齿碰到那个已经硬的发烫的地方,花京院用口腔粘膜抚慰着承太郎的,舌尖舔过顶端,扫过出口,又用稍粗糙一些的舌头整个舔舐柱身,再接着才是缓慢的吞吐起来。

承太郎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景象弄疯了。

红色的卷曲的刘海触碰着大腿内侧,带来瘙痒的感觉,花京院正用温热而又湿润的东西安抚自己的欲望,用手指抹了抹已经出汗了的额头,扫开垂在额前的碎发,那双紫色的眼睛专注的,像是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让人移不开视线。

“嗯….唔?承太郎?”

口腔的少许震动,让承太郎又精神了这么些,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瞳孔缩小了一圈,然后下一步就是把那个试图亲吻根部的脑袋推开,看着那头红发散在白色的被子上然后分开那双柔白色的腿把手指插进正在收缩的穴口。



——TBC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