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承花】无言(1)

——一时兴起的承太郎×花魁院再加上ABO的设定。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架空的明治维新时期
因为真的很重要要说好几遍!



如果觉得这种设定很奇怪请速速撤离,我文笔不古风这篇甚至会有点偏现代。

ABO的称谓使用英语如果觉得奇怪请一定理解!

有肉,还有路人×花。

大概会生,到底生不生的下来还没有定论

ok?


















春日的祭典刚刚过去,水面上漂着的一些花瓣也被一点点的捞上来,空气里散发的味道好歹要比新年的时候淡上一些,樱满里的客人也变得少了一些。只不过总有那么几个人是一年忙到头,没有休假这一说的。

白色的大腿被裹在淡红色的和服里,男子惬意的屈起腿蹭了蹭柔软的被子。

“呵——”系上腰带的动作并没有让红发的头牌抬起头,“就算是春日里也不闲着。”

唰——

木制的门被拉开外头的红色栏杆上还挂着昨晚留下的发饰。不客气的拿走那浅紫色的花帘,男子丢下一句——这不是你该带的东西。就离开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罢了。

花京院典明,坐在偏厚的布料上,一直有放在屈起的膝盖上整个人倚靠于好闻的樟木强上思考着今天又该玩出些什么花样来。

樱满,这家店的名字,不如说是水上乐园的名字,不像表面那么的文艺,它是一座木制宫殿没错,只不过是和吉原一样的存在。木制的栏杆被涂抹上红色的料子七拐八弯层层叠叠建立在水面上,巨大的内陆湖被这家店的老板整个包下来,又扔下重金造起了这么一个空中楼阁一样的东西。铃兰样的灯笼一串串的挂在每个房间的门口,明灭不定的火光在夜里总是能让客人情迷意乱,里面当然有类似石楠花的成分,可是大家都很喜欢这种慢性的催情剂。

“alpha。”或许抽烟不是一个好习惯,但是花京院喜欢那种带些苦涩的味道,褐色的烟管被拿在柔白色的手中,花京院吸了一口,“我知道你在那里。”或许还带了点伤?空气里的淡淡的荷尔蒙的味道或许能够骗过那个刚离开的A却躲不过半清醒的花京院的嗅觉。

不怎么大的房间里没有人回答这个只披着一件白色袍子的omega,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花京院想,转头看看外面的灯笼,里面的蜡烛已经不剩下多少,石楠花的味道早就在后半夜消耗殆尽,总不可能因为催情剂而需要私下解决吧?

那么剩下的理由就只有一个了。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花京院身上还留有斑驳的红色,alpha的发情期总是这么麻烦,叼住烟管,那双看上去不怎么有力的手拉开了另一面的拉门,血的味道更浓了。

或许我该叫来那些讨人厌的警卫员?

看到自己房间里凌乱的场景,饶是不怎么在意房间整洁度的花京院也有点介意起来,被打翻的茶杯、镜子还有衣架,还好我没有把那盒首饰放在外头。

拉开衣柜,花京院想今天我一定是撞大运了,白白送上门来的alpha,腹部被砍伤,说不定还距离发情期不远了,只不过看上去不是那么有钱而已。

那只alpha皱着眉看着自己目光里透露出的只有不耐烦。

哟,擅闯民宅还有理了?你不是哪家的大少爷这里也不是随便就能进来的地方,我觉得你能有钱把我屋子里的那扇窗子修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稍稍走近一些花京院闻到的是有些咸腥味的信息素的味道。

嘿这味道还挺不错的?只不过从来没有嗅到过这样的,不像是花香也不像是别的什么,反倒是有些类似……鲑鱼?

有几次厨子从自己的门前路过暂且不说beta的那种说淡不淡说浓不浓的尴尬味道,那股腥味让自己不由想要换掉门前的被踩过的木板,好吧那时候自己发情期在即,也难免会变得这么敏感。

踮起脚尖,原本勉强搭上的衣服又一次松散开来,若隐若现的腹肌或许并不合适一个商品,更不适合一个照理来说很柔弱的omega,可是花京院有,还是自己练出来的,美其名曰有更多的体力给老板赚钱。

当时那个金发的老板那种吃瘪的表情让花京院此生难忘。

“离我远点。”

哦——为什么他不是客人呢?

花京院想,没有低下头,也能想象到那两片苍白的嘴唇和声带是怎么发出这样的声音的,厚重的像是每个字都是带着荷尔蒙蹦出来的。

可是我现在没兴趣和这个家伙来一炮,他也没有。

“你伤的很重。”花京院没打算多和这个不速之客说些什么,总之让他快点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不然我的发情期该提前了。

Alpha总是对omega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为了更加满足客人的需要这里的omega使用特殊的药物让身体基本处于有信息素就能进入半发情期的状态。

洋人的东西。

花京院不得不承认这能赚很大一笔钱。

“我不需要。”

这个alpha是神经病吗?最基本的治疗都不要了?我觉得如果您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一定会因为失血过多变成干尸的。

看着那还在源源不断冒血出来染红了那块蓝色布料的伤口,花京院放弃了把这个看上去就是个庞然大物的A拉出来。

这里今天晚上还有客人要来我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

随便的找了一个理由花京院总算是让这个不速之客自己走出来了,出了那个本就狭小的柜子花京院才发现这家伙不是自己想象的那种庞然大物,而是更大一些。从窗户边延伸出来的血迹来看这个人不是结下了什么深仇大院就是被反杀了。

啊——要换榻榻米了吧?

正坐在地上把绷带和止血药膏递给那个不愿意让自己触碰的alpha,花京院觉得自己有些吃亏,明明是他先闯进来的为什么现在变成了我伺候他?怎么说这点人情也值的上几根簪子了。

“这是哪。”

终于蹦出一个问句来花京院挑挑眉说我不告诉你。

是啊让我这么伺候你,你还什么也不告诉我就这么没有来的问我这是哪里,我有什么必要告诉你啊我没把你扔出去已经很看得起你了。

“……”那人没有再说话只是把绷带一圈一圈的缠在自己腰上然后打上结。

淡蓝色的布料从肩上滑落一路沿着壮硕的手臂落到地上,若不是现在那人正坐在哪里估计不论是哪个OMEGA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当然仅限这片区域的,八块腹肌加上小麦色的皮肤让那个皮开肉绽的伤口更显得狰狞,也同样的,伤口就好像给荷尔蒙的罐子开了一个口,那种外露的霸气很让花京院感到更加趣味盎然。

“这里是东楼,alpha的话在西边。”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男人再一次穿上那件衣服花京院开始思考这里是不是有他能穿下的衣服,总是穿着那件被血浸湿的开了一个大口子的衣服总是容易被发现的。

“你为什么告诉我。”那人抬起头,花京院看见的是一双和猫一样的绿色的眼睛,或许还要比那些机灵鬼要好看上几分。

“如果我不告诉你你就会把这里弄得一团糟。”花京院指指乱七八糟的房间,“你会把这一幢楼都弄得满城风雨的不是?”

花京院站起来,现在已经日上三竿,折腾了一晚上自己也饿了,从地上随手拿起一件樱花纹样的和服就试图往外走。

“需要给你拿点什么吃的回来么?”

“承太郎。”

那人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看着花京院回过头,自称承太郎的人第一次给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他看上去依旧愁眉苦脸的。

好吧,总会有些怪人,只是自己遇上的比较多吧?





——TBC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