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蓮

こんな仆なら,死ねばいいのに

その見えない刃で私お殺して

瞎写写

白无常来这工作的时间实际上还不满五十年,也就是说这一个白无常还年轻的很。

按照地府的规矩,鬼差实际上没有什么性别之分,所有人在称呼上都是统称职位名或者用单人旁的他来称呼谁。

白无常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帅气的妹子,但是内里有一颗粉嫩的少女心,他总是吐着长舌头,在勾人魂魄的时候看看街上有没有什么可爱的,或者适合自己的东西。

但是白无常从来都不会去仔细看橱窗。

“那可不,谁愿意看见一个吐着舌头穿得惨白还满眼红血丝的家伙。”白无常,依旧是那副样子,如同他话语中描述的那般,吐着舌头翻着白眼,叼着吸管用力吸吸那罐已经被喝完的果汁。坐在对面的牛头眼角有些抽抽。

这个白无常虽说年龄不大,但是吧,人高马大的,一点也不像是他自己内心的目标那样粉嫩少女,也一点不帅气妹子。真的要说那里比较妹子吧,那也就只有那头乌黑靓丽的长发了,就像是烫了离子烫那样,可能顺手还做过一次护理。

牛头就这样看着白无常一点都没有自觉的把那头长发往后拢了拢。

啊,仿佛看见了广告里那种亮晶晶的特效。

“你的下一个工作是什么来着。”牛头终于是看不下去了,把白无常手中的果汁罐子一把夺过,在三百六十几年的时光里投进了自己的第一个三分。只不过对象是垃圾桶。

“啊——————”

尾音可能被拖得比自己的舌头还长了。白无常这样趴在桌上,虽然那个身材一点都不符合这样颓废的动作。可是他还是这样做了,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还要吃啥,今天我请客。”

“熏鸡翅!”

“你不是自诩少女吗!深夜吃这个不怕胖哦!”牛头拍了拍桌面大声喊道,“老板!再来三份熏鸡翅和两罐冰饮料!”

深夜。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地府分什么昼夜啊。如果真的分,那么阎王就可以放假了。

店内一共就他们两个客人。牛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白无常对于自己的搭档,也就是黑无常总是抱着这样无奈而又尊敬的态度。

“毕竟啊!你看啊!他是很帅气啊!能干啊!”白无常像是喝醉了一样,用拳头锤着桌面,“我又不是苦力为什么工作的时候只要有两个人在他的那份工作也是我一起包办啊!!”

“哦,一口气说那么多你也不嫌弃喘不上气来。”牛头眼神向上瞟了瞟,拿起饮料又问了一句,“所以,你讨厌他的理由就这样?”

“就这样?”白无常像是听见了自己任职以来最搞笑的事情,他拍案而起,“你说说看,如果你的搭档每天都臭着一张脸和你说往东往西,结果还说你做的不够好鸡蛋里挑骨头,回报树上所有的评定项目都只有合格你会怎么办!”

“我会先回头看一眼。”牛头风轻云淡的说着,“而且我搭档也做不出表情。”

“不,我是不会回头的。”白无常坚定地说着,“绝对有回头杀,所以我是不会回头看的!”

“一直往前走是阎罗殿。”黑无常说着。

“哦!阎罗殿就阎罗殿!阎王大人还等我去打牌呢!”



——TBC

评论

热度(3)