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 无言(3)

——一时兴起的承太郎×花魁院再加上ABO的设定。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因为真的很重要要说好几遍!

如果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请速速撤离,我文笔不古风这篇甚至会有点偏现代。

ABO的称谓使用英语如果觉得奇怪请一定理解!

有肉,还有路人×花。 

大概会生,到底生不生的下来还没有定论 

ok?


第三章就卡文果然是我这个渣渣的风格,以及一卡就开始脱离正轨预定好的剧情我先去面壁








空条承太郎,年方20,工作不明,出生地日本,父母国籍暂不公开。这么一个一米九五的alpha现在只能窝在被子里默默数着绵羊闭上眼睛睡觉。

他自然不想这么做,谁会愿意在一个满是omega的地方就这么安心睡上一觉?!

更别提有些排斥这一性别的承太郎君了。会误入这个地方还不是因为自己那把可爱的手枪没了子弹还被那群估计已经横尸街头的杀手砍上了一刀?这种时候当然是保命要紧随便躲进一艘船然后看见窗子就跳进去不是很正常?

他才不会说是因为荷尔蒙驱使那颗昏沉沉的脑袋指挥四肢跑到这种地方来,坚决不会。

半夜这里也没有开灯,当自己尽量不发出声音跑进来之后才听见拉门对面响起的细碎的呻吟。

该死的荷尔蒙。

并不想承认的是,那声音很勾魂,细碎绵软,只是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大概是怎样一个让人能吃下三碗饭的omega。于是承太郎躲进衣柜里关上门捂着耳朵晕过去了。他自然也想到过直接冲出去,可是就这么影响别人也不太好吧?自己也不一定能在这种糟糕情况下跑多远,那还不如躲着最多第二天早上把这个房间的主人绑架了。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被绑架的是自己。

承太郎又把被子裹得紧了一些,这是变相绑架啊,趁人之危啊!

先是用不小的力道把自己从那个被弄脏了的衣柜里拖出来后又给自己包扎,末了拿了吃的把自己当做小动物一样……

这个omega在想什么?

这里是樱满,夜生活糜烂的地方,和自己格格不入。可惜就这么误打误撞的闯进来了。

现在怎么办?还用说,那当然是睡觉咯。

 

花京院把手中的纸条撕碎了扔给鱼塘里那些鲤鱼,水波荡漾的景色并没有让花京院感到有多么的惬意。因为现在自己房间里有一个定时炸弹。估计火药的含量还不少。

来来往往的人看着这个倚靠在栏杆边喂鱼的omega,感兴趣的不少,但是赶上去搭话的一个也没。

你说花京院看上去心情不好?那是自然,他更愿意带着紫色的花帘穿着淡蓝色的振袖混进游行队伍的最末尾偶尔给路边的人们几个眼神来点恶作剧,而不是在这里看风景。

转过身背靠着红色的栏杆抬头看着那片天空。

花京院的发情期快到了,只不过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接客人也不担心没办法度过这几天,只不过这里的妈妈桑总是喜欢做点新奇事出来,比如挑出几个快到时间的omega办一场拍卖会,顺便捧捧那些没开包的或者有些姿色的。

记得上次他这么干的时候一群alpha挤在那个厅里此起彼伏的叫着价钱,差点把自己弄吐了,实际上他确实吐了,还吐了妈妈桑一身,没办法啊,谁让那群alpha的味道那么难闻?

“花京院典明。”好吧烦人的家伙来了,“昨天的事情你想怎么解释。”

吉良吉影,俗称杀手皇后,简称收钱的,实际工作收钱的。以办事不留痕迹管理严苛至今无人敢欠钱闻名。

花京院看到过几个吃霸王餐的,统一都没了手指,如果他心情好,你下辈子就和左手过吧。

“那只是一个很小的恶作剧。”花京院答道,“也没有带来损失。”还赚了一笔吧。

吉良吉影没有多说太多只是瞥了一眼这个难搞的家伙,说DIO大人找你就离开了,花京院看见他手里还拿着那本蓝色的账簿,或许是要去准备下一场游行或者拍卖会?

绕过架在水面上的只要下雨就会被淹没的桥,花京院推开了和之前风格完全不同的大门,白色雕花的柱子,大理石的地面,还有那种能让人上瘾的味道。

向右折去,走上那个不太长的楼梯,二楼是这里的拥有者的房间。

“进来。”

刚抬手还没来得及敲响那扇门,亲爱的妈妈桑就已经发话了。

这货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对气味敏感至极啊。

“下午好啊花京院。”dio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身着西装,人模狗样,或许还喷了点古龙水?“近来可好?”

好得很,加班加点想请个休假也没有。

花京院点点头,笑着回看那个比自己高一些的人。

花京院踢着小石子看着它掉进几米下的水塘里,拉开自己房间的门。

“……”

隔间里已经被收拾的一干二净,除了血迹。那个alpha就坐在床边上抽烟,用的不是烟管而是自己卷的那种。

花京院觉得自己或许做了一件很不得了错事。这个承太郎一定是留过洋回来的人,不管怎么说估计都会成为国家栋梁,不管是他拿着的那只怀表,还是他的行为举止。

不像是地道的本地人,整个人带着一种压迫感,当他用那双好看的绿眸子盯着你的时候,就算你是一个beta也毋庸置疑的会投降吧,不因为别的,他就是有那种魄力。

花京院抽了抽眼角坐在承太郎的对面。

“海上都有些什么?”他问,“海鸟会在远离岸边的地方捕鱼?”

承太郎迟疑了一样,转过头看,点了点。

“会的,少。”

真是简短的回答,你又不是快断气了的猫,虽然真的和猫很像,花京院想。

小心翼翼的态度,没有声音的脚步,神出鬼没,要不是昨天晚上他关上衣橱门的声音有点响了,花京院估计要等到早上味道都退去了才会发现这么一号人物。

“你对海很感兴趣。”

简单的陈述句,道出了花京院心里的小秘密。不过也发现的太晚了些?

若是一个普通人第一句话上来就问你海什么样里面都有什么的话,一定会先反应过来这家伙怎么这么在意根本看不见的海洋?!

“是的。”花京院答道,他很想看看海,一望无际,不像是樱满,整天弥漫着石楠花和信息素的味道,简直让人想吐。

承太郎吐出一个烟圈说海不是什么好东西。

花京院没有回应,海的确称不上好东西,听说经常有船只沉没,还带来了彼岸的一些……

“但是很漂亮。”承太郎的话打断了花京院的思路,对方把视线又移到花京院身上,“夕阳很漂亮,和你的头发颜色很像。”

花京院觉得这个家伙一定是一个情场老手,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抓住了弱点让人心里一紧然后那种名为开心的感情溢出来,填满了整个胸腔。

 

——TBC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