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4)

——一时兴起的承太郎×花魁院再加上ABO的设定。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因为真的很重要要说好几遍!

如果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请速速撤离,我文笔不古风这篇甚至会有点偏现代。

ABO的称谓使用英语如果觉得奇怪请一定理解!

有肉,还有路人×花。 

大概会生,到底生不生的下来还没有定论 

ok?


++++++++++++++++

高亮注意!!!!!!!!
这章有少量路人X花的肉

请不要举报我好吗,真的不厉害

+++++++++++++++++


















夜里的樱满很漂亮,即使是从小生活在这里的花京院也会时不时的感叹几句。今晚不是圆月,星星反而比往常要多上一些,拿着红色的酒盏倒上清酒看看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樱花,享受难得的惬意。

 “不冷吗?”承太郎问那个只穿了一件浅绿色浴衣的人。

前几分钟他刚回来的时候头发还在滴着水,一路从走廊滴滴答答衍生到屋子里,榻榻米都有些湿了。对方并不在意的从橱柜里翻出这些赏樱的道具自顾自喝起来,几杯酒过后能明显的看见脸色有些发红。

“并不?”

花京院歪过头,烛光照亮了整个屋子,承太郎那张基本没有表情的脸也有那么一点点模糊不清。

或许是喝多了些。自己酒量没有多好,只是来了兴趣总会多喝上几口,身体暖和,又有些朦胧感,一直以来是一个很不错的消遣方式。当然仅此而已。

花京院放下酒盏江州呢过个人靠在背后的墙面上拿着烟杆看着月亮的高度和逐渐开始变得热闹起来的楼层,说,承太郎先生,如果你不在意的话需不需要去了解一下这里的构造?

承太郎知道已经到了花京院该忙碌的时间,说句实话对于这里的地形他也又恨的大兴趣。

点点头,披上自己原本就穿着的黑色大衣,空条承太郎第一次在意识清醒有目的的情况下出了这个房间。

对于这个大块头的暂时离开花京院是松了口气的,关上隔间的拉门,花京院换下了烛台上的蜡烛,红色的蜡烛变成了白色的,百合形状的蜡烛在点燃的一瞬间散发出了很淡的桂花香,和门外的那种全然不同。

是时候干活了。

花京院想。

 

翻出窗外,可以之间看见另一边的两栋建筑物,此时白摇曳的烛光点亮晃得人眼睛痛。

花京院的房间在这一栋的最顶层的最后一间,想要从屋檐上下去还是有些困难的,淡黄色的竹片上还留有昨天自己留下的血迹。

好在别的房间都没有这个朝向的窗子,想要避开这栋楼里的人下去还是很简单的,只不过会不会被对面的人发现就是一个问题了。

好在这里没有对面那么亮,也不会有哪个omega嗅觉那么好在一群alpha中间闻出这里的味道。

成功的踩在地面上,承太郎发现这里来来往往的人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不知道是因为本身omega的数量就少,还是因为今天意外地人少,这些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现在需要想的是怎么找到可以出去的地方,或者想办法寄信出去。

“夜安,先生。”

正大光明的走在那座快要被水面淹没的桥上,承太郎看着鲤鱼从桥下游过尽力的去忽视那些omega身上的气味。

太甜了。

从进来这里开始,他就发现这里的人身上带有的味道总是不似普通时间的浓度,总不可能每个人天天都这样。就连刚才单独的几个omega路过的时候承太郎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并没有迎来发情期,可是那股味道依旧让自己感到恶心。

使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吗?

樱满名声在外,客人的评价也是好的不行,虽然承太郎本人并不推崇甚至厌恶这种严重性别歧视的做法,但是就算自己这么想也没有办法改善这种事情的进展,再说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鸦片。

表哥乔瑟夫曾经有怀疑过这个日本现在最大的营业场所藏匿大量害人的东西,可是到底藏在哪里谁也不知道,除了一些不明的船只进出这里之外也没有别的可以现象。

那些船只更大的可能性是运输这里必须的货物。

因为幕府的拖沓的隐约的袒护,自己没能得到任何消息也就转而朝着别的地方展开调查,其结果都没有明确指向这里,但是总能找到有关于这里的东西。

或许去问问花京院会知道?

承太郎摇了摇头拿出一支烟来点上,双手支撑在栏杆上感受着春天夜里的风呼呼刮在脸上而不用去担心帽子被吹掉的时光。

这是首先需要排除的。

花京院这个人城府看似只有水盆深浅,但是估计那水盆下面还有个闸门,里面大概是深不见底的马里亚纳海沟?总之想从他那里套话估计没点正当威胁和相应的刺激是不会说出真话的,半真半假倒是有可能,但是这样更加容易混淆视听,再加上他或许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至少在他身上看不出omega该有的懦弱和自卑。反倒是更像beta一些。

这让自己安心许多,至少在接下来的不知道多长时间中自己需要对付的不是那种哭哭啼啼的只会流着眼泪叫自己别走的omega。

之前几次相亲的经历从脑海里飘过,承太郎啧了一声,像是泄愤一样把那根还没烧到一半的烟头掐弯了扔进水里。

去他妈的omega。

拐过那个像极了中国九曲桥的水上通路,看够了头顶那座红色的拱桥,空条承太郎终于是放过了倒映在湖面上的那群星星去了更里面。这次的楼层建立在一个小岛上。

空条承太郎好像并不在意这些直接推了门进去。

烟雾缭绕。

承太郎皱起了眉头,并不是鸦片的烟雾,而是别的一些东西,混合着催情剂和兴奋剂一类的。

往里面走上几步可以闻到更加不知廉耻的味道。

拍卖场。

 

“啊——”

花京院躺在已经完全一团糟了的被褥上,光着身子在这个季节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只是现在的他没有余裕去想这么多。

去你的意志力。

身上的男人有很浓的信息素的味道,几乎是把自己强制拖入了半发情的状态,升值可以感觉得到身体温度的逐渐上升,但是没有办法控制。

“真棒。”

男人说着抓紧花京院略显纤细的手臂举过头顶往更深的地方顶进去。

“唔嗯——”被填满的感觉使得花京院第三次硬起来,渴望被填满的心情不亚于想要吐发情期养父一身的时候,“能让您…满意…唔啊!是我最大的荣幸,哈啊!”

像别的omega一样,花京院拔高了声音将头略微歪过一点好让在正上方的客人看见完整的表情。

令人作呕的行为。

花京院并不喜欢这么做,但是往往这么做能贴合更多客人的喜好。

樱满有特殊的方式让商品在交易期间完全保持清醒的意识和持续不断地放出浓厚的信息素,着更大的刺激了买主的神经。

现在花京院身上那个也是。

“唔——!”

过于用力的冲撞让花京院释放出来,抬起头张大了嘴试图让氧气尽可能多的灌入肺叶里。

绞紧的肠壁几乎快要让插在里面的凶器直接射出来,但是他没能做到。也不是因为樱满规定不能成结,也不是因为花京院突然地往后退了一大截。只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心脏已经停跳了。

把那具带着惊恐眼神的躯壳推开,花京院躺在被子上做了几下深呼吸,拽过那人的腰带擦了擦自己的下半身。

我的性别简直就是个难伺候的小婊砸。

毋庸置疑的花京院的发情期被提前了,估摸着就在这两天里。

已经没有力气把自己撑起来的花京院翻了个身把插在对方太阳穴上的金钗拔下来扔在一边。

不能用了。

他还挺喜欢这个只荡着两个红色珠子的发簪的。

转过头看看被扔在墙角边的那套红色十二单,花京院不免有些心疼,已经被自己的东西弄脏了。

他有一点点…用洋人的话来说是洁癖,沾上过这些血迹或者体液的东西不管之前怎么喜欢都不会再要。

 “啊——承太郎快回来了吧?”他自顾自的说着,“不处理掉的话,不行呢。”

“需要我帮你吗?”

花京院几乎是用蹦的从暖和的被褥上起来。

“我刚回来。”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