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双黑 太中】


 @呆萌兔子神威 





他伫立于春日之中,樱花早就已经开谢了,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能在这种天气的这种时间遇见还算得上是稀奇的事情,太宰治手里没有带任何的礼物来,说起来今天也算不上什么特别的日子,只是在十几年或者几十年之前两个人在这里相遇。

准去来说相遇的季节也根本不是春日,春日暖阳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于以往长时间的记忆之中,真正体会到暖春这个词汇的日子也就在前几年罢了。

最近几年的春天来得相对晚,对于横滨这样一个港口城市来说春天的天气也是阴晴不定的,只是今天的太阳似乎不错。

“我没带东西来。”太宰治把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就觉得不对劲,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就以往来说先开口的总是那个一头夕阳色的人,今天的他倒是格外的安静,一语不发。

要说起两个人的关系那也是一言难尽的,太宰治不太愿意提起以往的事情,对方也似乎是一样的。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比起许久来说更像是互相责备才对。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好互相揭发的老底,毕竟两人之间的过去说得上是双方的东西,谁在什么时候干了什么买了什么,杀了几个人,想出了什么坏点子都一目了然,说不上提起日期就能想起来就是了。

从一开始两个人的关系只是宿敌。至少太宰是这样认定的,他比自己矮上一个头,总是戴着一顶千年不变的小礼帽,只有在一次任务之中被敌人打出了一个洞才肯换一定。

“说起来,为什么你新买的帽子也一直是那个款啊。”

他的形象就像是记忆种的一幅油画一样,说起他时总能浮现在眼前,细节和配色一目了然,可你要是真的问太宰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他只会耸耸肩回答你一句暧昧不清的话语。

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

太宰治坐在树荫底下回想了一下,哦,可能是相处了几年之后两人都快要接近成年的时候把。不得不说干这一行的人各种方面的只是都具备的齐全,并且了解得相对早。不是用来娱乐的而是用来置人于死地的。

黑手党的工作从来都不像是漫画或者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简单粗暴。要逃过各方面的排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名目上的公司和私底下的交易,在资金流动中需要用的都是正规的渠道和正规的名分。他们自然不像是别的组织那样还需要保护街道的和平安全,但是还是需要交好的评价。

太宰治记得,他们两个第一次的唇齿相接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预谋的有计划的进行的。

是的,是自己。

太宰治承认的爽快,一点不带犹豫。对他来说这种事情根本就不能算是污点或者需要遮遮掩掩的丑闻。

谁没点兴趣爱好个人取向。现在都几十几了还需要在意这种东西吗?

稀奇的是对方也没有太多的抵抗就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可能是抱着自己这一行就找不到女朋友或者老婆的想法了吧,体验一下男人也没错啊。

事情的开头发生在红灯区,至于为什么是那里就不要深究了。太宰治为自己辩解,两个男人要发生点什么去风俗店和爱情旅馆都有点没意思,那索性就去红灯区算了。

那里似乎也不是什么好选择。

太宰治回忆道,那天晚上在下雨,霓虹灯的招牌在雨里有点朦胧,他已经记不得具体是在哪家店了,又或者只是找了栋空房子就走进去了,一开始的名目借口只是找个地方小钱,不得不说的是太宰治知道对方早就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目的了。就像是一个早就已经被人揭穿了魔术手法的定番节目,根本就没有人会在意表演者是谁,今天又出现了什么新的花样,只是希望可以快一点跳过这一点点无聊的时间直接进行到高潮。

只可惜这不是视频,根本就不存在进度条这样的东西。

不,我们没有上本垒。太宰治说着,说实话就连他裸着的样子都没见到过。

明明住在一个屋檐下那么久,谁会信这种事情。你们都不需要解决个人需求的吗?

总之就是没有。太宰治一口咬定自己的清白。

他们之间的事迹根本连绯闻或者杂谈都算不上,就是清清白白的两个大男人。事情传出去的时候所有人都了然于心,在他人眼中这两个人可能早就应该搞在一起了。

或许可以称之为柏拉图式。只不过是鲜红色的柏拉图式。

他们之间的浪漫弥漫着的不是花香而是血腥气和伤痕。

那并不是说两个人之间互相欺瞒互相伤害,虽然这种情况也不少,更多的是一起出任务时候的事情,交付后背这样的事情他们是一次没有做过,但是即便如此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和能力还是为他们赢得了在那个世界的美名。

甚至流传到了现在。

毫不夸张的说,这两个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偶尔还捉几个回去套情报。

业务需要。太宰治把手叉进了米色长风衣的口袋里。他额头黑色的细软卷发下似乎沁出一点汗珠。当事人并不准备脱掉自己身上这件明显有些热的风衣。

托他的福我们之间一点都称不上在交往。

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持续很久。太宰找了个地方随意的坐下了。

毕竟都是男人,都有正常的需求,只是双方似乎都对对方的身体没有兴趣,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感情洁癖之类的东西,可能从一开始这种关系就只是为了是两个人之间可以更好的进行互动而顺理成章产生的东西。

双双出轨,岂不是很刺激。

说的是轻描淡写,实际上的情况并没有那么轻描淡写。

至少要有个分手的过场。那可是名副其实的轰轰烈烈。事情发生的地点依旧是红灯区,两个人都是解决完了自己手上的工作才碰的头,霓虹灯的招牌依旧挂在那里,两个人就站在道路中间,俨然两个障碍物。可能是气场的缘故周围根本就没有行人通过。

事情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结局是那条街道至今无人问津,两个人分别回到了自己另外早就准备好的safe house。

几乎可以称得上组合解散了。

事实上两个人的组合还是持续到了太宰治脱离黑手党就是了。可是算算日子,也没有差别太多。一人留在横滨一人单独任务,回来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附加损失一辆豪车。真的是一点都不留情面。

本就是不需要留情面的交情。

可是你刚说分手。

那也不能掩盖竹马竹马的事实。

你说实话是不是还有旧情。

不止旧情还有复燃的想法。

太宰治向来不要脸,毕竟作为一个后方指挥人员要脸就活不下来了。

“所以你今天为什么来这里。”这才是重点问题。跟着太宰一块来的人这么问他。

“旧情复燃,生计所迫。”太宰治回答。一如既往的蹬鼻子上脸胡说八道。

“你们约好的时间呢?”

“一小时之前就应该到了。”太宰治慢悠悠地回答他连带着表情都是一脸真挚。

“哦,所以你是知道我耐心不好所以才在这里躲着吗?”

他站在春日之中,立于枯枝之下,以夕阳的色彩跃入视野。

他们间的过往无需浓墨重彩,只有一时兴起。

——END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