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8)

——一时兴起的承太郎×花魁院再加上ABO的设定。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因为真的很重要要说好几遍!

如果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请速速撤离,我文笔不古风这篇甚至会有点偏现代。

ABO的称谓使用英语如果觉得奇怪请一定理解!

有肉,还有路人×花。 

大概会生,到底生不生的下来还没有定论 

ok?


+++++++++++++++++++

卡文都能把我文风卡文艺了我也是醉了。

这篇会变成本子的所以有些东西会有删节。

其实我这个渣渣想要回复。。不是捉错字的那种是指出哪里写的不好的那种。。。

+++++++++++++++++++












承太郎从来不知道鸦片在被焚烧之前该是一股什么味道,再加上那晚上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已经够浓了,他也没空去分辨自己的身上衣服上又沾了些别的什么。

“我只在去的船和花京院的房间里驻留过。”或许还要加上拍卖场,但是那里肯定没有任何的线索和气味,承太郎敢保证。

现在,一切都很明白了,他们抓到了樱满藏匿毒品的线索,但是这背后是不是他们想要找的人又是另一回事情了。

暂且不说一半血统是日本人的承太郎,乔瑟夫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西撒是意大利的,不管日本变成什么样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利没有弊,最多就是获利的大小有所不同罢了。所以从总体上来说这群人里面有三分之二是压根不关心这批东西是要卖给谁会流通到哪里去。

承太郎或许稍微不同一些,他喜欢这个至少现在还挺宁静的地方,喜欢这个大到自己都会迷路的房子,更喜欢看见自己的母亲穿着浴衣跑来跑去的样子。

当然要他本人承认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乔瑟夫总算是在今天早上提出了一个有意义的疑问,而不是像往常那样直截了当的问我们谈完了吗,现在可以再去睡个回笼觉了吗,这样的像是还未成年的孩子才会有的问题。

“想要拿着搜查证进去那里翻箱倒柜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毕竟官僚的面子摆在那里,这个不大不小的地方也推动了这个城市的资金流通和运转,人家收入多,花出去的也不少,已经在那里伫立了快要十二年的建筑,可以说已经成为这个城市资金运转的齿轮一个,相应的权力该有有,没有的也用闪着光的铜版一个个拿到了。

“拍卖会。”承太郎在两个长辈没头绪的时候来了这么一句前后几乎没联系的话,“近期,应该会有一场拍卖会。”

他还记得自己逃脱出来的那晚上,就是花京院为自己将要到来的拍卖会做的一个铺垫。虽然不能说这时间是天时地利人和,但是好歹也是潜入的一个好机会。至于具体怎么做承太郎觉得交给这两个和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前辈去做,他现在更想去医生那里处理一下伤口然后继续躺在透着春寒的榻榻米上好好睡一觉。

 

要说那晚上花京院难得睡了个好觉是骗人的,没了那股很淡的几乎闻不到的咸腥味花京院总觉得不舒服。

但是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最多就好比喜欢的和服在领口处露出一小个针脚,不去动它也没人看见,但是如果时间久了说不定针线就要脱出来了。

半夜里从船上回到自己的房间,花京院觉得石楠花的味道越来越浓了,点起香炉,让檀香的味道充满整个房间,自己把嫁接上去的假发拿下来的瞬间看到的是被承太郎带上去的,自己原本想要扔掉的已经有些旧了的玛瑙耳环。

还是留着吧?反正没有被弄脏过。

花京院并没有打开手边那个用金色颜料画着梅花的桐木的首饰盒子,而是把这对好看的玛瑙搁在了桌面上。

檀香或许对于现在的花京院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继续躺在榻榻米上翻来覆去也不是个办法,这样反而只会让花京院更加烦躁,就好像是什么病的后遗症一样。

之后的这几天里不会再有新的客人来到这个房间,一直到自己坐在那个金色的屏风后面,看着模模糊糊的人影喊价为止。

养父这么做的目的不甚明了,一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财路,而是为了帮花京院找到好的抑制剂。现在市面上流传的那种效果最好的抑制剂对这里的人来说只和糖果没什么两样,长期生活在石楠花的催情剂里,被强制散发出过多的荷尔蒙,发情期的情况自然会比其他一般的人惨重许多。

会是谁?

花京院只穿着一件单衣就坐起来,门被拉上,除了偶尔传来的细小的声音别的什么都没有,香炉的火光只微弱的照亮了房间的一个角落,花京院看着忽明忽灭的火光发着呆。

现在已经过了最冷的时候,雪也化了,花京院也不是怕冷的人,但是在夜里总是会觉得风带着温度渗进骨髓里。

花京院拉了拉半盖着的被子,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这个温暖的地方。

从贮物箱的底层能翻出来的是新的还没有被用过的白色的画布和木头的支架以及颜色并不齐全的颜料。

绘画只能作为花京院的一个小小的兴趣爱好而已,他不精通,也不能说完全不会,至少用已经快要削到头铅笔画出一个人的大概这种事情还是能做到的。

花京院并没有画出明确的五官,但是也并不准备画那种自己也看不懂的抽象画。

深蓝色的,微卷的短发,有一小束垂在额头前面,不长不短的真好遮住眉梢,两根眉毛少许上翘一点,一样的深蓝色。那双眼睛和猫有点相似,但是并不完全像猫那样,翠绿色的,不苟言笑的眼睛,仅仅是用手头上的颜料就能够画出来的,花京院并没有停下笔。比起日本人要稍微深邃一些的——让花京院已开始怀疑他是混血儿的线索——那张有让人没有办法抗拒的魅力的脸。

花京院的笔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向下。

他穿着和服或许并不是那么的协调?

花京院想,看着自己打好了草稿的,准备画成白色打底浅绿色条纹的那件浴衣忽的想到。

如果给他加上一顶帽子、一件风衣,也就是现在时下最流行的那种,然后一条深色的长裤一直盖到脚踝只露出一点点。

会比现在要好上很多。

春天的夜风依旧轻轻的叩响房门,说,你该睡了,不然你几天后一定会后悔的。

花京院动动肩膀,那个被叫做肩胛骨的地方有点酸痛。或许肩膀本身也有一些?

这些不会有什么很大的影响,但是确实让花京院那个消失了一两个时辰的疲劳感涌了上来。

晚安,他说,对着那个还没有完成的被晾在了一边的油画,到了明天那些颜料就不能用了吧?他想起了还被自己留在调色盘上的那些可怜的小家伙,那并不容易被买到。来这里的商人带来的大多是一些首饰还有布料。

是必需品,但是花京院不喜欢。他想要的颜料还有画布需要提前和那个温吞的,总是迟来的商人说好才能勉强拿到。

“我也不懂这些。”他说,“我只是把我能拿到的尽量挑好的给你。”

花京院知道他是现下为数不多的把钱看成命的商人。

我需要一些祖母绿,还有类似海的,散发着致命魅力的熏香了。

红发的花魁嘴角含着细微的笑容,在脑海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终于是睡着了。


——TBC


意外!商人是波鲁那雷夫。【不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